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73 定计

  “师兄,最近个宗门伤亡人数偏多,那几家宗门的掌门苦不堪言,有传出他们心中怯敌、准备脱身盟会的说辞……”
  说话的是唐蒹葭,不施粉黛的脸上不带丝毫感情,别看这位大小姐平日存在感较低,但她在稳剑宗中的分量、几乎跟钟羽差不多,在她的发言期间,所有人都得重视。
  任长信闻言皱起了眉头:“都到这个时候了,难道他们看不出来,这次跟帝剑山的战斗,已经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吗?”
  方显鹤淡淡回答:“他们在当前所在乎的,并非战争胜负,而是他们在战斗后,拥有多少战力。”
  任长信忍不住嘲讽:“可是如今战斗还没有结束,他们就开始操心伤损,是不是本末倒置了?”
  方显鹤轻轻摇头,回答道:“人的劣根性便在于此。”
  钟羽手指轻点座椅扶手,沉吟了片刻,最后出声道:“这些传言暂且无碍,他们只敢发牢骚而已,经过这几次清洗后,反帝盟中潜藏的奸细被清理干净,或许在那些散修中仍有残余,但对整个战局来说,无伤大雅,现在值得我们郑重对待的,应该是如何应对明天的强攻。”
  从帝剑山表现出来的架势,很明显,占据了战场主动权的段寿,绝对不会放任“反帝盟”全体休息。
  在此次战役中,“反帝盟”的伤亡者众多、但帝剑山那一方的损失同样不小。先是天刀门门主受到重创,随后帝剑山二长老身死,再有便是藏剑派掌门刘若云暴走,曾想找钟羽这始作俑者报仇雪恨,结果中途被方显鹤拦下,几番交手后,被打得吐血,若非有藏剑派的保命秘法,怕是在那一战便被当场击杀。
  所以“反帝盟”确实蒙受了大量伤亡、但帝剑山那边同样等不及。
  钟羽面容肃穆,作出推测:“不要松懈,若是帝剑山敢打敢拼的话,或许就在今天晚上,他们便有可能强攻营地。”
  听到钟羽的分析后,稳剑宗众人皆是一惊。
  “师兄此言当真?”
  “这不会吧,要是敢进攻、老早就进攻了,何须等到现在?”
  “是啊,段寿那老小子的性格,应该不会如此冒险!”
  钟羽目光扫视眼前的几名师弟师妹,除了方显鹤、任长信他们,王彧、张雅等人的亲传弟子全都位列在旁边,认真听取钟羽发话。
  “不要忘了,对方这两天并没有展现出全部实力来。”
  钟羽的语气中带着提点:“而且,我们盟会可不是当初的全盛状态……”
  阵法的强势处,在战役中能起到的作用很大,像困阵、迷阵、幻阵、这些杀伤力不足的阵法,确实没法起到太大的作用,而玉山营地附近布置的阵法,是可以直接发动攻势的杀阵,多层重叠后,即便是面对破妄境强者,也不敢说他们可率性而为。然而随着战事的频发,盟会中损失大量的中低层人手,阵法中很多细微处是无法顾及到的,因此其中必定存在很多漏洞。
  “那该如何?”
  “得赶紧通知其他宗门,以免被打得措手不及!”
  “是的,就该如此。”
  钟羽摆手道:“只是有可能而已,有阵法加持,必定是我方占优,不过以防万一,等下你们通知营地内的所有宗门,务必加强警戒……”
  “得令!”
  方显鹤、唐蒹葭、任长信几人点头应是。稳剑宗内部通完气后,便是要跟外人商议。
  在王彧的四处张罗通知下,“反帝盟”中其他宗门的管事者纷纷前来。
  战斗到这个时候,大部分管事人的身上都有伤,正处于修养状态,不过在得到钟羽的传呼下,他们毫不迟疑地赶来此地。
  没办法,谁让这个时候的钟羽拥有极高的威望和可信度,经过这些次的大战,钟羽用他的实力和智谋征服了多数人,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很关心会议讨论的内容。
  “见过钟盟主。”
  众人的态度上相当友善,不说是谦恭,但绝对是有礼有节,礼节周到。
  虽是同盟,但有道是亲疏有别,这是人之本性,跟钟羽处好关系,利大于弊。
  不管是谁在这个位置,都不可能拍着胸脯说,他会把别家宗门的利益、放在自家宗门的利益之上,即便真有这种大公无私的存在,反正旁人是绝对不可能会相信的。
  包括道剑派的张根巨和龙剑宫的敖雪烈,以及其他大型宗门的掌舵者,大家心照不宣,所以钟羽在安排某些操作的细节,选择视而不见,大家都不是傻子。不过话说回来,大型宗门身为盟会的主力,自然是要享受到优待,执行任务有可能面临的危险,心知肚明,可承受范围内的,都会承受。
  前提是要将风险均衡化。
  这是盟会话事人最需要掌握的一项技能。不患寡而患不均,这讲究的不光是利益,所需承担的风险也要包含在其内。
  事实上,大部分被撕毁的盟约,之所以会被撕毁,最主要原因在于、分派任务时的不均衡。正是因此、才导致部分面临大危机的人心中不忿,从而引发祸患。
  而很显然,钟羽在这方面有着得天独道的天赋,此时应对起来,游刃有余。
  钟羽眼中带着光,扫视十周,朗声道:“所以,我旨在希望各位能给予配合,此计若成,必定能断帝剑山一条胳膊。”
  场下众人没有说话,他们都被钟羽这番大手笔给镇住了,目露思索色。
  钟羽见状,也没有出声打扰,说到底,他这“盟主头衔”的分量没有段寿那么中,这里也不是他的一言堂。
  最终,有人站起身来。
  “我苍茫山愿与钟盟主共进退!”
  苍茫山,紫林郡大型势力中的一员,跟稳剑宗关系向来不错,自然是力挺稳剑宗。
  张根巨沉吟片刻,考虑个中得失和危险系数,最后站起身来:“道剑派愿往。”
  敖雪烈则目露精光,哈哈笑道:“钟盟主足智多谋,敖某岂有拒绝之理?”
  此番这几家大型宗派的领头人和话事人都出声表示同意,其他那些中小门派哪有拒绝的道理,好不容易撑到当前阶段,难不成要让他们中途下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