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韭菜时代 > 第40章 伞形信托

  “融资杠杆太低,标的股票也太少。我们不考虑!”许言浩端起茶杯语气坚定的说道。
  “配资业务虽然是有些违规,但是很多客户还是有这方面的需求,
  所以公司倒是也可以为客户提供这项服务,但是需要提前说明的是,
  我们合作的机构虽说都是老伙伴了,账户也在我们的监管之下,但还是会有可能遇到一些风险,
  关于这方面,二位应该也有所了解吧?”
  郑书昌听到许言浩对融资融券业务颇为了解后,语气稍微缓和了些,
  又再次申明了一下配资的风险。陈晓伟对于两人的对话是一脸懵逼,只能一个劲的喝茶。
  其实两人所谈论的配资业务,简单来说就是一种借钱炒股的业务,
  出资方提供资金账户,配资方通过向该账户内打入一笔保证金,可以获得该账户的操作权限,
  而炒股的收益则全归配资方所有。
  由于这种业务被证监会明令禁止,所以双方通过签订一系列的类似收益互换的协议,
  来保证双方的利益,而且为了让配资方放心,通常还有券商在中间担保。
  散户想要杠杆炒股,除了配资,就只能通过融资融券了,
  这在A股市场是合规合法的,但是融资的资金杠杆很低,最高也不能超过两倍,
  而且还有股票标的限制,不是你想买哪只股票就能买哪只?所以真正的股民来说,颇为不太方便。
  至于融券做空,就更难了,很多股票,券商都没有券源!
  当然像天泰证券这种大券商,大多数小散的融券需求还是能满足的。
  这也是许言浩选择天泰这类大券商的缘由之一。
  许言浩当然清楚配资业务存在的巨大风险,除了本身违规外,对于客户方面更多的风险在于:
  如果客户操作账户大规模盈利后,配资公司可能会眼红,就如同现货公司那样,不给你出金。
  由于这种业务本身就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就算是双方最后诉诸公堂,
  最终客户也不见得能一定获得法庭的支持,出现这种结果当真是欲哭无泪!
  许言浩可不是一般的小散,他非常清楚后世大牛市的行情,以及现在一些股票的基本走势,
  大规模盈利是很确定的事情,所以他不能留存这个风险。
  所以当他听到郑书昌的再次告诫后,许言浩双眼一咪,微微一笑,才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配资确实风险太大,并不是我的首选项,我最想了解的还是伞形信托的起步门槛和要求?”
  “伞型信托!”听到这几个字的郑书昌如同老鼠被踩了尾巴,不再淡定,慌忙坐直了身子,
  “注册伞形信托的最低起步资金也要1000万以上,不知道二位了解吗?
  ”郑书昌两眼冒光,略作狐疑的追问道。
  伞形信托也是能杠杆炒股的一种方式,但这种工具比较麻烦,散户根本没法使用。
  它是通过借用信托渠道,设置优先和劣后两种理财份额,
  将优先级的资金出借给劣后级,或是炒股,或是做其他投资。
  而劣后级受益人本金将对优先受益人进行支持,在项目遭受损失时,
  劣后级受益人的财产将被用于优先人补偿,而取得盈利时,优先人按事先约定或只收取利息,或者是比例适当参与分红。
  这种模式需要设立信托产品,在证监会备案,是合规合法的,从而避免了类如配资的所面临的法律和道德风险。
  而且这种数目级别的资金,有可能获得券商免费提供的机构专用席位,可以更为快速方便的操作。
  虽然陈晓伟,听不懂两人的专业词语,但他还是被1000万的字眼给震惊到了,
  呛咳了一下,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大概了解过,郑经理如果我的资金很快到位,不知道贵司能让我这只信托多长时间能成立。”
  许言浩依旧是风轻云淡,波澜不惊的说道。
  “只要您方资金到位,最快两个月我们就能帮你设立产品。我们有自己的信托公司,
  只要签订了成立意向书,通过备案就OK。”此时的郑书昌完全换了姿态,略带恭谦的回道。
  信托项目的工作流程一般分为前期和后期,
  前期主要是筛选项目,尽职调查,初审,终审,银监会备案,资金募集,项目成立。
  而在成功募集到所需资金后信托公司将资金交给融资方,通过后期的跟踪,
  等到项目资金回笼后,按照约定将资金返还给投资人,则属于后期的工作。
  “那设立信托费用方面呢?”许言浩继续问道。
  “费用方面大概是:信托公司要给客户8个点的利息,它们自己收两个点的渠道费。
  我们这边不收任何费用,只收您万2.5的交易费。您看这样可以吗,我们先互相加个QQ,
  我把相关的资料给您发一下,您可以大体上先了解一下相关流程,还不知道二位怎么称呼呢?。”
  面对许言浩的问题,郑书昌没有丝毫不耐烦,反而尽心的解释着。
  “免贵姓许,大名许言浩,这是我朋友,陈晓伟!”,
  许言浩稍作了自我介绍后,继续说道:
  “郑总,我看你也比较投缘,可以直白的告诉你,这个项目我们肯定是要做的。
  也就是这一周内出结果。看看同哪家券商合作更合适一些,我内心是希望咱们能有合作的机会。”
  许言浩毫不拖泥带水的说道。
  “好的,好的,许总,我们非常愿意交你这位朋友,
  有什么需要了解的,你尽管开口”,在许言浩婉拒了他一同吃顿午饭的美意后,
  郑书昌前倨后恭,一路把许言浩两人送出了时代大厦!
  也不能怪他不顾及自己颜面,一付舔狗的尊容!
  要知道一家新设立的营业部,最为短缺的就是资产!
  面对有可能进来有几千万的资产的大客户。郑书昌无论再怎么跪舔,他都不觉得下作!
  他被省公司下方到湖城营业部来当总经理的时候,同省公司的老总们立下过军令状:
  保证三年内把营业部资产做到两个亿!三年两个亿的资产是营业部的盈亏平衡线,必须完成!
  现在已经过去了大半年的时间,营业部资产总计也没有超过2000万,
  没想到这一下就有可能进来上千万。这真是瞌睡了送他一热枕头,怎能不叫他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