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74 你我都不是什么人畜无害的小可爱

  事实上,从当前情景下,“反帝盟”的状况不容乐观。
  诚然,“反帝盟”拥有的宗师级别的强者数量,是帝剑山那边的数倍之多,然而他们这边是以小宗师为主,两者宗师后期和宗师巅峰强者,是有些差距,但不算很大。
  毕竟站在帝剑山那条战线的,除了斩龙教这种连宗师境都混不到高层的庞大势力外,帝剑山、藏剑派、流云阁,这些紫林郡的本土宗门,有几个是易于之辈?
  即便是多次遭受打击的藏剑派,从底蕴和个人实力而言,绝不比普通大型宗门差。
  这些天,经过几次激烈的碰撞后,帝剑山那边折损了不少宗师境强者,但“反帝盟”折损得更多。
  段寿和柳章这二位所拥有的强大实力,足以保证他们纵横这片战场。
  别看钟羽和敖千翼拥有能跟破妄境强者抗衡的实力,但若段寿和柳章执意不愿跟钟羽他们正面交锋,他们也没有办法。
  缠住跟限制住,这完全是两种说辞。
  因此在战斗前钟羽便跟“反帝盟”的强者交代过,只要看到段寿和柳章两人从身边经过,就赶紧避让开来,因为你不知道,对方会不会趁机给你来一下,以他们二人的实力,稍微不留神,便有可能受到重创。
  若是面前有虎视眈眈的敌手,怕是要陨落当场。
  ……
  “董三年,你到底是是何居心?居然敢提出这样的建议?”
  帝剑山大长老目光冷冽,死死地盯住身前的董三年。听他说话的语气,是恨不得拔剑将董三年斩杀当场。
  站在旁边的那几人,面色不变,唯有坐在高台上的段寿,似乎是陷入了沉思,倒是坐在他副手位置的柳章,脸上分明有意动色。
  “这主意,倒是不错,趁着大战过后的修整,给他们来个突然袭击。”
  听出柳章的言下之意后,董三年弯着腰,脸上全是恭敬:“属下只是为人臣子提建议而已,若尊上不愿,那此事可作罢。”
  藏剑派刘若云主动站出身来:“尊上,若是下达夜袭命令,属下愿当先锋。”
  在这样的武者征战中,“先锋”职位可不是好活,听上去很威风,但实际上就是拉仇恨的点,除非是拥有足以碾压对面的实力,否则必然会成为第一批被攻击的对象,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若是拥有能碾压对方的实力,这样的人物又怎么可能只是区区“先锋”?
  从刘若云的话里,可知他此时的决心。
  藏剑派的山门被“反帝盟”摧毁,那可是事关藏剑派的百年传承,双方间的仇恨不共戴天,若非理智,他怕是早就率领藏剑派门人杀上玉山,为山门内的门人弟子报仇雪恨。
  听到刘若云的请辞后,段寿没有直言拒绝,但也没有点头同意,目光转而看向现场的其余几人:“你们怎么看?”
  相比让他如此草率地去做出决定,段寿更想借此看看,这边其他几人的想法是如何。
  现在是个很好的机会。
  站在下方的几人摸不透段寿如何想的。
  毕胜面色凝重,老实回复道:“属下觉得,这个计划太过仓促,以当前的情形,稳扎稳打比较好。”
  张赫看了眼面露意动色的柳章,垂眉道:“尊上,董三年的建议是有风险,但……确实言之有理啊……”
  董三年瞥了那张赫两眼,低着头不说话。
  除了这两位外,站在现场的其余人,发表了他们自己的看法。
  有的在思维上稍微保守些,附和帝剑山大长老的建议,有的则是觉得,董三年的建议成功几率极高,只要顺利进展,进度会提升数倍,纷纷附议。
  双方各有说辞。
  坐在首座上的段寿不动声色。
  站在理性的角度上,他向来秉持着谨慎心思,不愿意轻易冒险,然而从现场的局势来看,认为此法可行的人、占了大多数,其中包括了柳章、董三年、刘若云等骨干成员。
  帝剑山骄子蔡旭龙,同样很赞成“夜袭”的提议。
  这些还只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在董三年的说辞下,连段寿自己都非常心动。
  若是能夜袭成功,那帝剑山便能以最小的损失、将这次的次战斗提前收尾。即便没成功,不过是多了次战损而已。
  像这种包赚不赔的买卖,谁不愿意做?
  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这次,便要进入到漫漫无期的争斗中,而在这争斗中,天知道会损失多少人。别人家宗派的门人弟子也就算了,帝剑山绝对不容有失。
  段寿面露沉吟,思考其中包含的得失,同时在脑海中做情况模拟。
  他在智谋方面确实是不及莫方、钟羽两人、但绝非弱者,老而不死是为妖,有着近两百年的阅历,真不是寻常人所能比拟的。
  漫漫无期的长期斗争,对于帝剑山有害无益。
  再者说,有斩龙教在卧榻旁酣睡,段寿从来没相信过,斩龙教是什么人畜无害的小可爱。
  下方众人知道段寿当下在思考,一个个站在下面没有吭气。
  即便是像柳章这等身份,此时也缄口不言。
  他知道段寿在这群人中的份量,没有多做打扰,上次他用近乎威胁的方式、让段寿作决定、现在再用的话,能不能起到效果且不说,但绝对会引起段寿的反感或厌恶。
  斩龙教家大业大、放到寻常时候,不可能会在意区区破妄境强者的想法,但段寿却不同,他在紫林郡拥有的威势,那是日积月累下来的,在此阵营中拥有的威望,远超斩龙教这条过江龙,起码就目前来说,斩龙教不可能跟帝剑山作对,更多的是运用联手的方式,互惠互利。
  会议结束,在离开的时候,先前发言力挺董三年建议的张赫掌门、居然主动跟董三年打起了招呼,表现出很热情的样子,
  董三年脸上依旧是招牌式的笑容,皮笑肉不笑。
  大家相处这么久,谁不知道谁?
  对方为何会帮他说话,董三年心知肚明,对此,他心中不免多了几分嘲讽。董三年此人,只看重结果,无关乎过程,就刚才而言,对方确实是在帮他说话,所以乐得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