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30 谋划!

  感谢墨樽无往的500打赏!
  “我要说的便是这些,帝剑山野心昭昭,有目共睹。还请各位转告你们的掌门宗主,此事不宜再拖、否则后果难料。”
  方显鹤坐在首席位置上,面容严肃。
  此时,坐在其他位置上的人,皆是来自那些应邀过来的宗门代表。
  来的总共有七家宗门,其中包含龙剑宫和道剑派这两大剑派,看得出来,他们两家是真的慌了,当年这两家宗门的鼎盛时期,丝毫不输于帝剑山,而如今、却要依靠合作才能抵御对方,也不知这两家宗主心中是何想法。
  不过方显鹤自然是不会将此点出,他是淡泊的性子,但不是愣头青,否则他不会主动请缨过来。
  坐在下首的那些代表人神色各异,或思虑、或犹豫、或沉着,不一而论。
  “方长老,此事需要跟我宗主商议。”
  方显鹤侧目望去、看向说话的那个人,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是来自真气宗的杜长老。
  事实上,坐在周围的这些人,能代表各自宗派前来,起码是长老级别、只不过他们的实力一言难尽。
  反正没有稳剑宗那么强。
  长老跟长老之间是有区别的。
  不同的宗门对于“门内长老”的定义不同。
  并非每家宗门都有稳剑宗那样的底气、想成为“宗门长老”,起码得有宗师的实力、否则即便你是祖师的亲传弟子、都没有资格担任。
  稳剑宗这样的终究是少数、其余宗门要是这么搞的话,估计高层方面只剩光杆司令了。
  “无妨,这次召集大家过来,仅仅是知会一声。”
  方显鹤微微颔首,这是他的性格使然,该他做的,他会尽力做到最好,但不该他关心的,他懒都懒得理,在“度”这方面,他比钟羽还要擅长。
  场下众人点头称是,方显鹤的实力摆在那里,加上他说得合情合理,现场众人都是倾向于他的。
  “那此次会谈便散了吧。”
  方显鹤沉吟片刻,提醒道:“以防万一,我建议诸位多使用几种手段向宗门传达,以免中途被人截获。”
  有人表示赞成:“没错,帝剑山、藏剑宗那些家伙,手段卑鄙、不得不防。”
  这话说出来,获得了更多人的赞同。
  这群长老的实力或许不太行,但当众表态是可以的,当然,其中有多少人是真心,有多少人是伪装,方显鹤没有读心术,看不清楚。
  再者说,倘若真有某家宗派暗地里投靠了帝剑山,实则在这个阵营中潜伏、为了混淆视听、说不定他们会连自家的宗门弟子都瞒着。
  牵扯到这种级别的战斗,手段向来层出不穷、方显鹤不会指望这些。
  那些宗门派过来的并非一两个人、窃窃私语讨论着。
  方显鹤静默不语,这次各方势力碰面商谈的任务、总算是圆满完成,刚才的提醒仅限于提醒,但要说真要方显鹤有多么担忧对方,那是不存在的。
  哪怕是如今召集诸派前来商议,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为了自保。
  稳剑宗跟帝剑山昔日的恩怨就不用多说了,打生打死几十年,恩怨苦仇扯不断。再说跟藏剑派,那双方更是生死仇敌。可以预见、一旦让帝剑山、藏剑派站稳脚跟,稳剑宗无疑是在倒霉的行业里,无论是钟羽还是方显鹤,他们都不会去相信、段寿、刘若云愿意对稳剑宗杯酒释嫌……
  而在这时,此间本是紧闭的房门、被一股元气震碎开来。
  随后,一阵噔隆隆的脚步声跑动响起,众人被这动静惊动,不出两个呼吸的功夫,便有数十人手持短刀长剑、踏进房间中。
  为首那人,身形稍胖,脸上带着微笑,半眯的双眼中透着精光,扫视左右:“只怕,你们的消息,是没办法传出去了。”
  “董三年!”
  “笑面虎!”
  “是你?!”
  现场诸位看到来人的面容后,顿时心中一突,有了不祥的预感。
  他们在各自宗门中的地位不低,别的不说,但紫林郡内大型宗门重要人物的模样还是知晓的,更别说,董三年在紫林郡里恶名昭彰,被告诫对方是不可招惹和得罪的存在。
  “是我。”
  董三年脸上带着招牌式的笑容,扫视着场上的众人,最后把目光放到坐在中央位置的方显鹤身上。
  方显鹤眼神平淡,轻叹一声,果然有奸细把他们的位置卖了出去。
  “哟,方长老,这次你亲自来了呀,失敬失敬。”
  嘴里说着,居然真的朝着方显鹤拱手动作。
  如果说当前换个场景、换个阵容,真的会让人误以为、他是在跟方显鹤结交的呢。
  然而此时此刻,现场没人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他们左右扫视着现场,查看眼前的对手,心中不免戚戚然。
  那些跟随在董三年身后闯进来的人,修为最低都是碎涅境,而宗师强者、更是有足足六人。
  而且这还只是算闯入的人,外面尚且不知道安排了多少。
  他们不会天真地以为,对方设局安排的忍受,就只有眼前的这些。
  董三年见方显鹤没有回应,笑着说道:“啧啧,方长老,我在跟你打招呼,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不给我面子,是不是看不起我?”
  他脸上的笑容不变:“那就只好……杀光你们咯……”
  话音刚落,便是信号、他身后的诸多高手各持武器,冲杀上来。
  “唉……”
  方显鹤轻叹一声,袖口挥甩,将那浑厚的元气化作无边劲力,将几枚从侧边偷袭的暗器击溃。
  “多说无益,诸位,各安天命吧。”
  确实如他所说,到了眼下情景,说再多都是废话。
  对方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团灭他们,从而降低各大宗门实力,否则不会出动那么多人。
  在座的各宗长老实力是低了点,但敢过来参加会议,没有一个是易于之辈,各自运转体内功法,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两边交锋,陷入了激斗。
  碎涅境、宗师境基本上可以做到元气外放。
  而这处房间、本来便是寻常的木质屋子、根本承受不住他们萦绕在周身的肆虐元气,几番交锋下、彻底爆裂开来。
  “不宜久留。”
  方显鹤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突围。
  所谓的“各安天命”,不是说大家抱成团,跟对方这群抗衡,而是各自突破防线,随缘突围。
  运气好的,可以侥幸冲出包围圈。
  运气不好的,比如方显鹤,他在这些人里修为最高,成为对方的重点关注对象。
  刚有动作,董三年便拦在他的身前,将他的气机全部锁定。
  “早就听说稳剑宗的天地无极什么什么狗屁功很厉害,号称同级无敌,我倒要会会你!”
  脸上的肌肉明明是在笑,可从他笑容中感受不到半点温暖。
  “无量天尊。”
  方显鹤喊了一句道号,提剑迎上。
  稳剑宗教义第一句,“冷静分析,稳健第一”,然而“稳健”并不代表“怂”,下一句是,“危机临前,唯有持剑化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