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08 稳剑宗三代弟子第一人

  感谢十里栗铺、白骨郎君、任我痴狂疯傻的打赏!
  “有点意思啊,方显鹤这小子,平时在我面前恭恭敬敬的,没想到,他这手欲擒故纵……玩得挺顺溜啊。”
  莫方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心中感叹,当年那个小道童成长到今天这地步,生出唏嘘感。
  他不知道关于唐靖身上的前因后果,因此无从评判,但从目前来看,他给唐靖新添了三项特质,不算错误。以他如今的胸襟和心态,只要弟子不是大奸大恶之辈,福泽子孙,本来便是理所应当的。
  只可惜,现在连能陪着他的唐靖也走了,祠堂这边只剩自己一人待着,有些枯燥。
  莫方轻轻摇头,想了想,决定继续研究系统任务,看有没有突破口。
  对于他这种年纪的人来说,度过枯燥和乏味从来不是艰难的。
  曾几何时,他闭关突破宗师境,耗费了足足三个月时间,独自在修行室中独处。
  在那样的情况下,依旧毫无波澜,当前才过去多久?
  就是这个活动范围受限比较烦。
  按照系统给出的解释,莫方自身能活动的范围小、决定于系统的等级。
  待系统升级后,他才会有更大、更宽阔的活动范围。
  现在的话,莫方打算梳理脑中的记忆。
  他在年轻时游历四方,纵横紫林郡及附近几个郡百十年,见识阅历,远超同辈,以前是人老了,记忆力衰弱,可自从死去后、化身意识体,记忆力、思维模式重回巅峰状态。
  莫方行事向来稳健,未雨绸缪。
  为了宗门,为了宗内后辈,既然有机会,那势必要做出相应策划,如此一来,自然是有更多事可做。
  ……
  另一边,方显鹤早就不见了踪影,王彧则是带着唐靖走出祖师祠堂。
  呼吸着祠堂外面的新鲜空气,唐靖心知这关是过去了。
  他跟在王彧的身后,没有多做言语,两人亦步亦趋,旁边时不时的有宗门弟子经过。
  稳剑宗作为紫林郡五大剑派之一,弟子数量不算是最多的,但也有两百多号人,这么多人待在山上,碰见很正常。
  而此时的唐靖,仍然在回忆先前的场景。
  在面对方显鹤长老的质问,他发现,他的脑子变得非常灵活,嘴皮子也利索了很多。
  前者刚发问,下一秒,他脑海中便想到了许多说辞,包括方长老最后提出的那个问题,想到了起码有五种应答方式。
  其中两种较为中庸,中规中矩,两种稍好,可保安然无恙,剩下的那种,是通过方长老过往的口碑和作风,针对性地给出作答。稍冒险,但若是赌对了,将会极大地提高自己在方长老的形象。
  莫方选用的是最后那种。
  当时的场景经不起多作犹豫,果断选择了后面那种……现在看来,似乎是赌对了……
  努力他在祠堂的这几天,突然想通了很多事,同时意识到、他在过去行为处事上,确实有许多不妥。
  不知不觉中,出现了许多改变。
  “你在想什么呢?”
  正在思量间,耳边传来熟悉声音,抬头看去,只见王彧正面带笑容地看着自己。
  唐靖到底是少年心性,见此脸不由得一红,摇头道:“没有。”
  虽说王彧始终表现得很有善意,但以唐靖的性格,要想让他初次见面便信任对方,绝无可能。
  “你的事,我听说了。”
  王彧笑着说道。
  “啊?”
  唐靖抬头看着他,不动声色。
  王彧开解道:“你不用太担心,你是见义勇为,帝剑山是很厉害,但我们稳剑宗也不怵他们。”
  “可是……”
  虽说方长老的说辞,等同于是消除了他犯下的错,但经过这些天的思量,唐靖意识到自己犯下的错,为宗派带来多大的麻烦。
  “没什么可是,你知道,师尊为什么罚你吗?”
  “额……难道不是因为我废了帝剑山掌门孙……”
  “你这脑袋,怎么就不开窍呢?”
  王彧左右看了看,旋即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壶酒,给自己灌了一口,再把酒壶仓回去,擦了擦嘴,眼神看向唐靖,示意道:“你要不要来点??”
  “我不喝酒的……”
  唐靖连忙摆手表示。
  “行吧~”
  王彧轻轻摇头,仿若在可惜着什么,旋即他伸手拍了拍唐靖的胳膊,笑道:“总之,做得不错,有我当年的风采。”
  “当年的风采……”
  唐靖眉头微皱,王彧话题转变得有点快,把他拐得找不到方向。
  他对王彧的事迹就有耳闻,、宗门内有很多版本的传言,可王彧刚才说的那些,让他摸不着头脑。
  正想开口问个究竟,却发现王彧在跟旁边路过的宗门师兄弟打起了招呼,毫无架子。
  作为稳剑宗副掌门兼执法长老的亲传弟子,王彧在宗门里的地位极高,被誉为稳剑宗三代弟子第一人不仅拥有极高的天赋,在修为境界也是出类拔萃,而且他待人处事让旁人感官极佳,无论是比他年长年幼、或是境界高低,在宗门内有口皆碑。
  不光是稳剑宗内,即便是在宗外,也结交了大量的好友。
  望着身上像是在散发着光芒的王彧,唐靖目光微闪,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羡慕。
  “我送你去外门,顺便跟刘执事打个招呼。”
  九州大陆,大部分成型的宗门内部职责分配差不多,掌权者是掌门、长老,执事是下属辅助。
  掌门和长老不用多解释,宗门内身份地位最高的那批人,享受最高待遇的同时,是宗门的顶尖战力。
  更上面的,是太上长老。
  不过稳剑宗建立不足百年,莫方便是开山祖师,自然没有太上长老。
  执事负责传授外门弟子常识和入门法诀,通常是内门弟子自觉进阶无望,主动提出帮宗门出力。
  弟子的话,分为亲传弟子、内门弟子、外门弟子。
  外门由执事负责,外门弟子在通过考核后,有机会进入内门。
  内门弟子通常是由长老教导,但是这种指导、仅限于讲课,通过以一对多的方式,解答内门弟子的困惑。
  亲传弟子则是被掌门或长老看重,被引入门下、悉心教导。
  长老们的亲传弟子来源较多,可以是从外门内门的弟子中挑选,也可能是掌门或长老从外面收来。
  除了这些体系外,各宗还设有某些特色的职责,比如执法队……
  王彧口中的“刘执事“”,便是负责教导外门弟子的三位执事之一,念动境巅峰,执事有教化弟子的职责,可不是谁都能当的,要有足够的实力和阅历、才有资格担任。
  说实话,他没想到王彧会亲自过来,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朝他拱手施礼:“王彧师弟。”
  王彧很有礼貌地朝他回礼:“刘师兄。”
  刘执事比他早入门,今年四十多岁,叫他一声“师兄”不为过。
  唐靖则是站在王彧身后,一副唯王彧吩咐是从的样子,很容易给人“他的靠山是王彧”的错觉。
  不得不说,王彧的面子还是很大的,交代过后,连连称是。
  主要是有方显鹤长老发话,进行过简单的交接后,王彧拱手告辞。
  刘执事送走王彧后,回到厅中,眯着眼睛看向唐靖,脸上的肥肉颤了颤:“小子,挺横啊,居然敢把帝剑山掌门的亲孙子双腿给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