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59 出关!

  感谢z消失的五百赏!
  帝剑山跟“反帝盟”两边都在运作着,帝剑山以前是有恃无恐,认为他们拥有三位破妄境强者,足以保证他们在紫林郡中纵横无敌。可惜现实给了他们一个耳光,将他们打醒。
  可他们没有因此而消沉,痛定思痛,改换了思维模式后,显露出它的爪牙。
  帝剑山的所作所为,是准备将战事的主动权抓在他们手里,再想像先前那样算计宋扇,绝无成功的可能。
  当时宋扇就是过于自大,孤军深入,没人可以施加援手。
  事实上,当时只要有帝剑山的人过去帮他搭把手,便能让他稍作喘息。
  而道剑派的那位老道的身体近乎腐朽,根本经不起太长时间的鏖战,只要宋扇多坚持一段时间,战局将会被逆转。
  帝剑山当前的力量依旧恐怖,别的不说,两名破妄境强者联手,横扫半片。
  至于钟羽这边,有他的盘算和谋划,远在千里之外的莫方,每天闲得无聊,除了研究系统的共用,就是查看稳剑宗门下弟子的基础信息。
  最近这两天、系统没给出门下弟子死亡的提示音。
  分析可得,玉山那边的战斗大概率是进入到某种僵持阶段。
  即便没有陷入僵持,但稳剑宗的弟子肯定是安全的。
  这就足够了,其他宗门弟子的生死,莫方根本没放在心上。
  “只希望,钟羽那小子……”
  莫方沉吟了片刻,觉得他的担心可能是多余的。
  他不清楚其他人在临死之前会作何选择、但他的选择是,要给自己的后辈弟子、遗留丰厚遗产,用以福泽徒子徒孙。
  而且在这其中,他给身为掌门人的钟羽留下了不少的后手,只要能合理运用,让稳剑宗度过难关不难。
  当然,要是可以选择,莫方更希望钟羽永远别用到那些,后手是用来应对没办法正面解决的问题,真要走到那一步,那就代表宗门碰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顺手点开【储物列表】,查看自己的“个人财产”。
  里面装着莫方的全部身家。
  其实也没什么,除了某些完成任务后给出的特殊奖励外,剩下的全部是各类【品质】。
  自从完成了那个主线任务要求“往十个人身上刻录【品质】”的任务后,莫方就没打算随意在门人弟子身上刻录【品质】,他打算把这些【品质】先存在【储物列表】中,当同类型的【品质】达到三件时,可以将【品质】进行合成,合成过后,【品质】的价值会成倍上升。
  嗯,这个过程有点类似于自走棋。
  话说回来,莫方到现在还没弄清楚,系统中究竟存在了多少种【品质】。
  就目前来看,他的【储物列表】中共有十七种,而在某些门人弟子的身上,还有好几种没能从系统这边获取的【品质】种类。
  除了查看【品质】类型外,莫方还有在观察【品质】的显性特点。
  专门研究在拥有某项【品质】后、被实验的多个目标人物、身上的“显性特点”和“区别差异”。
  比如【专注】,相比其他弟子,拥有【专注品质】的弟子在祠堂擦拭灰尘时,会表现得特别认真。
  比如【寡言】。这类弟子在打扫祠堂时,就是单纯地在打扫卫生,不喜欢跟同伴交流。
  再比如【心细】,拥有这种品质的弟子,会特意清理那些卫生死角。
  说起来,宗门安排弟子过来打扫祠堂,好像是轮换着来的
  莫方以前跟钟羽说过,有这种分配模式,类似于前世在地球上的传丶销洗脑,能有效培养宗门弟子对祖师的尊崇和敬仰,当然,说是洗丶脑可能有点过分,但仅仅是弱化了部分过程,被这种气氛长时间熏陶后,自然会提升弟子对祖师的尊崇感、效果非常好。
  以前莫方自己就是稳剑宗的祖师爷,没机会尝试,如今自己成祖师了,感觉居然还不错。
  莫方一度怀疑是自己病态了。
  过去了小段时间,外堂响起轻微的碰撞声。
  “咯吱”一声轻响。
  莫方身为意识体,在感知上非常的敏锐,轻易便察觉到这阵声音。
  正常来说,有人推门进来,开启合上发出的都是“吱呀”声,而“咯吱”声,只会是在窗户合上时发出的声响。
  这个时间点,从祠堂窗户处钻进来,这人不用细猜也知道是谁。
  “这小子,终于出关了吗?”
  莫方摸了摸自己的胡须,从灵位高台上飘然而下。
  刚穿过墙壁,便看到唐靖那小子捻手捻脚地走进来。
  他手里还提着一包用油纸包裹起来的物件。
  不用猜了,百分百是吃的。
  莫方记得没错的话,唐靖是昨天下午刚突破到筑灵巅峰。
  特殊体质,加上莫方使用的“宗门修炼加速光环”,使得宗门弟子的修炼速度飞快。
  再看唐靖当前的模样,双眼有神,精气饱满,显然是将他的身体状态调整到最佳。
  “前辈,好久不见,我过来看望你了!”
  唐靖故意压低自己的声音,小声跟莫方打着招呼。
  在祠堂屋外有宗门弟子看守,深更半夜跑来祠堂这边大吃大喝是挺刺激,但要是被外面那些师兄抓住现行,哪怕他现在是宗门的重点培养对象,怕是也免不了挨顿罚。
  过去小会儿,见“那位前辈”依旧没回复,不由得挠了挠头,心道过去这么久,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辈不会是早就离开了吧。
  想到前段时间,掌门带着门内的精英弟子前往玉山,前辈的实力那么强,说不定就在那队列中。
  那岂不是说,前几次自己过来、还有上次道别,自己全是在对空气说的?
  意识到这点后,唐靖只觉得羞愧难当,同时暗暗告诫自己,此事绝对不能外传。
  实在是太丢脸了。
  幸好这件事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生之耻,所以绝不能告诉其他人!
  随后唐靖找了个角落,默默地把油纸摊开,不出莫方所料,那包油纸里装的全是吃的。
  烧鸡,烤鱼,还有炭烤豚蹄……
  莫方目瞪口呆,嘶!这厮怎么做到的,他不会是在哪里偷摸着建了个养殖场吧,每次偷溜出来、都能带这么多好吃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