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29 夭寿咯,一群不安分的混小子

  感谢千杯不念大大的万赏,舵主加更一章,暂且记下!
  感谢彼岸花的两百书币打赏!
  长白峰,稳剑宗,后殿祠堂。
  唐靖手里拿了根鸡腿,叹着气说道:“前辈,我听师兄们偷偷说过,紫林郡最近有很多大事发生。”
  说着、把泛着金黄色的鸡腿放到嘴里、狠狠地咬了一大口,顺便往嘴里灌了口果酒。
  “……”
  不远处的莫方、冷眼看着这一幕,面带讽刺,不想说话。
  这小王八蛋隔个两三天、就偷摸带着很多吃的过来。
  莫方就纳了闷了,稳剑宗如今的伙食都这么好了吗?人手整只鸡?而且还又是鱼又是果子酒的?
  “真要打起来,不知道能不能弄到鱼和鸡……”
  唐靖嘴里嘟囔道,到底是少年心性,嘀咕两句后,把精力放在了眼前的食物上。
  过程稍微有点枯燥,也就莫方这种闲得没事的才会关注。
  吃饱喝足,唐靖拍了拍双手,放低声音道:“那个前辈,你不理我的话、我可就走了哈!”
  莫方胡子抖了抖、心道你踏马赶紧走吧,再不走我都想锤死你个小兔崽子了。
  讲道理,要不是状态限制、实在没办法接触现实维度的物件,莫方肯定不介在祠堂里意弄出点动静来。
  祠堂外围有个小院子,院子墙门外有稳剑宗弟子负责看守,最好把这小子逮个正着,让他长点心。
  唐靖小心翼翼地把食物残骸包起来、跟做贼似的,附耳探听祠堂外的动静,趁没人注意、找了个空挡、呲溜一下便窜了出去。
  “跟个泥鳅似的。”
  莫方笑骂道,悄悄落到唐靖先前待的地方。
  这小子年岁不大,倒是挺讲究,内堂放置的是祖师爷牌位,所以不敢过去打搅,外堂吃东西归吃东西,但没有丝毫残渣遗留。
  嗯,也有可能是单纯为了消除罪证,避免被人发现。
  想了想,查看当前【任务列表】。
  最上面的那条是主线任务,是要求莫方完成一次【品质】合成。
  然而,这件任务已经困扰莫方很久了,因为他直到现在、依旧没能凑齐三个相同类型的【品质】。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系统商店中的物品、每个月刷新一次,跟普通游戏里“十二个小时或八个小时刷新一次”的概念完全不同,那样要想凑齐三个相同类型的【品质】要简单得多。
  不过现在的话、莫方只能干等着。
  这两三个月的时间、他通过完成随机任务攒下来的【品质】、始终没舍得用,就等着凑齐三个相同【品质】,好去完成主线任务。
  不得不说,系统设计的主线任务是真的坑,一环连着一环,接受任务的时候是挺方便,但万一要是卡死在哪个环节上,那就别想再去奢求之后的任务奖励,所以莫方现在很蛋疼。
  除了主线任务外,系统列表中还有三件随机任务。
  随机任务是随机触发的,难度高低不同。
  最难的那件任务、自然是先前发布的关于帝剑山野心的事。
  放到之前、莫方没觉得这件任务如何,不过自从莫方得知,如意宗因为这件事,全宗被灭,为了防止稳剑宗步入后尘、他对这件事格外上心。
  可惜以他现如今的状态,没办法亲自出手,凡事只能看自家宗门弟子如何去处理。
  好在他的这些弟子表现非常不错,至少从目前来说,没有发现决策上的失误。
  这一点,很重要。
  至于莫方这位当祖师爷的,目前只能靠系统给的金手指,默默给他的这群徒子徒孙安排上。
  【品质】的存在,可以让弟子的人格变得更好,更加优秀,除此之外,在【品质】中包含了某些特性,比如【剑心】、【阵道】之类的。
  不过这类包含着特性的【品质】,基本上是在稀有【品质】,非常难获得,莫方手上不多,没舍得用。
  而口才、钻研、理财这些稀有前期获取的【品质】,为了凑数,全部刻录在弟子们身上。
  事实证明,祖宗余荫这个说法是存在的,而对自家的祖师或者祖宗保持尊敬、常去看看他们肯定是有点作用的。
  地球上的话莫方不太清楚,但站在莫方的角度上,关照自家徒子徒孙是应该的,不过他没法走出祠堂,那就只好把那些【余荫】用在过来祠堂这边、给他打扫卫生的弟子身上。
  从目前来看,这些【祖师余荫】暂时起不到太大的作用,然而这些特性是会潜移默化、悄然间地改变他们。
  稳剑宗未来的希望,可就全在这些弟子的身上了。
  莫方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感叹这些的时候,他如今最担心的,莫过于莫修竹。
  这混小子、跟以前一样让人不省心,先是稀里糊涂就跑到了颍川,随后又探索了波颍川龙脉,莫方也不知道该作何心情。
  ……
  颍川郡,小别镇。
  寻常小镇。
  在镇中最大客栈的某个房间里,有个长相英俊的男子捂着脑袋,满脸痛苦色,像是在挣扎。
  “太难了,我真的是太难了。”
  见男子露出这副模样、旁边的蓝衣女子杏目含煞,俏声道:“莫修竹,我不管,你今天必须做个选择!”
  房间里还有另一名白衣女子、闻言后也不言语。
  如果将那蓝衣女子比作水中精灵,那么这位白衣姑娘宛若出尘幽兰,自她身上流露出的恬淡气质、自衬典雅,静静地注视着身前男子。
  莫修竹咬了咬牙:“两位姐姐,你们是非要逼我做选择吗?”
  两女很有默契地点头。
  莫修竹见状,无奈地叹了口气,打量过两遍后、将目光锁定了某样玉佩状物品。
  “那么……就选它吧,我真的是服了你们了。”
  见此,蓝衣女子巧笑嫣然:“那就这么决定了!穆兰姐姐,这次我们探索……咳咳,算是获得了大机缘,这样算起来,还是我们占了修竹的便宜呢~”
  刚才直呼其名、现在又喊出了“修竹”,莫修竹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感叹女人真奇怪……不过他很快反映了过来,这句“占我的便宜”是什么鬼?
  莫修竹表达出他的不满:“喂喂,董小姐,能不能稍微地注意一下你的言辞?什么叫占我的便宜??”
  董姓蓝衣女子没有管他,只顾着跟旁边那位叫“穆兰”的白衣女子说话。
  女人是真的可怕,跟宗门里的师姐师侄一点都不一样。
  莫修竹哪里瞧不出那蓝衣女子是故意不理他,感慨过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子上。
  这里是普通小镇,不过也算比较繁华。
  此间酒楼房内的环境和布置很不错,毕竟是这座小镇最大的酒店。
  至于房费钱财,那都是小事。
  在这个世界、元石是非常珍贵的,一块元石足以抵千两雪花银,而场上三人,除了莫修竹的身家稍微差了点,那两位女孩子是肯定不差钱的。
  “唉,出来三个多月了,也不知道师兄他们……”
  莫修竹心里刚泛起这样的念头,转瞬便想到大师兄当初教训自己的场景,立马将那一丝牵挂给掐灭,“等着瞧吧,早晚我会亲自帮师傅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