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53 未知的手段!

  “叮~任务已完成。”
  “破坏帝剑山的生力军,粉碎阴谋计划。
  任务状态:已完成
  任务奖励:愿力若干,威望若干,中级品质宝箱*1,修为丹*1”
  “奖励已发放,是否领取?”
  “领取。”
  这件任务是莫方前些天接到的,本以为只是简单的随机任务,但是没想到,因为这件任务会让稳剑宗连续损失三名弟子。
  不过武道修行之路本是如此,生生死死各安天命,包括莫方在内,没有人敢拍着胸脯说,不管前路多么艰难,自己必定能在追寻武道极致的路途中存活下来。
  讲道理,要不是有这系统相助,恐怕莫方早就变成了一抔黄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莫方本来就死了,他现在存在的仅仅是意识罢了。
  从系统给出的提示来看,应当是帝剑山对稳剑宗进行的某种密谋,而稳剑宗这边,应当是予以反扑,而且肯定是帝剑山那边吃亏了无疑,否则系统不会显示任务完成。
  莫方没有在现场,不知道事情的具体,但从蛛丝马迹中,隐约猜出了部分来龙去脉。
  他跟段寿可是老交情了,打过上百年交道,刚开始那八十年,全是是莫方摁着段寿打,后来段寿突破到破妄境,便再也享受不到那种快乐了,没想到自己徒弟却能再续辉煌。
  想到这里后,莫方露出了笑容。
  不仅是欣慰自家徒弟的成长,也是在嘲弄段寿的愚蠢。
  过去这么久,那老小子的智商依旧没能提高。
  莫方可能怎么都没想到,这次帝剑山的损失有多大,不光是段寿长子段麒陨落,包括来自斩龙教的破妄境强者,都被稀里糊涂地坑杀了。
  原因都是死于钟羽的算计,否则莫方必定会更加震惊。
  当年他在巅峰时期,别说是击杀破妄境强者,跟段寿打的那几次,能力敌是不错,可全程基本上都被压着打。
  但话又说回来,能在宗师境硬憾破妄境的,绝对是少数中的少数,《天地无极万物升华功》是很强,但强得是提升修炼者的元气浑厚度,战斗经验和对武学的应用,那全靠自身领悟和意识。同样的武学和元力强度,不同的人施展,战斗力自然不同。即便放到武道昌盛的郡府,那也是难得一见的武道天才才有资格自做的。
  “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
  莫方摇摇头,在这件事上,远在千里之外的他,起不到什么作用,最多给他们加个buff,战事相关,只能看他大徒弟钟羽的表现。
  二徒弟方显鹤前两天过来这边,给已故的“莫方”上香,并且坦露说要前往【玉山】协助师兄,参加会盟大战。
  对此,莫方没有给出回应。
  说真的,他总觉得方显鹤这小子是真的察觉出什么来,因此专门跑过来跟他说的这些。
  从他的模样来看,说话中气十足,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而且在他觉醒【龙源真躯】后,神光内敛,精气神幅度提升,想来用不了多久,便能突破到宗师巅峰。
  ……
  另一边。
  当段麒身死的消息传会帝剑山后,帝剑山掌门段寿震怒。
  要不是帝剑山宫殿上设下了许多防御结界,怕是整座宫殿都要在段寿的怒火下受到波及。
  有关那次战斗的具体细节,无从知晓,若非是段麒、宋扇他们那些人彻夜未归,派遣帝剑山弟子前往寻找,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发现那处没有被完全清理的战场。
  若段麒的死让段寿心中震怒,那么斩龙教执事宋扇的陨落,便是让他对此惊惧交加。
  在今日之前,恐怕谁都想不到,破妄境强者,紫林郡天花板级别的强者,居然会被人杀死!
  明明是派出去伏击的段麒、宋扇等人,最后却死在对方手里。
  而在这时,斩龙教柳章来访。
  柳章便是跟宋扇同来的另一位斩龙教执事,同为破妄境强者,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模样,气度不凡,此时面色阴郁,身上更是散发着让人窒息的气势。
  “段掌门,我需要一个交代。”
  看着身前的柳章,段寿在努力抚平情绪,然而目光依旧阴沉。
  “柳执事,段某死的可是最有潜力、最优秀的儿子,谁给本座交代?”
  “自是那‘反帝盟’。”
  柳章语气不善:“此事事关我斩龙教威严,还望段掌门能好好处理。”
  事实上,他跟宋扇的关系谈不上有多么亲密,不过他们两人在斩龙教属于同派系,以前在教内不算熟、不过在被上峰赋予使命,一起来到紫林郡执行任务,同为异乡为异客、两人是战友又是利益共同体、关系上自然要比以前亲近很多,如今听到他意外身死的消息,顿觉悲愤。
  “放心,本座会好好处理的,不过在处理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件事?”
  “什么事?”
  “抓出内鬼。”
  段寿的语气中充满阴冷。
  “抓出内鬼?”
  柳章挑眉,看向对方。
  段寿解释道:“这次计划是经由段某同意,按理说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但在这途中,难免有内奸将此事告知反帝盟的人。”
  除了谋划内容流逝,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原因。
  “所以,段掌门你的意思是,有内鬼将计划透露给反帝盟,然后反帝盟的人将计就计?”
  柳章若有所思,沉吟不语,似乎是在考虑这种情况的可能性。
  半响后,他抬起头,问道:“但段掌门你有没有想过,对方到底是如何击败宋扇的?”
  听到柳章的话,段寿微愣,他在听到段麒身死的消息后,只想到究竟是谁出卖了他和帝剑山,却从来没想过,明明有宋姓老者这位破妄境强者坐镇,对方是如何击杀他们的。
  段寿沉默。
  柳章沉默。
  久久理不清头绪。
  他们两人的武学天赋很好,毋庸置疑,然而在分析问题方面,两人都不擅长。
  “来人!”
  段寿对着门外喊了一声,没过一会儿,有位帝剑山弟子从门外跑进来,对两人恭敬地弯腰行礼。
  “参见掌门。”
  段寿深吸一口气,出声道:“让几位长老,董三年、毕胜、张赫过来议事……嗯,还有蔡旭龙。”
  “遵命。”
  那名弟子在接受命令后,以更快地速度撤离大殿。
  他刚才一直在宫殿外面守着,知道段寿此刻的心情非常差,片刻不敢逗留,生怕被波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