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32 你猜我信不信?

  感谢微宸元的500赏,多谢!
  感谢月落乌啼的588书币!!
  【青苍州】位于九州大陆的南边。
  南方的气候,大多比较温润,气候要比北方适宜民众居住。
  当然,对于那些拥有元力护体的修炼者来说,气候变化对他们影响不大,他们在乎的是,周身元气的稀薄程度、以及环境对于他们修炼速度的影响。
  不过气候的切换,会自然带动周围环境的变化,除非是传说中的大神通者,强行逆转某片小空间的气候,不然这陆地上的万千植物、终究是逃不过四季轮转。
  时值秋天,天气中微微有些凉意。
  泥泞的道路两旁树木已经出现凋零的迹象、青黄交接、落叶随风扫动,悄悄落入地上打着旋儿。
  远处一人一马悠然行走着。
  是个年轻的道士,长得白净俊朗,身上的道袍有风尘仆仆气息。
  观其样貌,赫然是下山近两个月的王彧。
  自从他突破到碎涅期后,便自行下山游历,游历的目的很简单,为了长见识。
  用他师傅的话来说,人生天地间,白驹且过隙,有且游之。
  方显鹤说这句话的意思、王彧能明白,大概意思是,修为到了,就该溜达出去溜达,否则修为再高、没有阅历和经验,也是白瞎。
  王彧不是头一回下山,不过距离上次下山,过去了挺长时间,王彧想着去拜访前些年他在山下结交的朋友。
  师徒二人可谓是一拍即合,第二天便下了山。
  临走前、他只跟方显鹤、任长信、唐靖几个人打过招呼。
  王彧没有小师叔莫修竹那样雄壮的心,此时正坐在小马的身上,看着旁边正在农忙的人家,看他们干得热火朝天,心里觉得挺有意思。
  抛去其他因素,乡间田野中的景色非常不错,王彧怡然自得,走过这片田野,终于感觉到腹中的饥饿,取出来一张用油纸包起来的葱油饼,往嘴里送去。
  这是他最近从附近城镇中寻来的美味。
  做法很简单,是用提前发好的面揉成团,再用擀面杖反复擀平,直到面团被擀得韧劲十足、沾点切好的葱花和少许植物油脂贴到壁炉上,无需半盏茶工夫,一张香气扑鼻有嚼劲的葱香饼便制成。价格便宜还好吃、王彧花了足足二两银子,买了足足一百张葱油饼。
  没别的,好吃,有钱。
  真要说有什么原因,那就是葱油饼可以长时间寄存,想吃的时候,用元力把葱油饼烘烤,味道的话,或许比不过新出炉时,但绝对比寻常干粮好吃多了。
  往嘴里灌了口酒,正欣赏着到路边的秋景,耳边传来呼唤音。
  “前面那位小兄弟,”
  王彧擦了擦嘴,顺便把葫芦口塞上,转过头看去,却见呼喊他的那个人,是个面色黝黑的中年农夫,表情略微有些苦涩。
  农夫身边停的是辆牛车、前面那头老牛,正在呼哧呼哧的嚼着地上的杂草。
  见马背上的王彧转头看过来,中年农夫脸上一喜,用满是老茧的手朝他招了招:“小兄弟,可否帮我扶一下这根缰绳,老牛拉屎了,我得伺候着。”
  “哦?稍等。”
  王彧想了想,从马上跳了下来,几步来到对方身边。
  他以前有听乡间人说过,农庄的老牛在拉完屎后,人是不能随便在牛身后晃荡的,但牛粪又是农田里的上佳肥料,普通农户舍不得随便丢、所以在处理牛粪的时候,得有人牵着牛鼻环。
  王彧顺手接过农夫递过来的缰绳,上下打量着这头老牛:“啧啧,老乡,这牛多大岁了,看着年龄不小。”
  “三岁哩,谢谢小兄弟。”
  农夫憨厚地笑着,随后从牛车上取来专门装牛粪的簸箕,刚转过身,身后却突然多了一阵风。
  “喂,大叔,你还真敢把背后露出来啊。”
  王彧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农夫脸上的笑容凝固,不解地转过头,“你说……”
  他的话没说完,便感受到背后有股蕴藏着恐怖波动的元气袭来……
  ……
  “废物!!”
  段麒捏紧拳头,目光中全是怒火,看着跪拜在地面上的胖子,斥责道:“你居然就这么让他跑了?”
  “段兄……啊不,少主,属下知错。”
  跪在地上的董三年、感受到来自段麒的怒气、吓得动都不敢动。
  站在左右的某些人见此,眼中闪过不屑,很不屑董三年的所作所为。
  说实话,以董三年拥有的实力,在地位确实不及段麒,但双方并没有直接统属的关系,换做其他的宗师后期强者,即便犯了错、有罪则、但要让他们当着场上这么多人的面、给段麒磕头认错,那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刚才董三年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把段麒都给吓了一跳。
  “对不起少主,这次是属下失职,还请少主责罚。”
  看着眼前态度诚恳、诚心认错的董三年,再想事情的来龙去脉,段麒脸上的情绪缓和不少。
  毕竟董三年的实力确实比不过对方……然而让方显鹤跑了,这件事让他十分恼火。
  宋姓老者摆了摆手,乐呵呵地说道:“算了算了,不就是跑了个人么,原本就打算故意放两条漏网之鱼,又有什么关系?”
  相比起段麒,他的心情看上去很是不错。
  段麒看了眼对方,心道要不是你个老不死的东西故意拖时间,想接机清除你手里面的沙子,那方显鹤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层层包围下脱身,可惜啊,要是能拿下方显鹤,那边等同于断了稳剑宗一臂,日后清除起来,会减少多少麻烦……但是没办法,谁让对方实力高强、背景深厚,罪过肯定是怪不到对方身上的。还是这董三年知趣,自己主动把所有的罪过拦了下来。
  至于他刚才表现出来的怒气,那是故意做给别人看的姿态,真要因此杀了董三年,起码段麒肯定是没有这个资格。
  而且,由此引发的恶果,也不是段麒能承担的,哪怕他是段寿的亲生儿子。
  “宋前辈,那我们接下来该如何?”
  段麒拱手朝宋姓老者询问,他是被指定的任务执行人没错,但宋姓老者才是他最大的倚仗,不管对方管不管事,该有的尊敬必须表露出来。
  “你决定就好,老夫不管这些。”
  宋姓老者笑呵呵地说道。
  段麒脸上恭敬,心里暗骂,老东西,说得比唱的好听、刚才怎么不说听我决定?
  想了想,他转过头看向仍然跪伏在地上的董三年,冷声道“你先起来吧。”
  “属下不敢。”
  不得不说,董三年的表现是让人不齿,但给上位者、尤其是段麒这种没有完全接收权威的上位者、直观感觉非常好。
  然而心里爽归爽、该有的架子还是要有的,语气不由加重:“我让你起来。”
  到了这一步,董三年这才从地上爬起来,很恭敬地半弯着腰。
  段麒轻轻颔首,沉吟道:“这次的过失暂且给你记下,我们还有其他事要处理,接下来你可要好好表现,将功补过,明白吗?”
  话音刚落,董三年再次跪倒在地:“属下遵命。”
  别人下跪都是单腿跪,他跪是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