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12 异变出现!

  感谢剩有离人影的5000豪赏!感谢!本书第一位执事!!
  “嗯,现在已经在七个人身上刻录好【品质】,再有一个,就可以将任务完成了。”
  莫方摸了摸胡须,完成当前主线任务,便可以解锁【品质合成】的功能,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他原本以为,只有系统升级,才能解锁系统的其它功能。
  经过这些天的观察,他发现,在那些弟子身上刻录【品质】后,确实会出现不小的改变。
  从性格到秉性,或许,这正是系统的强势处。
  而系统所说的【品质合成】功能,莫方眼馋了很久。
  初级【品质】肯定不及中高级【品质】,这点毋庸置疑,将中级【品质】刻录在弟子身上,效果肯定会更好。
  至于初级【品质】会不会被淘汰,莫方这边根本不存在这层疑虑。
  主要是有钱……有资源。
  换做是普通玩家,他们为了节约资源,不会随意在门人弟子身上刻录【品质】,原因是担心【品质】不契合,或者是考虑到以后会拥有更好的品质,更换起来太浪费资源。
  但莫方表示丝毫不慌。
  开了无限资源挂后,他不用考虑那么多。
  只要有足够多的【洗练石】,便可以将门人弟子身上的【初级品质】洗掉,待莫方将初级品质合成中高级【品质】后,可以进行完美替换。
  无限资源挂,就是这么任性,资源浪费与否根本不重要,一切以完成任务为首要。
  初级口才和初级钻研,这两个属于稀有品质,其中【初级口才】被赠予了唐靖跟任长信,钻研刻录在方显鹤师徒身上。
  关于通灵石,莫方始终没机会使用,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是其次,主要是没必要。
  能跟外界弟子传音又如何?他现在连这处祠堂都走不出去,对于外界一无所知,总不能拿着【通灵石】跟自家徒子徒孙吹牛逼吧?
  “有点无聊,也不知道我那几个不省心的徒弟在干嘛。”
  莫方在半空中盘腿漂浮着,身体处于虚无状态的他,别说找个地方躺着了,连坐都没办法坐。
  这样飘在半空中,可以锻炼对身体的掌控力,是莫方为数不多的娱乐项目之一。
  “诶,你知道吗,我听说帝剑山的人过来了。”
  “我也听说了,应该是为那件事过来的。”
  旁边那两个负责擦拭的弟子,正在交谈着。
  那件事?
  那件什么事?
  莫方侧眼看向那两位徒孙,心里嘀咕着。
  帝剑山,双发打过的交道不少,而那几个老不死的,算是老相识,准确的说,他是一路揍着那几位揍过来的。
  也就后来段寿突破到破妄境,实力暴涨,跟他对打心里头没底,这才消停下来。
  联系到前段时间,他从弟子嘴里知晓的琐碎事,心里涌现出的第一想法便是,来者不善。
  莫方身形不动、细细聆听。
  这事在宗门内传遍,而且祠堂里面就他们两个,这两人在聊天期间没表现出多少顾忌,一来二去下,莫方便分析得差不多了。
  路见不平,仗势欺人,以弱胜强,蛮横无理。
  莫方是活了近两百年的老妖怪,从两名弟子嘴里为数不多的信息量,便获知了有关唐靖身上发生的事迹。
  在感叹唐靖不可貌相之外,不免有些怪责这厮。
  太心慈手软。
  换成是他的话,要么不出手,要么就是往死里打,稳健的最终奥义便是,挫骨……不,是与人为善。
  光帮对方截掉下半肢这哪能够?为什么不直接了结他?
  让他再也没有痛楚、不再怨恨、避免诸多事端……
  而这样操作起来也方便。
  莫方不由得感叹,现在的这些弟子,已经没有当初自己教导那几个徒弟的机灵劲儿了。
  笨,死板,还不知变通。
  听着那两名弟子在担心唐靖的处境,莫方心中腹诽。
  “也不知道宗门会如何处理。”
  “我听说,帝剑山这次来了足足三名宗师,应该是要逼迫宗门……”
  “噤声!”
  “哦哦,是我唐突了。”
  “我们要信任宗门。”
  “……”
  莫方伸了个懒腰,没有再听下去的想法,讲道理,人都已经惩罚过了,哪有秋后算账的说法?
  伸手点开系统,查看【门人列表】中的弟子信息。
  说起来,最近突破的弟子数量有点多,让他产生了不少联想。
  当然,这样的联想仅仅是猜测,没有证据。
  另一边的稳剑宗大殿中,唐靖当着稳剑宗和帝剑山两边高层的面,交代完事情经过后,现场的气氛凝固。
  钟羽打破沉寂、出声道:“段掌门,你都听到了?”
  段麒微微摇头:“说了那么多,无非是在狡辩,谁知是真是假?”
  钟羽眼神平淡:“哦?”
  段麒手指轻点座椅扶手、冷笑道:“我今日过来,是为了帮我山门弟子讨回公道,不是来听你讲道理的。”
  身着道袍的方显鹤眼睛微眯:“这里是稳剑宗。”
  “所以,你们是打算为了这小辈,与我帝剑山为敌??”
  任长信忍不住嘲讽道:“喂喂喂,老小子,你可真会往脸上贴金,这话你爹说了还行,凭你也配?”
  任长信这话说出来,段麒脸都黑了。
  踏马的,狗长信,你信不信劳资锤死你个鳖孙。
  作为当事人的唐靖此时站在大殿中间,少年的单薄身板、垂着脑袋,略显稚嫩的脸上满是挣扎色。
  看着自家的掌教、长老在竭力维护自己,要说心里没有触动那是假的,然而当他想到帝剑山的势力,以及五大剑派之首的称号,稳剑宗想跟对方抗衡,绝非易事。
  若是因为他的原因,引发两派大战,死伤最多的,必定是稳剑宗。
  拳头紧捏,心神震动,刚想开口,却察觉到他额头上的炙热感突然加剧。
  一股烈焰焚身、痛彻心扉的灼烧感蔓延在经脉中。
  隐隐间,觉得他体内的元气都在沸腾,经脉间的元力如同是被煮开了的河流。
  “什么情况?”
  两方本在对峙着,宗师之力,可感受周边气息波动,自是察觉到来自唐靖所在位置的动静。
  各位宗师心下皆是一惊。
  这是……
  体质觉醒!!
  双方都不是见识短浅的人,一眼便看出了此时唐靖身上发生的事。
  钟羽跟任长信表现得很意外,方显鹤这厮惊诧地看着唐靖所在,至于段麒,眉头忍不住跳了跳。
  卧槽,本来是打算到这边试探稳剑宗底线,没想到居然逮到了一条大鱼!
  这可是拥有着特殊体质的弟子啊,即便是紫林郡的大型宗派,运气好的话,十年能收到一两个,结果现在……
  想到这里,段麒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之色,意味莫名。
  作为帝剑山的准接班人,为保证宗门发展、避免遭受威胁、扼杀其他宗派的天才,那是天职!
  当然,各大宗门间有潜规则,绝对不能在明面上针对各宗天才、会引起公愤。
  但眼前唐靖不一样,他今天过来稳剑宗,本来就是要替弟子讨还公道,肃正威严,如果能在宣扬帝剑山威严的同时,能同时毁掉对方的未来天骄,再好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