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43 引发众怒

  感谢逍遥闯天涯的万赏,舵主加一更,目前欠两更。
  感谢SB啊狗的2000赏,感谢流浪的废鱼打赏,感谢!
  “最近两天没听到什么动静,应该还没有打起来。”
  王彧骑在低速奔走的老马身上,无奈地抬头看天。
  此时天上繁星点点,晶莹闪烁着光芒,可惜天上那两轮月亮全被天边的云彩给遮住了。
  白天走在耕田地旁的时候感觉还好,到处能感受到丰收的喜悦,但到了夜晚时分,走在这种荒寂无人的山林处,那种萧瑟感油然而生。
  “不过我这点修为,似乎是有点不太够啊。”
  王彧有点苦恼,以他的聪明,自然知道,那样的战斗中,碎涅境只是菜鸡,宗师强者才是主流,至于破妄境强者,那完全是足以轻松跳出战场,虐杀全局,他这点修为,跑过去跟送菜没什么区别,但不管怎么说,如今宗门面临畏惧,他必须得赶过去。
  “糟心啊,好端端的打什么仗啊,这帝剑山也是,你都成五大剑派之首了,还想闹哪样?”
  说着,他擦了擦嘴角的酒,喟然长叹。
  在稳剑宗的三代弟子中,王彧的年岁不算大,实力也不是最强,然而在方显鹤的培养下,他谦逊有礼、平易近人,有方显鹤亲传弟子的身份,加上他展现出来的天赋,他的风头甚至盖过了掌门钟羽的亲传弟子张雅,得到了“稳剑宗三代弟子第一人”的头衔。
  这个称号可不是贬义,而是被所有人认可的称号,稳剑宗王彧,有口皆碑,这个评价也不是虚言。
  王彧心思玲珑,自然知道别人怎么想,但他更清楚自己的想法是什么,在他看来,“有口皆碑”这个词,未尝不是讽刺。
  这次出山,说是去找昔日好友、可那不过是他随便说出来的借口。
  “可怜了我这匹老马,每天赶路、累得不轻……乖啊,等明天我就找个好店家,把你卖了,不能再折腾了,再折腾,你就要废了……”
  王彧摸了摸身下的老马、这老马不知是不是听懂了他自言自语,打了个响鼻,继续朝着前面跑动。
  星光夜熠,夜风迷离,马蹄声逐渐远去。
  ……
  玉山“反帝盟”。
  会议大帐中聚集了“反帝盟”中的四十多家宗门。
  加上被邀请过来的散修宗师,让这本来就不是很大的帐篷显得很拥挤。
  不过在这特殊期间,没人会去讲究这些,没看见道剑派和龙剑宫的张根巨掌教和敖雪烈宫主,那些大型宗派宗主都不在乎这些,他们这些中小型宗门有什么资格哔哔?
  要是惹这些大型宗门的掌门宗主不爽,扭头就把你踹出去。
  帝剑山那边是肯定去不成的,要是再让“反帝盟”清除出去,那他们以后的下场可想而知。
  钟羽此时正坐在上首盟主的位置,最显眼的位置,正认真倾听眼前人的汇报。
  “有关藏剑派……”
  “帝剑山那处……”
  “帝剑山段麒……”
  为了搜集信息,也为了能知己知彼、探听到更多的情报,各门各派皆派出弟子外出查探。
  而眼前这位弟子,出身于稳剑宗,他负责的是统计整合由其他宗派探听提供过来的消息,在严明信息的准确程度后、再由他当着众人的面汇报给钟羽。
  信息全部是经过严格的筛选,没有确定的情况下,情报不得随意上传。
  “与此同时,帝剑山那帝剑山和其他宗派的人悉数集合。”
  说完这些,那名稳剑宗弟子闭嘴不语。
  按照稳剑宗的情报规定,获取情报的准确度,必须要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在没达到这个准确度的情况下,要将此情报打上备注标记。
  除此之外,提供情报的人,可以给出提供者的猜测方向,但不得用猜测的方式,干扰接收人的判断,容易产生误导。所以在汇报完所有的情报后,那名稳剑宗弟子立马止住了所有口风,没有任何言语。
  “帝剑山这什么意思?没有任何应对方法?”
  “这分明是没把我们发在心上啊……”
  “真是岂有此理。”
  听着这位弟子的汇报,旁边脾气比较暴躁的人已经在表达不满了。
  钟羽瞥了他一眼,当做没听到,看着眼前的自家宗门弟子:“还有什么要汇报的吗?”
  “暂时没有。”
  那名弟子再次躬身。
  “行了,那你退下吧。”
  钟羽朝他挥了挥手。
  那位弟子闻言直起身来、转身离去,脚下没有半点停留。
  也难怪他走得急切,这边的人全是紫林郡武道界中赫赫有名的存在,粗略看过去,少说有数十名,修为最低的都有宗师境,这么多宗师境强者,哪怕偶尔有两三人在不经意散发威势,便足以让寻常的武者胆颤,那稳剑宗弟子能扛着这么大压力,还把情报一字不漏地汇报出来,可见其心性。
  钟羽面色沉着,手指轻点座位把手:“各位,刚才你们都听到了,帝剑山欲与我方正面而战,我们该当如何应对?”
  “钟盟主,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帝剑山分明是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就按上次说的,跟他们打!”
  “我与黄山乃是至交,必当为黄山宗主报仇雪恨。”
  “跟他们直接干!”
  “……”
  在得知帝剑山的大蒜后,下面不少人纷纷直言,想着要跟帝剑山一战。
  事实上,在经过钟羽多次暗示,萦绕在盟会众人身上的压力减轻了很多,对帝剑山的畏惧感直线下降。
  对于这次联盟会战,众人心中其实没有多大的把握战胜对方,他们的势力确实是比不过帝剑山,但在钟羽的提点下,有了能战胜的可能性,只要稳剑宗、道剑派、龙剑宫这三家、能想办法拖住对方的那三名破妄境强者、时间越长、那么他们盟会胜利的希望就越大。
  也正是因此,他们才会群情激奋,甚至主动请战。
  下面乱哄哄地乱成一片,坐在上首位置的钟羽眉头微皱,伸手敲了敲面前的桌子。手指关节处裹了一层元气暗劲,通过敲击的声音,迅速扩散到四处。
  现场顿时安静了不少,很显然,钟羽的实力和他当前的地位,是受到场上众人认可的,自然有了威信。
  钟羽目光扫过四周左右,透着平和,随后轻轻摇头,淡淡地问道:“想跟帝剑山硬碰硬地打一场?说得倒是挺轻松,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样做会损失多少人?你们会有多少弟子在此地阵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