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85 龙乘时而变,人乘势而起

  “我们得加快速度了,也不知道玉山那边情况如何了。”
  张根巨心中自语,玉山那边爆发了战斗,没了他们这些人,即便“反帝盟”那里有阵法相助,讨不得便宜。
  不得不说,钟羽的计划是很精妙,但其中的危险成分也不少。
  他深切知道,如今“反帝盟”各大宗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玉山那边溃败,那他们即便是将帝剑山的山门摧毁也无济于事,反而会彻底惹怒帝剑山,当然,即便他们没有摧毁对方的山门,以帝剑山霸道的行事风范,击溃“反帝盟”后,也必然不会放过他们这些宗门。
  这次的战役不同于往常,是要灭绝对方道统的宗门大战,双方结下那么深的仇怨,唯有用血才能洗刷。
  为了能尽快支援到位,他们甚至没顾得上将帝剑山山门里的资源搜刮,仅仅是留下数名宗师强者和部分弟子在帝王山上看守,便纠集人员迅速赶回。
  之所以留下这些人、原因很简单,就是避免在他们走后,让那些躲在暗处的散修、外郡强者捡了便宜。
  他们并不着急去寻找那些藏于帝王山深处的资源,此战若赢、一切都好说,此战若败,紫林郡将再无他们的容身之地,要这些资源宝物也是无用。
  张根巨怕是怎么也想不到,玉山那边的情况是很惨烈,有几次甚至差点崩盘,但战况终究是往好的方向演变,尤其是在钟羽放手一搏、晋升成破妄境后,胜利的天平已经往“反帝盟”的方向倾斜。
  战场上,攻杀从未停止。
  钟羽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击杀段寿。
  “嗡嗡嗡”剑吟声不断,在钟羽的手中,宛若惊鸿之龙。
  他手中这把剑名叫“常青”,跟随他数十年之久,出自名家之手,不逊色于方显鹤的“太乙”和段麒的“麒麟血”。
  而段寿手上握着的那柄,则是从上古秘境中觅得的宝剑,号称是紫林郡第一宝剑。不过此剑能取得这项称谓、主要是沾了段寿的光,毕竟段寿的修为摆在这里,紫林郡中、没人敢妄言自己可以斩断此剑,没人斩断的宝剑,自然成了第一宝剑。
  可惜,段寿这位曾经的紫林郡第一人,当下却被钟羽全程压着打。
  稳剑宗的剑法本就如此,先是利用自身优势、将对方压制得喘不过气来,随后借助爆发连番施压,克敌于无形。
  钟羽在突破境界时,对于剑法的领悟强盛了几分,此时在施展剑法时的感受尤为明显。
  龙乘时而变,人乘势而起,占得优势后,便将这优势完完全全地转化为胜势。
  “钟羽,我愿认输!”
  察觉到“输”不可避免,段寿顾不上要颜面,果断选择了投降。
  钟羽手中长剑的攻势微微一缓,似是听进了段寿说的话,犹豫着是不是要继续。
  段寿心中稍安。
  对方肯考虑就好,他现在就担心、钟羽被仇恨杀戮蒙蔽了双眼,不顾一切地想跟他死磕到底。
  这对双方都没什么好处。
  段寿刚想开口说话,然而下一瞬,钟羽剑势提速数倍,在段寿还没能反应过来、一剑枭首。
  大好的头颅凌空而起,重重地摔落在地面上
  可怜如段寿,没料到钟羽刚才的举动,只是为了降低段寿的防范。
  以为自己即便处于劣势,有诸多手段在身、仍然能保他安全无虞,结果现实却狠狠地抽了他一通脸。
  而代价,是他的命。
  段寿被钟羽这一剑尸首分离,最先看到的自然是围聚在此处的那些人,他们只觉得当前场景有些梦幻,有些不敢相信。
  堂堂紫林郡第一人……额,昔日的,居然就这么陨落了,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钟羽面容不变,没有因为诛杀了段寿而感到骄纵自满,略作沉吟,剑花一挽、掌间布满元气、将元气催化成熊熊烈火,灼烧那段寿跌落在地面上的尸身。
  哼哼,天知道这老家伙藏了多少后手,是不是真的死了。
  师傅他老人家受了那么重的伤、在寿元枯竭的情况下,说话中气十足,倘若段寿这厮也有类似的手段……为防万一,烧个干净。
  想了想,觉得光是灼烧尸身好像还不够彻底,又用元气将所有的骨灰收拢起来,装进储物罐子里,等以后找到合适的地方再扔掉……
  两边阵营的气势出现了质的改变。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反帝盟”众人,他们心里头更多的是兴奋,而那帝剑山阵营、则是心若死灰。
  尤其是帝剑山本宗的,他们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
  这可是他们最为尊崇的祖师。
  以一己之力、压制诸宗,扬帝剑山威风的最顶尖人物,居然就这么死了。
  “反帝盟”众人气势如虹,彻底压倒帝剑山阵营的武者,连段寿那样的存在都死在了钟羽手上,就问还有谁。
  钟羽在将段寿的骨灰收容起来后,将目光锁定在远处的柳章身上。
  在他的认知里,段寿的威胁要远远高于柳章,如今段寿身陨,这处战场上威胁最大的敌人被铲除,柳章的存在,无非是战斗力高了些。
  即便如此,钟羽自知仍然要以最认真的态度对待对方。
  柳章终究是来自斩龙教的破妄境强者,必定有诸多未知手段,倘若中途出现差错,吃亏的是钟羽自己。
  心思翻转下,将自身气息收敛起来,朝着柳章所在的位置冲去。
  修为达到破妄境后,感知范围会大大提升,但最多能感受周围数百米内的气息变化,钟羽跟段寿那边的战场发生了什么,柳章暂时无从得知。
  对于柳章来说、当下最需要解决的,是眼前这七个磨人的小妖精。
  在他看来,这七人老奸巨猾,根本不打算跟柳章正面交锋,而是通过各种迂回的方式,进行元力上的碰撞。
  他们这七人的修为自是不及柳章,但在战斗经验上丝毫不差,最多在元力消耗上会吹亏些,不过他们的准备很充分、储物袋里有大量用来补充元力的丹药,否则早就撑不下去了。
  破妄境强者的速度很快,加上钟羽这一路畅行无阻、没人阻挠,只用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出现在柳章附近几十米处。
  这么近的距离,即便钟羽将他的气息收敛,依旧被柳章注意到了。
  “!!!”
  发现钟羽的身形正朝他冲过来后,柳章的眼角狂跳不止,他怎么也没料到,钟羽会出现在此地。
  “他不是正在跟段寿打斗的么?”
  “怎么会出现……”
  “不对,段寿呢?段寿那老东西跑去哪里了?”
  一时间,他心中泛起了无数念头,潜意识告诉他,他当前的处境非常危险。
  然而,柳章的所思所想全在钟羽的预料之中。
  钟羽之所以会偷偷摸过来、不是为了趁乱偷袭对方,而是为了防止柳章见势不妙,强行开溜。
  以柳章的修为境界,倘真想脱离战场,此时跟他交手的这七人必然是束手无策。以防万一,钟羽决定先拉近双方距离,这样即便对方想要开溜,能给他追赶上去的机会。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这一记剑锋所指、在剑气中蕴含的锋利,像是要撕裂当前的空气,径直朝着柳章的喉咙处刺来。
  柳章自然不可能束以待毙,面色凝重,双手环抱,两手间附着的浑厚元力,在他的催动下变得越发耀眼。
  此时柳章所施展的,正是斩龙教镇教绝学“锁龙手”。
  只是他当前“锁”的不是龙,而是来自钟羽手里的那柄剑。
  持续了不到半个呼吸,柳章脸上便涌现出一抹不自然的潮红,随后像是受到重击,整个人被击飞,好在他及时稳住身形,刚想开口说话,下一瞬,眼前一花,钟羽再次出现在他眼前,手中握着的“常青”顺势挥斩而下,剑刃上蕴藏着他添加在其上的锋锐元力。
  “钟羽!!且慢动手!!”
  柳章终于把嘴里要说的话说了出来,手脚动作却是不慢,不敢与钟羽的长剑发生触碰,急速后撤,他能感觉到,那柄长剑上蕴含着的大恐怖。
  “嗡!”
  听到柳章的喊停,钟羽却是不管不顾,仗剑而行。
  社会我羽哥,人狠话不多。
  柳章气急,这家伙是疯狗不成?真以为我打不过你?柳章的心气本来就高,瞧不起紫林郡这种小地方出身的武者、然而当他准备反击时,发现自己是真的打不过对方。
  ???
  那连绵不绝的剑光,滴水不漏,随着剑法大势将成,柳章根本招架不住。
  不过柳章是历经无数次战役中走出来的,可不像段寿这般养尊处优了数十年,对于危险的嗅觉非常灵敏,在感知到不妙后,连忙催动秘法,迅速抽身逃离。
  先前跟那六七人斗了那么久,从来没出现过像现在如此狼狈的境状,他终于意识到,眼前的这位不同于往常,在修为上有了质的提升,
  “这特么是新晋的破妄境?你仿佛是在逗我??!!”
  柳章心中骂骂咧咧、身形在躲避、同时稳住体内躁动的气血之力。
  催动秘法时,过量的元力或其他消耗、会对施术者的身体造成负荷,不过相对于挨对方那一剑,承受这点负荷算不得什么。
  “莫非他以前是故意隐藏实力?”
  柳章在心里猜测,段寿那个老家伙是不是已经被钟羽吓跑了。
  他倒是没往“段寿可能死在钟羽手中”的方向想,在他的印象中,段寿生性向来谨慎,平日里如同狐狸般狡猾,纵使不敌钟羽,要想脱身不难。只是那老家伙在脱身前居然也不告知他一声,这不是在坑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