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22 紫林郡事变

  【商店列表】
  天地无极石:刻录体质必需品。价值100000威望,存货量10/10个
  造化石:刻录天赋必需品。价值1000威望,存货量99/99个
  洗练石:洗去天赋必需品。价值1000威望,存货量99/99个
  通灵石:使用后可跟外界交流半盏茶时间。价值2000威望,存货量20/20个
  初级口才:稀有品质,说话层次分明,有理有据,三个可合成中级口才。价值2000愿力,存货量2/2个
  初级冷静:普通品质,逢事不乱、处变不惊,三颗可合成中级冷静。价值1000愿力,存货量2/2个
  ……
  时隔数月,商店中总算再次刷出了【通灵石】。
  不用多做考虑,体验过【通灵石】妙处的莫方,自是毫不犹豫地全部买下。
  当前拥有【通灵石】数量,三十五个。
  莫方当前总共有三十五个【通灵石】,用去的那五个里,有一个是他拿来当实验,另外四个,全是用在唐靖那小子生生。没办法,谁让那小子对于元气的操纵实在是辣眼睛,作为宗门祖师爷,莫方表示实在看不下去,所以利用【通灵石】传音给对方,教导对方如何在战斗中寻找敌方破绽,如何将元气进行调配、从而做到攻防兼备。
  除了【通灵石】外,其他商品全部都要买下来。
  现在的莫方财大气粗,在资源充足的情况下,自然不会吝啬。
  甭管能不能用得上,先买到手再说。
  指不定以后就能用得着。
  刷新出来的那两个【品质】、【口才】是第二次刷出来后,可以暂时先存放起来,留作合成用。
  而那个【冷静】不算少见,老大钟羽、老二方显鹤,这两人身上都有【冷静品质】,而且全是中级冷静。
  当前不需要为了完成主线任务,随意使用品质,暂时寄存到【储物列表】中,要是可以,莫方更希望能把【品质】提升到中级以上,再刻录在门人弟子身上。
  高级的话,目前看来有点难,商店中每个月才能刷出两种到三种【品质】。
  关键是这些【品质】的种类大概率不同,要想凑齐九个、升到高级,那不知道是要等到猴年马月。
  事实上,除了每个月刷新出来的【品质】外,【天地无极石】的存在,让莫方很是期待。
  根据系统介绍,【天地无极石】是用来“刻录体质的必需品”。
  换句话说,在这个系统中,【体质】是可以“刻录”的,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只要拥有足够多的资源,就可以量产特殊体质!
  可惜,目前还没有找到方法,估计是要到系统升级后、才有可能出现。
  正当翻看门人弟子列表时,意外察觉到其中的变化。
  “嗯?修竹那孩子晋级碎涅中期了?”
  莫方脸上露出讶色,
  正常情况下,突破到碎涅境,那不光是要体内元气达到饱和程度,更是要让自己的精气神保持在巅峰,全力冲击,碎而后成、涅槃重生。突破之后,充足的元躯肯定会受到创伤,光是疗养便要话很长时间,要想突破,少说得等个四五年,他要是没记错,这孩子修炼到碎涅期尚且不足两年的时间,怎么突然就突破了??
  “这么多天、没见这小子来给我上柱香,以前真是白疼这小子了……算了算了,有机会问问唐靖那小子,莫修竹不是长老,但他在宗门里有些地位,唐靖应该会略知一二。”
  他心中有了决定,重新闭目养神。
  莫方表现得很是豁达。
  活了近两百年,若是因为这点小事陷入纠结,怕是早该把自己纠结死。
  另一边,掌教钟羽、执法长老方显鹤、外务长老任长信、内务长老周炎、新晋长老苏殊词五人会聚在议事厅中。
  他们都是稳剑宗高层,此时汇聚一堂有要事相商。。
  “帝剑山,最近动作不小,金莲宗、流云阁,天刀门,疑似成为了帝剑山的附庸。”
  “藏剑派重新开山,代掌门刘若云晋升宗师境巅峰。”
  “龙剑宫发来警示讯息,我方追问无果,至今没有动静。”
  “道剑派召集在外游历的弟子归山,似乎是有所动作。”
  “紫林郡,隐藏着不安分……”
  钟羽垂眉不语、认真听着场下几人得来的信息汇报。
  “所有事件的源头,全部指向了帝剑山……”
  任长信眉头紧皱,他负责的是宗门外务,在情报方面最有发言权。
  金莲宗、流云阁、天刀门,这三家是紫林郡大型势力的垫底没错,但三家最少有两三名宗师庇佑。
  除此之外,能让龙剑宫、道剑派两大宗门感知到危机,绝非寻常。
  “掌门师兄,你看,我们该如何处置?”
  他的话音刚落,苏殊词紧接着出声:“师兄,我们是不是该把在外游历的弟子唤回来?如今紫林郡内暗潮汹涌,我担心……”
  苏殊词,便是前段时间、打开心结、突破宗师境的莫方爱徒、今日是以稳剑宗新晋长老的身份参加会议。
  她已年近百岁、不过当初进入破妄境的时间很早,如今仍是少妇模样。
  “苏师妹言之有理。”
  说话的人是周炎,他是掌管稳剑宗弟子元石、丹药的发放,又被称为“稳剑宗的财神爷”,性格沉稳,行事周正。
  听三位师弟师妹的发言,钟羽将目光投向旁边静默不语的方显鹤:“方师弟,你怎么看?”
  方显鹤此时穿着常年傍身的道袍,面露沉吟色:“你们有谁弄清楚,帝剑山搞出这些动静的依仗么?”
  要是没有足够的依仗,帝剑山怎敢轻犯众怒?
  其余几人纷纷摇头,表示不知。
  稳剑宗的底蕴终究不及那些开宗立派数百年的名门大牌,至少在获取情报方面远远不如。但从道剑派和龙剑宫的动作来看,肯定是有收到了什么内幕消息。
  讨论足足半个时辰,最后是钟羽发布最终决断:“告知各个部门,小心行事,元石矿等外部产业,可酌情收缩,同时加大看护力度,宗派内的生意放缓,货物先囤聚起来,留做他用……”
  苏殊词询问道:“那外出游历的弟子……要不要及时召回?”
  钟羽想了想,缓缓摇头道:“暂时不用,事情还没到那种程度,紫林郡的诸多变故,对他们而言也是磨练,不过可以把部分信息告知他们,碰到不能解决的麻烦,准许回山。”
  对于钟羽做的决定,场上其余人没有异议。
  近百年来,掌教钟羽具备的威严,仅次于他们的师尊莫方,师尊故去后,钟羽便是稳剑宗的主心骨。
  “还有……小师弟那边……”
  苏殊词小声地提醒。
  话题扯到了“小师弟”这个敏感词后,现场的气氛有些沉默。
  小师弟,莫修竹。
  同是姓莫,但跟师傅莫方没有血缘关系,是莫方在外捡来的遗弃襁褓。
  那时莫方修为达到宗师巅峰、然而数年不得寸进,加上膝下无子,便将莫修竹当做亲儿子般培养,莫修竹的表现倒也争气,天赋资质远超他那些师兄师姐,年纪轻轻便达到念动期,但因为莫方为宗门消除隐患,只身单剑杀上藏剑派后陨落的事耿耿于怀。想要钟羽杀上藏剑派替莫方报仇,却被钟羽训斥,一怒之下,离开了宗门。
  莫方没见到莫修竹来拜见不奇怪。
  他肯定想不到,因为要帮他报仇的事,对方早在半年便跑了出去,至今不知踪迹。
  钟羽叹了口气,淡淡道:“不必了,以修竹的性格,必定会选择避而不见,散了吧。”
  场上几位长老纷纷起身拱手道:“谨遵掌门师兄法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