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自创神话世界 > 第三十九章 取雨现!

  整整一炷香的时间!道二就这么硬顶着黑风的腐蚀。
  风尽,道二终于撑不住了,一屁股坐地上,衣衫褴褛,神色枯槁,梳成小辫的头发四零八落,裸露的皮肤上是暗绿色的小坑。
  虽然没有血流不止,但看上去却比那严重太多了,整个人看着好似精气神全都耗尽一般。
  柳挽儿强撑着眼泪,蹲下来轻拍道二后背,语气咽咽的说:“你,你没事儿吧?”
  道二勉强牵出一道笑容:“我没事儿。”
  他望了望龚仆,又对柳挽儿说:“你跑吧,用飞剑打穿一个洞!你能行的,我相信你。”
  “嘎嘎,好一个情深义重呢,不过,想跑,我答应吗?”龚仆邪笑着出声打断二人对话。
  说着便慢悠悠挪到二人跟前。
  “先前没细看,没想到还是个美人儿啊,等我把这碍眼货打杀了,我就去教教你成人之美,嘿嘿。”龚仆看着柳挽儿的娇俏容貌淫声笑道。
  柳挽儿满脸怒容,美目大睁,像是要瞪死龚仆一样。
  龚仆不以为意,伸腿狠踢道二一脚,道二躲闪不及,被踢翻在地,又狠吐了一口血。
  龚仆上前踩住道二脊背,嘲笑道:“先前不是大义凛然的要为民除害吗?现在怎么不吱声了?起来说话啊,我就站这儿,你用你那些杂耍戏法来打我啊。”
  道二面朝大地,被灌了一口泥土,用尽全身力气,抬起头对着龚仆的脸就“呸”了一大口浓痰!
  龚仆感受到脸上温热的痰,勃然大怒,出脚狠狠踢道二,出脚很重,每脚都踢的嘭嘭作响。
  柳挽儿目眦尽裂,却只能看着,她心里有无尽的怒火和悔恨,她恨自己为什么不好好修习,她恨自己为什么闲着没事儿要出来逛。
  “啊啊啊啊啊!老娘要杀了你!!!”柳挽儿忍耐不住,无尽的怒火填满心胸,她现在只想发泄出来。
  龚仆被柳挽儿突然的大吼吓了一跳,“叫什么叫,留点力气待会儿叫吧。”
  柳挽儿冷眼看着他,一伸手,远处被打落的飞剑就飞到她手里。
  龚仆这个眼神看着心里有点发慌,总感觉她要吃人一般。
  突兀的小雨落在龚仆脸上,冰凉凉的,他伸手一模,哦,下雨了啊。
  他脸色一变,心思急转,这可是在自己的困兽牢笼里,可以小部分隔绝天地,不可能有雨,这是哪儿来的雨?!!
  而且这雨为什么不落在那两人身上,有古怪!
  情形不对,他立即运转阴力覆盖全身,更是唤出六股鬼婴邪风护住周身。
  柳挽儿抬起剑指着龚仆,面无表情的轻声说:“这世间久旱,我有三尺青锋,想管你龙王取点雨!”
  “嘎?你在胡咧咧说什么呢?我啥时候成龙王了?”龚仆看到柳挽儿神叨叨的,感觉是自己神经过敏,过于谨慎了。
  正当他要收回阴力的时候,心里一阵抽搐,紧接着全身汗毛倒竖,头皮发麻,有大恐怖!
  绵绵细雨打在龚仆身上,龚仆大惊,我都已经阴气护身了,为什么这雨还能落我身上。
  柳挽儿单手持剑,往上一抛,这剑竟然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雨丝下落速度陡然变快,一滴滴的看上去竟像是一把把小剑,直冲冲的打向龚仆。
  龚仆脸色大变,又唤出两股邪风护在周身,而那些雨丝却视邪风如无物,飘飘然的穿了过去,打在龚仆身上!
  明明是轻若无物的雨丝,却直接穿过龚仆的身体!
  龚仆只感到身体阵阵清凉,好像有风吹进体内一般。
  而他的生命力却像崩溃的大坝一般,一泻千里!
  他睁大眼想说什么,只是一开口又是无数雨丝穿过口腔,透体而过。
  他张大嘴,什么也没说出口就倒地不起,雨丝未停。
  龚仆体内一股青烟飘起,虽是烟却有形,形如小人,面目也是龚仆样子,正是他的阴魂!
  反虚境,已经可以阴魂离体了,只是不能在外存活太久,不过龚仆是鬼修又不一样,他的阴魂可以存活很久,只要被他逃掉,他就有很多的时间来找一个合适的躯体。
  他还没来得及高兴,雨丝就打落在他阴魂上,阵阵裂骨焚心之痛刺激着他的阴魂。
  阴魂跪地出声,看样子是想求饶,可惜此时柳挽儿几近昏迷,根本听不见。
  雨丝跌落,纷纷打在阴魂上,一滴滴都从半透明的阴魂上穿过去,看着对阴魂毫无损伤,实际阴魂却变得越来越淡。
  半晌,阴魂消失!临近消失时,龚仆发出怒吼:“我诅咒!我诅咒你们俩…………”
  阴魂一消失,黑色雾气牢笼也跟着消失,一瞬间大放光芒,傍晚的阳光照耀在柳挽儿脸上印出点点红晕,她终于撑不住,抱着道二晕了过去。
  随着柳挽儿倒下,雨停了,她的飞剑也从半空中跌落在她身旁。
  王斧井本来是京都最繁华的大街了,但此刻很诡异的没有一个人,不,也不能说没有人,只是没有普通人。
  整个大街上都是持枪士兵,成小队的各自控卫着大街中心,虽然中心只有一团突兀的小烟雾,呈圆形,大概仅有一部电梯大小。
  外围是数辆从军区紧急调来的88D式主战坦克,09式装甲车更多,足足十辆,屏蔽雷达马力全开的工作着。
  上空四辆直-11巡回搜索着,无数的无人机也在上空被遥控指挥着。
  事情还是林天做的,道二出门时通知了他,说柳挽儿可能出事了。
  林天急忙叫来专家,查询柳挽儿的位置,果然失联了,又找到了失联前的最后位置。
  打电话通知道二,结果打不通,又让专家查道二位置,结果也在王斧井失联了。
  林天意识到可能出事了,通知了王斧井当地的警方让他们查看有没有什么特殊情况。
  心急如焚的他等不了了,就带了三五个卫兵往王斧井赶。
  到专家说的位置时,看见有一大群人围着,他叫卫兵遣散人群。
  走进去就看到一团黑色烟雾,不大,但是却毫不讲理的漂在空中,一动不动。
  周围的人群也是指指点点,林天皱眉,叫来卫兵把人群彻底赶走,还拉起了警戒线。
  直觉告诉他道二他们极有可能就是在这古怪的黑色烟雾中。
  那烟雾看上去没有什么奇异的,但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让人找来一只小鸡仔,轻轻驱赶进去。
  小鸡仔刚一接触那黑色烟雾,就抽搐着倒地了,一声叫唤都没发出!
  林天正想拉出来看看,结果小鸡仔的尸体瞬间腐成一滩黑水!
  尸骨无存只剩下黑水的小鸡仔成功的让林天遍体生寒,这黑烟碰不得!
  他想了想又让人拿来一个小型喷火器,士兵找来了,对准黑烟,按住扳机,一股蓝焰喷在黑烟上。
  黑烟毫无变化!
  直至喷火器没气了,黑烟都毫发无损,林天意识到这件事他可能应付不了。
  请求了上级后,再一次调动京都军区,紧急的驱赶了周围所有群众,如果按照平常这种大流量的人群没有三五天根本驱散不完。
  但这次他让所有士兵强行遣散的,如果坚持不走,那士兵会架着他走!没有商量的余地,一时间民意纷纷,网络上也谣言四起。
  这一次他事先让智囊团想好了对策,驱散人群所用的理由是有一伙武装恐怖分子潜伏在某栋大楼里,军方临时接管此地,准备全面搜索,恐有枪械争斗,所以驱散。
  为了这个谎言,军方还出动了军事考察团,会对所有的人进行简单的询问,尽量不留漏洞。
  时间一点点过去,两个小时后,黑雾开始慢慢变得淡薄了。
  临时来的专家发现情况,叫来了林天,一看,果然黑雾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
  一小会儿,极淡的黑雾开始剧烈摇晃,“退后,都退后,小心崩散!”林天大声说。
  黑雾并没有崩散,只是在淡的看不见后瞬息消散了。
  黑雾散去,地上出现伤痕累累的道二和柳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