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韭菜时代 > 第十三章 交易所

  许言浩笔走龙蛇,一阵狂签,他一边签,一边心中暗笑:一个骗子平台,搞得还他妈挺正规。
  还真不是许言浩造谣污蔑这些现货交易平台。这种现货黄金交易平台本身就存在各种风险问题。
  现货交易平台本质是模仿期货交易的方式,对某种商品进行合约保证金交易。不一样的地方是,期货交易是客户之间,进行多空博弈。
  期货交易所,作为中立机构,对交易双方是否合规进行监督。
  期货合约到期后,继续持仓的双方有权要求在交易所的监督之下进行实物交割。
  交易所只收取较少的交易手续费用。一般只有每手几元,或者每手合约价值的十万分之几。
  期货交易所,严格控制期货商品的杠杆率,一般最多提供不超过15倍的杠杆,以降低客户爆仓的风险。
  而现货交易平台则不然,基本都是属于做市商模式,平台方亲自下赌场,客户和平台对赌。
  客户赢了,平台就输了。
  现货交易杠杆率非常高,尤其是黄金和外汇类交易,能提供100至200倍的杠杆,使得客户经常爆仓。
  而交易平台则在客户爆仓后,没收客户的保证金,作为平台的主要收入。行业的术语叫做“客损”或者“头寸”。
  同时平台还会收取手续费和点差。以及所谓的持仓隔夜费用。
  总之就是要加大客户在交易中的资金磨损。
  所以即使交易平台不恶意操纵交易数据,90%,以上的客户也肯定是会亏钱。交易平台通过收取,包括交易手续费,点差,及隔夜费等在内的,各种高昂的费用,不断的磨损客户的资金。使得本来应该是输赢比例为1:1的,零和博弈的交易双方,赢率不再均等。
  现在华夏国内的电信诈骗分子们,大多还在从事,“恭喜你,中奖了;或者是冒充银行,公检法人员”的比较传统的电信诈骗模式。
  过几年后,他们就会盯上这类现货交易平台交易模式。纷纷转型做起了现货交易平台。
  诈骗分子在网上化装成所谓的“投资分析老师”,带着客户进行交易,为客户指导操作。
  实际上是平台通过后台直接修改交易行情数据,先让客户小赢,待客户加大了资金投入后,直接让客户爆仓。而客户本人,不知道内情,还以为真的是行情如此,愿赌服输,白白被诈骗分子们,骗走钱财而不知。这种骗局俗称:
  “杀猪盘”!
  而还有一类现货黄金交易平台,做的相对还要正规些。注意仅仅是相对!!!
  它们其中或者确实是香港金银贸易厂的会员单位,拥有交易席位,可以联通设立在伦敦的金属期货交易所,与全世界黄金期货交易员进行国际化的期货交易。
  或者是借用,持有伦敦金属交易所会员资格的金融机构的交易通道,间接联通伦敦金属交易所的黄金期货进行国际化的期货交易。
  但是不管是哪类交易平台,它们通常都是采用一种名为:MT4的交易平台架构。
  调用追踪伦敦金属交易所的黄金期货或者白银期货交易数据(简称:伦敦金,or伦敦银),简单粗暴的套上自己公司的外壳,就谎称有自己的交易系统软件。
  许言浩选择的这家名叫FOXN的现货黄金交易平台就是稍微正规一点的,它确实有香港金银贸易厂的会员资格。
  但是一般客户的小单子,它根本不将单子报送给伦敦的交易所,而是采用做市商模式,自己和客户对赌。
  只有那些几十手以上的大单子,它才会接入伦敦金属交易所进行对冲。
  这样做还会产生一个问题,那就是客户进行的入金操作时,必须将人民币换成美元汇入它们在香港设立的账户户头,
  出金时也一样,客户向平台提交出金申请后,平台再从香港户头将钱转到客户的国内银行账户上。
  因此,资金转入,转出,到账的时间会有一定的延迟。
  许言浩原来只是打算今天来帝都开个户呢,没有想到要马上就入金。
  但是今天中午的时候,他在拍瓜贷上申请的4万元贷款到账了,至于其他两家网贷平台也先后给他发了短信:直接拒绝!
  许言浩稍微考虑了一下,觉得既然是自己已经下定决心要冒险做一次现货黄金,那所幸今天就直接入金算了。
  于是他又以不熟悉入金流程为理由,让赵丽丽陪着他,去了一家附近的中国银行,完成了汇款操作。
  等弄完这一切,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他早就提前预订了四点钟的回程车票,谢绝了赵丽丽再去公司坐会儿的邀请,赶忙打了一个出租车,直奔火车站。
  在火车上,许言浩给刘海峰打了个电话,询问他今天晚上怎么安排?
  刘海峰告诉许言浩,由于昨天中午几人才在公司一起吃过了饭,今天晚上就不再聚了。过段时间另找机会吧。
  回到了湖城市,许言浩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到了市区一家大型商超,采购起了战备物资!
  由于距离4月12日越来越近,许言浩,打算未来几天就准备长期待在家里,进行期货建仓了,
  他单身狗一只,不愿意做饭,有时候更是懒得下楼,
  这个时候,湖城市还有没后世那些身着各色制服,在马路上风驰电掣的外卖平台小哥,所以需要准备一些战备粮。
  许言浩从超市买了一大堆方便面,火腿肠,面包,脉动,公牛之类的食品饮料,带回了家中。
  随便从里面撕开了一袋面包,咬了起来,权当做是今天的晚餐了。
  吃完面包,他给在老家的父母打了个电话,关心了一下两个人最近的身体状况,然后告诉他们,明天自己会回老家一趟。
  和父母聊了半个多小时,许言浩想起了,前世父母为了他,辛苦操劳的样子,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许言浩暗暗地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的孝顺两位老人,不再让他们为自己到处奔波劳累,早些让父母过上衣食无忧,幸福安康的日子。
  可能是由于今天他一直在路上奔波,有些舟车劳累,也可能是他重生回来的这些天,精神一直高度紧张,如琴弦绷的太紧,才晚上八点来钟,许言浩就已经感觉到有些倦意,
  于是他拿出了耳机插在手机上,打开音乐播放器,随便选了首歌曲,就躺在床上了,聆听着悦耳的音乐,许言浩不一会就打起了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