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韭菜时代 > 第八章 鸿门之宴

  滴!滴!滴!
  伴随着汽车喇叭的鸣笛声。中天光电的厂区的电动伸缩大门打开了。
  刘海峰降下了汽车的车窗玻璃向门口保安室的秦大爷摇了摇手。秦大爷也微笑着,点了点头。等着汽车开过去后,一按遥控器又关上了厂子的大门。
  “下车吧”,刘海峰把车子熄灭了火。坐在副驾驶上的许言浩,解开安全带,同刘海峰一起下了车。
  停车场距离他们的业务办公室也就30多米的距离。俩人没走几步,就到办公区的那排平房前。
  刘海峰和许言浩两个人径直走到了挂着销售副总铭牌的办公室的门前,门都不敲,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其实他俩的办公室在隔壁,但是由于业务员们在厂子里面待着的时间很短,大家从外省出差回公司述职的时间又不太一致,所以业务部办公室基本没什么人用。
  贾云彪的销售副总办公室就成了大家在厂子里的临时据点!
  “呦,今天烟袋锅子们全都在呢,”刘海峰一进门就发现屋子里面云山雾罩的,虽然后墙上的窗户开着。但是里面依旧是烟雾缭绕。
  发现这种情景,许言浩也就没关门,许言浩不太会吸烟,吸烟基本都是应酬事,刘海峰根本就不吸烟,闻到烟味儿就烦。
  “浩子,峰哥,你俩好基友,真是形影不离啊”。
  说话的是南河省的业务经理马永旺,由于许言浩和刘海峰关系一向挺好,每次到公司点卯之类的都蹭刘海峰的车,所以马永旺才会这样调侃他俩。
  没有理会马永旺的调侃。俩人各自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刘海峰朝着对面坐在老板椅上,叼着烟卷儿的贾云彪说道:“贾总,今天有事不,没事我一会儿就回家了,帮媳妇儿守会儿店。”
  “艹,刚进门就要走,屁股都还没坐热呢,老刘你真几把屌”!
  和马永旺坐在一起飞云吐雾的孙勇掐灭了嘴里的烟头,说道。
  就是这三位烟民,刚才把整个办公室搞得“乌烟瘴气”。
  贾云彪叼着烟卷乐呵呵的回答道:“海峰啊,我看你也别上班了,天天在家守着媳妇儿,得了。今天公司没毛事,但是我私人有点事,你们中午前,谁都不能走!”
  “贾总,什么事啊?”许言浩接过了话茬儿,问道。
  “陆老大,今天在公司呢!贾总,刚才非让陆总今天中午安排一下弟兄们,陆总没躲过,让食堂在单间里预备了一桌。”
  马永旺抢在贾云彪前面,先交了底。
  “贾总,牛逼,连陆老大都能坑!!”刘海峰听完后,恭维道。
  “坑个屁啊,本来我是想让陆总在市里安排一桌呢,没想到陆总抠门儿的不行,在食堂就把弟兄们打发了!”贾云彪心口不一的说道,
  “今天这个屋子里的弟兄们,都是哥哥我的嫡系啊,公司现在的风声,大家都知道不太对头吧,中午吃饭的时候,都机灵点,探探老陆的底,……”
  “浩子,你先把门关上,”贾云彪刚刚说完,孙勇就表了态:
  “管他鸡毛的想法,他刚来公司半年,就想动咱们,想的美!贾总,销售口上,小张,老宋他们那伙子人啥想法,咱不知道,这个屋子里的弟兄们绝对以你马首是瞻啊!”
  听到这里,许言浩的记忆再次翻涌出来,大家说的陆总叫陆波,是公司大老板---董事长于满福,亲自从南方某个大厂挖来的职业经理人,任职中天光电的总经理才半年多时间。
  由于整个LED照明行业在今年初,彻底进入了“红海阶段”,行业内,在产品,技术,价格各个方面疯狂厮杀,大,中,小厂,无一能独善其身。
  身为新来公司的总经理,公司事务的实际负责人,陆波肯定是鸭梨山大!
  在这种情况之下陆波想要在公司内部进行调整改革,也是大家意料之中的事情。
  不管是迫不得已,还是新官上任,必须要放火烧山,杀鸡儆猴,许言浩这些公司的普通员工,都不是太在乎。
  大家在乎的是:陆波要杀哪一只鸡,给谁家的山放火?
  今天听了贾云彪和孙勇两个人的话,许言浩明白了:原来从现在开始,陆总准备从销售部开始放火了。
  孙勇的表态绝不可能是一时兴起,应该是早就和贾云彪私下里嘀咕好的说辞。借着今天的场合下从孙勇嘴里说了出来!
  许言浩,是重生之人,早就知道接下来的一年里会有一场蔓延整个业务部门的改革运动,
  只是他前世毕竟是还是太年轻。阅历,城府均不够深沉,
  没有看出,陆波在厂区食堂里小范围宴请众人的那顿饭,就是场鸿门宴!
  陆波与贾云彪,不,或许是业务部所有人的战火早已烧起来了。
  只是当时的他没有觉察到,忽略了太多细节。
  刘海峰却不是开挂之人,听完孙勇的话后,稍感意外。没有立即表态,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老陆毕竟是初来乍到,不见得就会,搞什么风浪。”
  贾云彪刚要接话,许言浩的手机铃音却嘈杂起来:
  我赚钱啦,赚钱啦,不知道该怎么去花,我左手拿个诺基亚,右手拿个摩托罗拉……
  许言浩看了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歉意的点了一下头,说道:“贾总,你们继续讨论,我先出去接个电话。”
  电话是李毅打过来的,目的是让许言浩把银行卡号发过去,昨天两人信用卡刷出来钱到公司账上了,会计正准备给他转钱呢。
  许言浩当即把那他那张ICBC的卡号用手机短信发送过去。
  短信发出去后,许言浩站在办公室前面的空地上琢磨着:
  自己都马上要辞职了,还趟公司这摊浑水干毛?他们爱咋斗咋斗吧,哥们儿可不和你们玩了,我都鸡毛要走人了,就别到处树敌,瞎得罪人了!
  想到这儿,他扭头看了看,身后的销售副总办,转过身子朝着东边同一排的几间房子走去。
  综合办公室里,靳文月正在电脑前,一个人打印着上周生产车间的员工考勤表,突然听到有人在敲门,便随口说道:“请进,”。
  “小月,就你一个人在呢?”许言浩关上门问道。
  “啊,可不是,于主任,和娟姐她俩今天都有事,出去了。”
  看到进来的是许言浩,靳文月停下了手里的工作,在电脑椅上侧过身来问道:“浩哥,你有啥事啊?”
  许言浩其实早就从办公室门口旁边的大玻璃窗户中看到了综合办里就只有靳文月一个人,他才进来的。
  “没大事,我过来,拿几张请假单,你这有现成的吗?没有的话,帮我打印两张。”许言浩一本正经的说道。
  “肯定有啊,你稍等一下啊,我弄完这几张考勤表就给你拿。”弄明白了情况,靳文月转过头去,又开始打印起报表来!
  “没事,吃饭前,给我找出来就行,我又没啥事,”许言浩说完就很自觉地坐到了靳文月对面办公桌旁的电脑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