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韭菜时代 > 第九章 请假?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靳文月双手合十,说道:“终于搞完了!”。
  当她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转向对面坐着的许言浩的时候,发现这家伙正单手托腮,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呢。
  “浩哥,我报表弄好了。”靳文月突然感觉脸有些发烫,赶紧移开了视线,避免自己的目光再同许言浩的目光相互接触。
  许言浩刚才一直都在观察着靳文月的一举一动,看到靳文月刚才羞赧的神态,心中为之一荡!
  “月月,你哪年出生的?”
  “啊?,我,93年的”,靳文月没想到许言浩张口问了这么个问题!感觉话题有点不太对!!
  “哦,92年的啊,”许言浩发现自己足足比人家大五岁,他是1987年生人。
  “和我妹妹同岁”,许言浩又接着说了一句。
  “浩哥,你还有个妹妹啊?”靳文月突然发现了新话题,赶忙切换了频道!!
  “不是亲妹妹,表妹,我三姨家的!”许言浩晃着脑袋,很随意的说道。
  “哦…”靳文月发现这个话题也没法继续下去了。
  “浩哥,我现在给你找请假单啊,”靳文月岔开了话题,从办公椅上站起来,走到了屋子角落的文件柜前。
  许言浩没理会靳文月,自己走到了靳文月的电脑桌前,拿起了,上面的鼠标,朝着电脑屏幕右下方的QQ图标一点,电脑界面上就弹出了已经登陆着的qq客户端,
  “月月,这个“冰淇淋月亮”是你的QQ不?”许言浩,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qq上的查找好友对话框。
  得到靳文月的确认后,许言浩直接用“冰激凌月亮”这个号搜索出了自己的,QQ,添加上了好友,并把他自己拉到了靳文月的同事分组里,备注上“浩哥”!
  “月月,我把你加上QQ好友了。”
  “哦,你要的请假单找到了,你要几张?”听到许言浩擅自做主加了自己的qq好友,靳文月有点不高兴了,连浩哥也不喊了。
  许言浩察其言,观其色,看出了靳文月脸上带着的不满,但是他丝毫不以为意。
  可以理解嘛,俩人本来就不是太熟,仅限于工作同事关系。
  许言浩今天又问人家年岁,又擅自做主,加人家的QQ,很明显就是:黄鼠狼拜年没安好心!想泡人家嘛!人家妹子当然要适当的保持一下戒心和距离了。
  “哦,给我拿三张吧,最近估计要经常请假。”许言浩一边说着,一边退到了靳文月的工位旁边上,继续等着靳文月的请假单,丝毫不觉得尴尬。
  撩妹子嘛,就要仗着脸皮上。你不赶着劲儿,往妹子身靠上靠,还怎么泡人家。幸亏这年代还没有“舔狗”一词。要不然靳文月知道他的想法后,估计会立刻鄙视起他来。
  许言浩,是不可能当“舔狗的”。他觉得“舔狗”和“硬往上靠”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自己的条件自己最清楚,先不说物质条件,就先说自己这颜值估计也就70分,到顶了!
  175的身高倒是还凑合,但是150的体重就稍微显胖了,再过几年,活脱就能长成一个中年油腻大叔。综合评价:一般人!
  许言浩看待“颜值”一事,还是很客观的,对别人如此,对自己亦然!
  再说说决定上层建筑的物质基础:
  家世:农村户口,父母半辈子务农,农闲的时候,进县城打零工。
  学历:湖城学院本科毕业。好歹算是个二流大学生吧。
  房产情况:有房无车,市里的房子虽然装修了,但是还有房贷。
  工作履历更不用提了,在中天光电这家私企混了快四年了。工资和业绩提成加起来,一年大概能到10万块左右。
  2013年时,在湖城这个四线小城市,年薪10万倒是能拿的出手,算是许言浩同学脱离了“屌丝”的队伍。
  许言浩唯一的大杀器是:重生级玩家!提前知道一些未来的事情。以及社会阅历比同龄人多了5年!
  这绝对是未来能让许言浩跨越数个社会阶层的大杀器!!有这个利器,前面的几项都不叫事了!可是你把妹的时候,总不能逢人就说我可不是一般人呀!我是重生一族!
  这是他的隐藏属性,不但不能说还得使劲隐瞒,绝对不能暴露。
  对比人家靳文月同学:长相甜美,皮肤白嫩,身材也可以。从日常的穿着打扮来看,家里可能还是个富裕家庭,两人相差五岁的年龄,许言浩上辈子没敢对人家动心思也是很明智的。所以即使是咱重生了,在还是蛰伏阶段,没有展露风骚的时候,要想泡人家妹子,也得使劲靠不是!谁让咱低调了!
  不过靳文月同学的腿有点粗,现在还带着牙箍没有取下,一说话就能看到,让许言浩有点可惜。“算了,先将就一下吧,”许言浩默默的劝了自己一下,“别太挑剔了,做人要不能太忘本!”。
  许言浩正在脑补自嗨呢,靳文月已经沿着尺子,撕下来了三张请假单,手往前一递:“给你,一共三张。”
  收好靳文月递过来的请假单,往兜里一踹,许言浩回了一句:“行,月月你先忙吧,我走了啊”。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综合办公室!
  靳文月往着窗户外许言浩的背影,思索了一下,然后摇摇头又继续工作起来。
  回到了销售副总办公室门前,许言浩,发现屋子的门又不关着了,里面的几把老烟枪又冒上了。
  刘海峰正在抱着个茶杯喝茶,
  看到许言浩进了屋说道:“打个电话怎么那么长时间,又干毛去了?”
  “泡靳文月去了!”许言浩神色坦然,毫不避讳。
  “艹,真的,假的?”其余几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这有什么值得说谎的,”许言浩看着大家满脸不信的样子,轻描淡写道。
  “大勇,那天我就说他俩有事吧,你还不信!”贾云彪立马朝着孙勇说道。
  “贾总,不是我不信,关键这不像浩子作风啊?”孙勇还是满脸的不相信。
  “贾总,我请半个月假啊,最近就不去东山省出差了!”许言浩冲着贾云彪说道!
  “啊,?请假?刚才不是在讨论你小子工作时间泡妞的问题吗?”贾云彪被许言浩这不合理的出牌方式震惊到了,差点把嘴里的烟头弄掉了,“什么原因,突然请假?”
  “刚才家里来电话了,我爸高血压犯了,需要输几天液,我妈身体也不太好,我想请几天假陪我爸输几天液。”许言浩撒的这个慌,天衣无缝。
  因为他爸爸确实有过高血压犯病的情况。他为此也多次请过假。
  “哦,情况严重不?住院没有?我们用不用过去去看看?”贾云彪问道。
  “不用,老毛病了,输几天液就没事了。”许言浩回答道。
  “那行吧,需要帮忙就给我打电话,别跟哥哥们客气啊!”贾云彪原则上同意了许言浩的事假!
  许言浩拿出兜里的请假单递给了贾云彪说道:“贾总,这是要的请假单,你看着给填呗”。
  包括贾云彪在内的一屋子人恍然大悟:“艹,原来这小子去人家小妮子办公室拿请假单了。这才合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