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56 夜已深

  感谢純潔男的打赏,感谢浅谈墨客的500赏、感谢微宸元的千赏、感谢z消失的200赏
  “叮~触发机缘任务”
  “门下弟子进入上古奇阵【八卦聚气阵】,找出阵法核心、即可完成任务。
  任务完成度0/1
  任务奖励:愿力若干、威望若干、功德若干,阵法要义:《八卦聚气阵》。”
  “机缘任务?又是机缘任务?”
  莫方眼皮子跳了跳,从先前的修心状态中退了出来。
  点开系统【任务列表】,查看新接受到的【机缘任务】。
  “门下弟子,进入到上古奇阵中?”
  莫方捏了捏胡子,思索这【机缘任务】的来源。
  没办法,系统很少会直接给出触发任务的弟子身份,很多时候都只能靠莫方自己猜,这次也不例外。
  “是太白峰这边的?”
  “应该不会……我在太白峰这边上百年,从未听说过此地有什么上古奇阵。”
  “嗯,可能是玉山那边的。”
  “我记得,玉山是座荒山,真可能有上古阵法存留。”
  莫方的思维总是超乎常人的跳脱,会针对某个问题、往更多的方向思考。这是他闲暇之余的乐趣,可以让自己多动脑子。
  不过也正是因此,莫方在生前才能建立这么大的家业。
  说起来,他最近一直在研究,如何触发系统中奖励最好的【机缘任务】,【机缘任务】的奖励无疑是最丰富的,然而可供他分析的范例太少,始终没什么成果。
  “光是这简单的任务提示,很难确定任务的来源,也可能是某位稳剑宗弟子无意间碰到,如果是这样,等有机会,一定要问仔细。”
  ……
  某处不知名的小镇中。
  在偏隅一角,莫修竹三人正在篝火旁烤着火。
  夜色很黑,看不见多少光亮,只有面前这熊熊燃烧的篝火堆,偶尔发出噼啪的轻微响动。
  看着旁边两位姑娘,莫修竹伸手按了按有点发疼的眉心。
  说起来,他明明是在往紫林郡赶,怎么会……
  董芷蕾歉意地看向他,小声道:“对不起,都怪我。”
  当然怪你!赶路就赶路呗,非要在途中弄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先是让我看,然后让我做点评,我认真点评了一下,结果你又不高兴。一不高兴你就追着我跑……这下好了,稀里糊涂跑进了这座上古大阵中,到现在应该困了好几个时辰,找不到阵法出口。
  莫修竹没吭气,也不想说话,专心致志烤火。
  董芷蕾自知理亏,畏畏缩缩的,跟之前的娇蛮模样完全不可能。
  不过莫修竹也没责怪对方,主要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再转过头,看向那白衣落雪的穆兰。
  穆兰也很安静,两手抱着膝盖,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你这姑娘也是傻,眼睁睁我们被困在阵中,不知道去找人帮忙,非要作死似的往阵法里面钻。怎么着,你不会异想天开到、这阵法里有你要找的负心人的线索吧?
  唉,在这个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世界里,只有奶……眼前的火焰才能让我感受到一丝温度。
  想到这里,莫修竹再次揉了揉眉心,感觉前方路途坎坷,同时在想紫林郡那边怎么样了。
  他是很愤怒大师兄的忘恩负义、讨厌二师兄的不作为,但他无法割去自己对稳剑宗的深厚感情。自儿时便在稳剑宗长大,他对宗门的感情比任何人都要浓厚,而且这是他师父的毕生心血,结果,在这事关宗门安慰的关键时候,自己被莫名其妙地被困在阵法里。
  这种感觉,简直踏马的要急死个人。
  篝火烧得足够旺盛了,冷倒是不怎么怕,主要是火焰燃烧的光亮能让人生出些许安全感。
  莫修竹看了看左右:“先休息吧,明天再想办法出去。”
  旋即他随便找了个地方躺下,打量阵法周围的情景,心道多亏这上古大阵有残缺,仅仅启动了其中的困阵,要是再触发了什么……麻蛋,不能想不能想,别踏马再给自己找刺激了!!
  ……
  镜头切换到玉山“反帝盟”营地。
  方显鹤过来后,钟羽跟他聊了很长时间。
  两人对坐,畅所欲言。他们师兄弟两人有段时间没见了,话题有很多。
  当然了,方显鹤不是很擅长言辞,主要是钟羽说,方显鹤在听。
  虽然要让钟羽自己完善计划,只需要花点时间,同样能完成,不过有方显鹤在此,进度上可以更快一点,同时能弥补不足。
  方显鹤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没什么可隐瞒的。
  钟羽将他制定的计划,全盘展示给了方显鹤。
  他此时说得后续计划是很早之前便定下来的。期间有做过修改,但核心思想没变。
  第一,通过迂回的方式,破坏帝剑山布局、同时削减帝剑山那边的实力。
  硬刚是不可能硬刚的,以弱胜强,跟对方硬刚是在找死。
  第二点是他后续修改的,在爆发大规模冲突时,要在锻炼弟子应变能力的情况下,提高门人弟子的存活率。
  这是出于私心。
  三名弟子的惨死,让钟羽心中有愧,觉得是自己的谋划所致。但钟羽身为稳剑宗掌门,可以照顾,但不会盲目去保护。只有让弟子们经历生死间的磨练,才是让弟子尽快成长的有效途径,被保护太周到的树苗,永远长不成参天大树,稳剑宗需要的不是只知道依附于宗门的小可爱,而是能支撑起整个宗门的臂膀肱骨。
  在这两个前提下,锁定一项目标,打败帝剑山。
  这次的计划不同于上次,上次能骗到帝剑山,其中包含的原因有很多。
  刚开始是通过测验排除法的方式,确定敌方奸细在“反帝盟”中扮演的身份,然后在某些场合,当着某些奸细的面,故意透露出部分不太重要的情报。这些情报大部分是真的,客观存在,不用作为,小部分是有过特意伪装,然而在钟羽的多重布置下,完全禁得起推敲。
  钟羽尽他最大的努力,做到面面俱到。
  如此一来,在经过多次信息传递后,奸细得来的情报变得越可靠,虽然也会进行验证,但验证的结果无一例外,全是真的。
  可对方怕是想不到,这些全在钟羽的算计中,目的正是利用奸细的存在,将帝剑山的人迷惑住。
  直到最后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