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韭菜时代 > 第38章 怒火

  两人在茶台前相对而坐,泡了一壶茶的功夫,陈晓伟问道:
  “斌哥呢,他在哪个屋?”
  许言浩也醒悟过来,说道:
  “他应该在财务室呢,我过去把他叫过来,”没等陈晓伟反对,他就走出了门。
  到了财务室后才知道,王志斌核对完最近一周的报表后,就到广泰酒店去开车去了。刚出去不久!
  昨天晚上,由于他们三人都喝了酒,他们也没找代驾服务,直接把车落在了广泰酒店的停车场了。
  回到会客室后,许言浩同陈晓伟说道:
  “老王,这人挺靠谱的,这不一大早忙完财务上的事情,就去饭店开车去了。
  “恩,见面第一眼,就感觉他是个实诚的人。”陈晓伟点头赞同然后继续说道,
  “可以呀许总,你这回找的这家公司不错,地方挺气派,前台长得也蛮漂亮,
  确实比原来的公司待遇好,要不我跟着你混吧。”
  “陈总,你可别埋汰我了,就我这小庙,你这尊大佛能看的上眼,
  你肯屈尊,我也不敢要你啊!,就我这儿,三千来块钱的月薪,估计你得嫌打脸!”
  许言浩瞥了一眼门口,不以为然的说道,
  “真缺人不?你和你老板说说吧,我义务帮忙,不要钱,”
  陈晓伟一本正经的回道。
  这可让许言浩懵逼了,他将信将疑问道:“陈总,没忽悠我吧?你真想来啊?目的何在?”
  “目的你还看不不来吗?肯定是为了美女呗!我看你家前台挺漂亮,叫啥名字,有对象没?”
  许言浩听后,嘿嘿一笑,翘起二郎腿说道:
  “果然若此,我就知道你无利不起早,美女的名字我知道叫刘思娜,有没有对象我就不得而知了!”
  “什么学历,多大岁数了?”
  陈晓伟一口就喝掉了茶盏还带着热气的浓茶,问道,
  这番话听得许言浩一愣,他缓声问道:“你查户口呢,问这么仔细,不会是真有什么想法吧?
  “打听一下也违法吗?我这不是考虑到,她是你公司的员工吗?
  万一不明所以的泡了她,给你惹了麻烦多不好!”
  陈晓伟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寸头,一付我为你考虑的样子。
  许言浩这回可真是觉得有些意外了,说道:
  “不对啊,以前大家介绍了那么多名媛淑女们,你都没看中,
  这回一眼就相中我这前台啦?这不是你作风啊!”
  “哥哥我岁数大了,想求安稳了,懂不懂?光这样单着,也不是个事情,总该让老人省省心了”
  陈晓伟依旧神在在的说道,弄得许言浩有些糊涂,一时间也判断不清楚他说的是真是假。
  许言浩略作迟疑,摸摸了自己光滑的下巴,然后面带贱笑的说道:
  “真对思娜有意思啊,我倒是可以给你们俩介绍介绍。”
  “介绍吧,我这社会主义四好青年的基本情况,就不用和你介绍了吧,”
  陈晓伟听到许言浩的话后,既未反悔拒绝,也不漏喜色,只是平淡的回复道。
  “那行,今天晚上你请客,我叫上老王和思娜,让你俩深度接触一下,咋样?”
  “没问题呀,地方你挑吧,要不还是广泰?”
  “别啊,光可这一地方去,好歹换家行不?”许言浩立即否决了陈晓伟的这个提议。
  “我对市里又不熟悉,你说吧,哪里都行,”
  许言浩倒是没有选择困难症,市里的大小馆子都很熟悉,张口说道:
  “就天一阁吧,那里的海鲜味道不错。”
  “成,海鲜就海鲜吧,四个人1000能打住不?”
  虽然决定了要破费,陈晓伟还是有点心疼的问道,
  “没问题,多了算我的!”许言浩一脸仗义的拍了板。
  感觉到上衣兜里的手机振动,他摆了摆手,打断了陈晓伟的话,说了一句,
  “我先接个电话”。就接通了手机,一听声音是蒋楠。
  蒋楠扯着个铜锣般的嗓音和他撕扯道:
  “B哥,有你这样子办事的嘛?收完钱,就把徒弟们扔到群里就不管了?
  现在都快一个月了,也没啥操作,对大家又不理不睬,
  现在大家整天管我要操盘计划,我有个毛的计划!有几个人嚷嚷着退群退钱呢,你说现在怎么办?”
  许言浩一听完,就噗嗤一下,乐了,哦了一声说道:
  “我以为有毛线的事呢,徒儿,你做为为师的首席大弟子,看来为师忽悠的本事,你是分毫都为学到家啊!
  现在期货市场上根本就没有太好的交易机,我们是做趋势交易的,这种震荡行情下我们怎么做?”
  蒋楠也赞同的说道:
  “对呀,可是谁你把牛逼吹的那么大,收费又这么高,换做是我,也不能交完钱后,整天傻傻的等着啊,
  而且你每天就在群里发那么一篇破晨报,也不和大家多交流!有人感觉上当,要求退钱也很正常!”
  “收他们一人5000还他妈嫌多?楠子,告诉他们,从今天起,咱们培训班涨价了!
  一万起步,谁要是没有耐心,没定力,非要自行操作咱们也不管,亏钱了活该,
  另外不是有要退群的嘛,你统计一下,谁想退群,给统一我登记一下,从今天起一周内可以退群,我全款退给他们,过期不后!”
  许言浩一听有人在群里还敢嚷嚷退钱,顿时火气上来了,简直是怒发冲冠啊,于是他不做考虑,斩钉截铁的对蒋楠吩咐道:
  “另外告诉他们10000的名额也是有限的,群成员到30个人后,继续涨价!
  入群的个人资产也要考察,让他们自行截图自己的股票和期货账户,总资产少于30万的不收!”
  许言浩感觉不过瘾又愤恨的加了两条规矩。
  本来嘛,跟着我“重生哥”混社会,还能亏待了你们,既然你们不珍惜运气,那就滚蛋。
  蒋楠一听许言浩这指示,打心底不是太赞同,心想:
  虽然2B哥,你上次做空金子是牛逼了点,但是也不至于膨胀成这样吧,
  但是这又不是他的群,收徒的费用许言浩也没有分给他半毛,他纯属帮忙维护这个群的人气,
  既然许言浩这么吊,不怕掉客户,那你说了算呗!
  于是他立马说道:“社会我B哥,人狠话也多!”
  许言浩被蒋楠的回答气笑了,于他语重心长的讲道:
  “小词挺硬啊,宁可错过,绝不能做错,这是我们的交易箴言。你也安抚安抚他们,
  你是大师兄。以后这方面的业务,我都准备交给你。收徒费咱们三七分。”
  蒋楠正在学校宿舍里穿着个裤衩子爬在床上,一边和许言浩便吹牛逼,
  一边看着其他几个同学在斗地主,听到徐彦浩这么说立马坐了起来,问道:
  “哥,你逗我玩呢吧?无功不受禄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咱们哥们那是多久的交情了,就帮你维护一下群,还收你的钱,就有点不仗义了”。
  许言浩说道:
  “挺好,你还知道无功不受禄,算是没有白上这几年学,谁他吗让你白拿钱了,想的美,
  这两天你组装几台配置台牛叉点的电脑,我告诉你怎么发广告加人,
  只有新拉近来的人,你才能从中提钱,一会儿把你银行卡账号短信发给我,我给你打过两万块钱去,算是启动资金。”
  蒋楠一听,知道许言浩不是开玩笑后,很是激动,马上开心的说道:
  “B哥,你放心,除了专业课以外,我其他时间就在网上泡着了,全力以赴,先给咱们招够30名学员,
  许言浩并没有因为蒋楠的表态而松懈,怕他嘴上没毛,办事不牢靠,又多叮嘱了蒋楠几句,这才挂掉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