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韭菜时代 > 第27章 收徒

  连续一周不搭理张婷婷,对许言浩来说也是一种煎熬,
  可是没有办法呀,谁让他选择了欲擒故纵这一招呢,
  这能怪谁呢?许言浩自己挖的坑,含着泪也得往里面跳,
  为了克制住主动联系张婷婷的念头,他选择了注意力转移大法。
  到QQ上发泄自己内心的苦恼。
  人毕竟是社群动物,有时候只有和人多交流,才能把自己的烦恼忘却掉。
  还别说,自从他满仓做空白银以后。
  许言浩在期货交易群里的地位,直线飚升。
  由于“洗澡哥”蒋楠,听从了许言浩的建议,也跟着他做空了一手白银期货,
  伴随着这一波贵金属的暴跌,斩获的利润颇丰,保证金已经翻倍了。
  蒋楠嘚瑟的不行,沉不住气,很快就把自己和许言浩满仓空白银的截图,发到了交流群里。
  这下子,引起的群里巨大的轰动!
  虽然他们的总盈利也不算多大,
  但是相对于他们动用的保证金来说,已经翻倍了,
  而且他们做空的时间,把握的非常好,刚建仓完毕,一周内就出现了暴跌!
  这到底是技术水平高,还是他们两个走了狗屎运。
  群里的大佬们莫衷一是,意见达不成一致!
  所以,许言浩刚一在群里冒泡,群里立马就热闹起来了!
  “逼哥粗现啦!大家快拿着小板凳出来抢座位呀。”
  “欢迎b哥莅临本群指导工作。”
  “B哥,你那15手白银空单现在平仓了没有?”
  “逼哥,有什么新操作计划没?给同志们分享一下”
  ………
  ……
  “还没有平掉呢,一直拿着呢。五一假期结束了,就打算清仓。”
  许言浩看到大家很热情,也赶紧回复道。
  “我操,还没有平仓,一共盈利多少了?”,网友“游游走走”询问道。
  专业亏损20年:“B哥,敢不敢带盘?让我们跟着你做?”
  乔布斯的苹果:“B哥,请收下我的膝盖,让我叫你声大哥好么?”
  ………
  ……
  ……
  许言浩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一战封神了,怪不得大家都想当明星,做网红,成大神!
  许言浩进群来,还没有怎么说话,群友们都已经沸腾起来,
  各种对他阿谀奉承的话,不要钱似的向许言浩砸了过来!
  不光只是吹捧,而且还有人哭着喊着,要给你做小弟!
  你说你爽不爽?
  反正许言浩是感觉现在的氛围实在是很爽。
  “唉,我也就是侥幸而已,如果弟兄们有相信我的,愿意跟着我做倒是也可以,
  不过佛祖说,真经不可轻传,我收徒弟要收钱的?”许言浩半躺在电脑椅上,开玩笑的写到。
  非常特别:@2B青年,刚赚了一把,就飘起来了?还开班收学徒?
  过期红酒:@2B青年,不允许在本群发广告,否则踢!
  看到屏幕上蹦出来的对话,许言浩微微一笑,根本不尿儿,
  笑话,把哥们踢出了群,是你们的损失,哥们还非愿意赖在这个破群里不成!
  许言浩也是诚心要找不痛快,在看到过期红酒的留言后,直接把自己的群名字改了:
  投机大师!
  然后在群里发布消息道:
  今日收徒,每人5000茶水费,有意者私聊,过期不后!
  这条信息发出去以后,没超过两分钟,许言浩就发现,自己被管理员“过期红酒”给踢了出来。
  “艹,这娘们真小心眼!”
  许言浩全然不顾是自己先挑事儿的事实,把责任全推给了人家!
  正当许言浩一个人在电脑桌前,对“过期红酒”愤恨不已时,
  它的电脑音响里,突然传来了咳嗽声。
  许言浩往右下角图标一点,发现两个人要加他为好友。
  他马上通过了验证。
  “B哥,你真的收徒吗?”一个网名为“宏宇机械”的好友向他询问道。
  “对啊,你真的想拜我为师啊?”许言浩试探的问道。
  “啊,有什么不可以吗?”
  “倒是没什么不可以,主要是你不怕我坑你啊?”,许言浩自己也有点心虚。
  他也感觉收费收徒不太好,毕竟都是一个群里待了很长时间的兄弟姐妹!不好意思下手!
  “你干嘛坑我?我看到你这次满仓空银子,挺大胆的。想让你带带!”,宏宇机械真诚的回复道。
  “那行,不过我是要收费的。亲兄弟明算账!”
  “这个没问题,你把银行卡账号给我,我网上转给你。”宏宇机械痛快的回应。
  “What'sTheProblem?就这么快就做决定了?”看到对方的消息,许言浩一个劲儿的摇头。
  另一个加他的QQ号,也是如此,两人没有多聊多长时间。一样问他要了银行卡号,要转拜师费。
  许言浩直接风中凌乱了。
  “师傅,钱已经给你已经发过去了。”
  紧接着许言浩就看到了一张转账记录的截图!
  他赶紧登录自己的网银,果然发现了两条刚刚才产生的转账信息。
  许言浩,稍作犹豫,就新建了一个群,取名“投机培训营”。
  然后把蒋楠和这新加的这二位也都拉了进去。
  蒋楠当时就在期货交流群里,知道事情的原因,他也没有想到这么快,许言浩就收了俩徒弟。
  一被拉进群儿,蒋楠就大叫道,快来拜见大师兄。
  经过聊天儿,他们互相了解到付款的两个人,一个真名叫宋晓龙;
  另外一个叫翟亚民。
  宋晓龙一个30多岁,翟亚民,40多,两人是做生意的。炒期货只是一个小兴趣。
  后来的一段时间里又有10来个私聊许言浩的。
  虽然没有立即寄钱,但表示出了拜师的兴趣。
  许言浩的脑子顿时活络开了。这不也是自己的老本行吗?
  代客操盘,有偿指导!
  尼玛,自己重生前的最后一份工作就是搞这个的呀!
  现在搞起,不是信手拈来的事情吗!
  关键是自己还有了新的优势:
  对于未来的股票,期货行情的预知!
  不像他原来工作的公司,纯他妈扯淡。欺骗客户交了高昂的会员费之后,
  瞎几把指导客户操作股票,专门追涨杀跌,互乱推一些热点类股票,害得有些客户损失惨重。
  所以才被客户举报,被经侦机关抓了个现行!一窝端了!
  其实现行的《证券法》,对于代课理财和投顾荐股这方面,只是对从业机构进行了规范,
  由证券业协会负责监督和行业内自律。
  而对个人这块尚未明确制定处罚措施。
  所以目前来看,也只能算是违规,但构不成违法。
  而如果个人通过了协会统一组织的考试,考取了从业资格证,
  并挂靠在某些持有咨询类牌照的机构后,那就更是合规了。
  这也是后世投顾导师业务猖獗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