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80 意外横生

  另一处战场上,帝王山那边的变故突生。
  寒光乍现,嗡嗡作响,一滩金色的血液喷涌而出。
  “你!!”
  看着出现在胸前的这把利刃,蔡旭龙的脸上满是震惊色。
  蔡旭龙怎么也没想到,这位来到他身边,试图用“算计”甩锅的宗师,竟然会趁他不注意对他出手。
  而且是一击贯穿了他的胸口。
  “金莲宗的人,难道金莲宗背叛了帝剑山??”
  他眉头紧皱,忍着身上的疼痛、将庚金元力覆盖伤口处,希望能通过庚金元力的特殊,让伤口快速愈合。
  若非在对方手中利刃触碰到他体表的元力前,让他心中的警惕顿生,下意识地避开了要害位置,这一击怕是会刺穿他的心脏,到那时,便是他的体质再特殊,也得命殒当场。
  “杜方,你敢如此!!”
  另一位宗师见此情形大喝一声,同时一刀挥砍而出。
  杜方,留守在帝王山中的四位宗师之一,身份是金莲宗长老,在上次战斗中、杜方为掩护毕胜,“不幸”身受重伤,这些天留在山门中忙于养伤、因此没有参与此次的夜袭计划。
  谁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反戈相向。
  见事不可为,那人没有冒险的想法,见那道凌厉的刀光朝着他袭来、杜方选择后退、避让开来。
  躲开前面那位宗师强者的含怒一击后,他高喝道:“金莲宗弟子,随杜某杀了帝剑山这群杂碎!!”
  听了对方喊出来的话、莫说蔡旭龙难以置信,连带着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
  事情变化得太突然,一时间难以接受。
  帝剑山阵营中的其他宗门弟子反应很快,知道似乎是产生发生变故,迅速跟金莲宗的弟子拉开距离。
  他们能凑成一支团队,那是建立在大家皆以帝剑山为核心,如果中途有人改变了意志,他们中间到底存在多少信任,真的是要画个问号。
  “不对,毕胜得罪了那么多人,若他敢背叛帝剑山,,”
  蔡旭龙很快反应过来,高声喝道:“金莲宗弟子听令,杜方叛出金莲宗,其罪当诛,所有人,不得攻击金莲宗弟子!”
  在这种危机关头,蔡旭龙选择的是相信金莲宗和金莲宗宗主毕胜,认定杜方此举是个人行为。
  然而蔡旭龙选择信任,不代表其他人会信任,甚至金莲教自家弟子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被信任。
  金莲宗弟子对此也很纠结。
  按照正常剧本来说,他们是应该听从蔡旭龙的指挥,跟帝剑山和帝剑山阵营的门人弟子并肩作战,哪怕最后不幸身陨,起码无愧于他们宗门弟子的身份,可是杜方这反手一顿操作,搞得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因为他们不知道,杜方当下这波跳反,到底是他自己的选择,还是金莲宗宗主毕胜的意思。如果是杜方自己的行为也就算了,如果是金莲宗宗主毕胜的意思,那么,身为金莲宗弟子的他们,是不是也应该……
  别看他们当前属于帝剑山阵营,但说到底,他们会帮助帝剑山,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金莲宗整体站队站在帝剑山这边。倘若宗门更改了立场,那么他们必定会跟随在宗门的意志后面。
  到底是听长老杜方的,还是挺蔡旭龙的,一度陷入了迟疑,最关键的是,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护山阵法被破后,帝剑山这边所有人几乎必死无疑,负隅顽抗也不过是在白费力气。
  不过他们的迟疑,对困在阵法中的张根巨和敖雪烈来说是非常有利的。
  虽然不知道阵法里面发生了何事,但他们能清晰感觉到,原本那些布置规划井井有条的阵法,出现了很明显的可趁间隙。
  张根巨和敖雪烈两人能有今天,绝非偶然、无论是从实力、心性、都在水准之上,不可能放弃眼下这份难得的机会、几乎是不约而同,同时爆发出压抑已久的猛烈攻势。
  “轰轰轰!”
  困扰他们许久的阵法,终于被破开。
  而那些联结布置好的阵法,自此溃散了大半。虽说仍有些许效果,但相比先前,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至此、“反帝盟”的众人再无阻挠、浩浩荡荡地杀入帝王山的山门中。
  “诸人听令,随我杀!一个不留!”
  敖雪烈一马当先,没有了阵法阻挠,以帝剑山当前的形势,根本没认识他的一合之敌。
  这次奉行的政策,便是将帝剑山山门摧毁,击破阵法只是前奏,将山门摧毁,让帝剑山没有后撤巩固之路才是真的。
  面对帝剑山联盟那边的弟子,他们没有丝毫心慈手软,甭管认识不认识,有没有旧情、提起刀剑就是一通砍杀。
  双方积怨已深,仇恨唯有用血水才能洗刷。
  反观帝剑山阵营里,出现了纠结的点、金莲宗弟子迟疑不决,他们心存侥幸,若金莲宗真的投靠了“反帝盟”,那么如今身处死境的他们,是不是还有一线生机?
  不过也有很多人骨气不减,知道投降无用,干脆舍身攻击,试图从“反帝盟”身上咬下两块肉。
  可惜的是,他们实力有限、帝剑山的山门中没剩多少高手,全是些实力低微或是身受重伤的人,仅有的四名宗师,两个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还有一个不知何故临阵倒戈,被破开的山门宛若摧枯拉朽,毫无反抗之力,说真的、直到现在、蔡旭龙仍然没想明白,明明帝剑山联盟当下处于优势,“反帝盟”的赢面很小、对方却选择在这个时候背叛,究竟是图啥?
  难道他不怕帝剑山一统紫林郡后,找他秋后算账么?
  他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杜方冷笑一声:“等你死了,会有人告诉你的。”
  他才没有那么好心,更不会多叽歪什么、正如他先前放下颜面,以宗师境界偷袭碎涅境的蔡旭龙,将快、稳、准、狠进行得非常完美,唯一的不足是,他小看了……不对,应该是庚金灵体的特殊、超乎了他的预料,没想到庚金灵体会对利刃的感知会如此敏锐,否则那一刀应该是会直接刺穿对方的心窝才对。
  “你要知道,你得罪的可是帝剑山!!”
  杜方将冷笑收起:“帝剑山?真是……居然真把自己当成了人物,可笑之极。”
  听到他说出的这段侮辱言词,蔡旭龙的金色瞳孔中涌现出愤怒,但理智告诉他,此地不宜久留:“我会记住你的!”
  说完之后,他立马向帝剑山阵营的众人发出命令,“诸位,撤!”
  到了这一步,帝剑山的护山阵法已经被破除,留下来抵抗也毫无作用。
  事实证明,蔡旭龙在这边的威望不小,他给出的命令很管用,尤其是帝剑山本门的弟子,对蔡旭龙崇敬有加,无论他发布什么任务,即便当前要为他断后送死,也有许多人甘之若饴。
  在逃离的途中,蔡旭龙那阵心惊肉跳的感觉未曾消失,反而随着时间推进越发强烈。
  至于他身上的伤势……
  他觉醒【庚金灵体】好多年了,对庚金灵体有着很深的了解,除了会强化体魄外,庚金灵体在伤后恢复方面有独到之处。这才过去盏茶的功夫,刚才被洞穿的伤口部位便被快速止血。
  “终于选择撤退么?”
  看着蔡旭龙远去的身形、杜方没有选择追进,心中沉吟片刻,冷笑了一声:“要是就这么让你逃掉的话,那我现在暴露身份的意义何在?”
  以他的身份、在帝剑山这边潜伏了这么久,所谋划的、可不仅仅是击破帝剑山的山门。
  不过虽说他是宗师强者,但也只是宗师初期而已,要在宗师中期面前击杀蔡旭龙,难度非常高、蔡旭龙不是软柿子,【庚金灵体】是直接作用于战斗的特殊体质,实力要比同级武者强盛三分。再者说、他先前在战场上受的伤不全是假的,否则不会瞒过帝剑山众人。
  他的任务在刚才就算已经完成了,不用拼命去击杀围堵蔡旭龙,只要看准他的动向即可。
  ……
  失去蔡旭龙指挥,帝剑山阵营很快便落于下风,一个个倒在血泊里。
  没办法,他们这边本身就是弱兵伤将,没有多少战力,而“反帝盟”那边,光宗师强者便有六位,更是有两名宗师巅峰强者、若是有护山阵法周旋,还能抗衡一二,如今阵法被破,帝剑山这方彻底丧失了抵抗之力。
  有金莲教的弟子高呼“自己人”,正当那些“反帝盟”弟子面面相觑,不明究竟的时候,有人在旁边开口说话。
  “不用管他们,该杀就杀了吧……”
  张根巨和敖雪烈两人抬头望去,说话的那人正是杜方。
  “杜方……”
  对于杜方,敖雪烈和张根巨还有些印象、记得没错,对方好像是金莲宗的长老。
  若是换成金莲宗宗主,他们或许会顾忌一二,但对方不过区区的宗师初期,根本未将其放在心上。
  “杜方,你居然敢出来?”
  敖雪烈冷哼一声,若非是他察觉到个中有蹊跷外,只需两三拳,便可将对方击杀。
  宗师巅峰强者跟宗师初期的差距,就是如此巨大。
  杜方的表现很淡定,朝着这两位施了一礼:“在下肖明,特意恭迎二位到来。”
  张根巨皱眉:“肖明?你不是杜方吗?”
  肖明神色不变,解释道:“杜方只是我的代用名字而已,在下真名叫肖明。”
  “刚才,是你帮我们破阵的?”
  联系刚才阵法中感受到的异动,张根巨心思细密、很快想到了这点不寻常。
  肖明闻言点头:“没错,不过是顺手之劳,依照帝剑山当前的局势、本来便坚持不了多久……”
  敖雪烈是个急躁性子,懒得跟对方虚与委蛇、拖泥带水:“我管你是杜方还是肖明,老实交代,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对方的所作所为,确实是符合他们的利益,但谁能保证、对方不是包藏祸心?
  肖明没有意外、给予回答:“森罗教,宋广王殿下使者,肖明。”
  听到对方报出的家门后,敖雪烈和张根巨齐齐变色:“都天府……森罗教?”
  都天府,斩龙教的大本营所在地,府内共有三大教派,森罗教便是其一,他们两人自然有所耳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