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韭菜时代 > 第25章 礼物

  “许大叔,你是做什么生意的?”
  冯倩夹起了一块春卷儿,放在盘子里,停箸问道,
  “我是做灯具行业的,婷婷,这个味道不错,你尝尝”
  许言浩觉得这个店里的炭烤羊排不错,赶紧也为张婷婷夹了一块。
  “谢谢了大叔,我自己来,”
  当着好友的面,张婷婷显得有点害羞。
  冯倩看到这幅甜死不偿命人的场景也稍微有点脸红,感觉这个大叔也太那个了吧。
  全当自己不存在呀。
  “五一放假你们去哪儿玩儿?有什么打算没?”许言浩问道,
  “啊,还没有想好,五一我可能要回家。倩倩,你呢?”
  “我也想回家,自从开学以来,最近都没回去过”,冯倩抬头说道。
  “嗯,那挺好的!可惜,五一我回不了家。”许言浩接过话茬叹气道。
  “为什么呢?你们不放假吗?”冯倩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低声问道。
  “我们这些人,除了过年以外,哪里有什么假期,
  地球不爆炸,我们不放假。
  宇宙不重启,我们不休息!”
  听到冯倩的问题后,许言浩立即正身端坐,抬起左手表态到。
  夸张的动作,把对面两人同时逗笑了。
  “噗哧,大叔,你可真逗”,冯倩也学着张婷婷管许言浩叫起大叔来。
  落下了竖在餐桌上的左手后,许言浩又不以为意的继续吃起菜来,顺便继续卖惨:
  “一点也不逗儿,业务狗的生活,伤不起,比单身狗还惨!”
  聊到单身狗的问题,冯倩就觉得这个话题有些超纲了,
  她转头看了看张婷婷,发现她自顾吃菜,不接话,她也就自觉的闭上了嘴。
  低头认真的吃起东西来!
  场面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人家别的餐桌上热热闹闹,时不时地传来爽朗的笑声,
  他们这桌一点声音没有,三个人各吃各的,谁都不说话。
  终于还是冯倩憋不住了,问出了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
  “大叔,你这大金戒指,很贵吧!”
  许言浩看着冯倩那一脸尴尬的表情,也知道她是没话找话,
  于是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左手上的戒指,说道:
  “不贵吧,你喜欢啊?送你!”
  吓的冯倩慌忙摇头,连说不用,内心却是彻底崩了,
  “这个大叔,看着挺幽默,实际上还是真不会聊天啊”。
  好不容易吃完了这顿饭,许言浩,拿起餐巾纸擦了擦自己的嘴巴,
  就从自己的座位旁边拿出一个袋子来,递到了张婷婷面前,
  “给你带的礼物,回学校后再打开”。
  “啊,大叔,这是什么呀?”张婷婷没有马上接过去。
  “我也不是太懂,据销售的美女说,这是一个什么韩国的品牌面膜!
  你拿回去试试,分给小冯同学点用,别自己全部独吞啊!”
  许言浩摸了摸鼻头说道。
  “哦,那行,我回头试试看,看你这面膜好使不!”
  张婷婷当下不再犹豫,接了过去。
  看到许言浩上了出租车后,两人朝他挥了挥手,等车子发动后便转身朝学校宿舍走去。。。
  “啊,这好像不是面膜啊!”
  “Iphone4s”
  看到已经露出的手机包装盒子,两个人都惊讶地张开了嘴。
  稍微理了理思路后,张婷婷赶紧给许言浩打了电话过去。
  此时的许言浩正坐在出租车上。
  看到手机上显示出了是张婷婷的电话号码,他嘴角微挑,接通电话问道:
  “怎么啦?婷婷,”
  “大叔,你这个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张婷婷直言不讳。
  “哎呀,没系啦,就系俄特意给你买的啦,你收下就好啦!”
  听到许言浩说话的声音突然变成了港台腔,让旁边的司机忍不住朝他侧目起来。
  “不行大叔,我一定要还给你啊,你回来拿吧。”
  “婷婷,我这个现在正要去客户那里谈事情呢,晚点儿,咱们再说啊。”许言浩正色回复道,
  说完他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啊!怎么能这样?
  张婷婷可不是一个随便乱收人家礼物女孩。
  她不可能在和许言浩才见了两面的情况下,就收下一件这么贵重的礼物。
  什么不贵?一个手机而已!
  你以为这是神豪文啊?
  主角的钱都是天上掉下来的,十万,百万的打赏女主播都不带眨眼睛的!
  你让那些书的作者给读者朋友们发个红包试试,
  看他们还有没有神豪的潇洒气度!
  许言浩在心里怼完某部分读者后,乘坐出租车来到了位于SF区的一个建筑工地。
  在这里有一批他卖掉的庭院灯和路灯,正在施工安装!
  他过来是想找甲方和施工队的人,了解一下,有什么问题没有?
  需不需要厂家提供帮助?
  虽然许言浩已经打定主意,不再中天光电继续干下去了。
  但是他还是准备利用自己在东山省的这段时间,把客户的资料和一些工程进度,汇总一下。
  到时候移交给来接手他工作的同事。
  许言浩一直以来都认为,人应该有感恩之心,
  这并非是他被公司的所谓的企业文化建设,洗了脑!
  而是因为他本就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
  在他刚刚毕业最迷茫的那个阶段,是公司接收了他。
  这么多年来,公司没有短缺过他一分钱的工资。也没有什么亏欠他的地方。
  虽然他也和其他员工,及部门闹过不愉快,公司管理层现在更是在大规模的发生内斗,
  但这一切均与公司无关!纯是个人问题!
  如果不是,他已经有了更大的理想,更更好的目标。
  他还真的不太愿意这个时候离开公司。
  毕竟人是一种感情动物。
  所以无论是出于从他个人感情的角度考虑,
  还是从履职尽责,站好最后一般岗的职业素养要求出发,他都想把最后的交接工作做好,
  与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好好地道个别,与公司好聚好散!
  不要以后在马路上遇到中天公司的人后,形同陌路。
  在和工地的负责人聊了一些灯具方面的情况后,
  他认真的记录下了一些施工当中,工作人员员发现的问题,然后才打上出租车趁着夜色回到了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