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儒神在上 > 第78章 租房与赠诗
没有多长时间,一名看着五十多岁的男子便跟着小厮来到了这里,这名男子看到张兴泽之后,赶紧向张兴泽行礼。
  
  张兴泽让对方免礼,随即问道,“吴管家,出租的房子之中可还有空余的房子?不要太大,价格也比较适中,周围的环境最好也好一些”。
  
  吴管家说道,“回禀公子,正好有一套这样的房子出租,靠近烟雨胡同那边,挨着内城河,周围是杨柳飘飘,诗情画意,美不胜收,走一刻钟时间,就能够到达西湖边,实在是一处雅居!”。
  
  “价格也不贵,每个月……”。
  
  看到张兴泽的眼神,吴管家干咳了一声,说道,“每个月才一两银子”。
  
  小月说道,“你将这地方说的这么好,才一个月一两银子?你不会骗我们吧?”。
  
  这小月十三四岁,不韵世事的样子。
  
  但苏毅自然知道,这样好位置的房子,怎么可能只一个月一两银子?
  
  翻个四五倍估计都有可能。
  
  这位吴管家说一个月一两银子,是看在张兴泽的面子上。
  
  云韵显然也明白其中的缘由,她歉意的说道,“小丫头不懂事,还望张公子,吴管家见谅!”。
  
  张兴泽笑着说道,“我倒是觉得这小丫头天真烂漫的很”。
  
  随即他看向苏毅,说道,“咱们现在去看看房子如何?”。
  
  苏毅点点头,说道,“好,那咱们便过去看看吧!”。
  
  吴管家还有事,没有办法亲自过去,便派了一名小厮,带着苏毅等人前去。
  
  苏毅他们首先去了云韵,小月主仆二人居住的客栈,将一些行礼取了出来。
  
  其实也没有太多东西了。
  
  之前那些比较贵的绫罗绸缎也都已经被云韵卖掉了。
  
  拿了东西之后,苏毅他们来到了这处住处,乃是一座四合院一样的院子,面积不算特别大,但打理的很干净,临河的房子是二楼,可以看到一些渔船在河中打渔,也有一些兴致高昂的读书人坐船游河,一边欣赏着两边景色,一边与同窗好友探讨着诗词歌赋,实在是快乐至极的一件事情。
  
  “子恒,你可还满意这个地方?”。张兴泽笑着问道。
  
  苏毅说道,“我倒是挺满意,只是不知道云韵小姐是否满意”。
  
  云韵说道,“自然是满意至极的”。
  
  苏毅说道,“既然如此,那便在这里先住着吧,不知道房租该怎么交?”。
  
  张兴泽笑着说道,“这些我也不是特别的清楚,明天估计有人来说这件事情,我会让下面的人关注一下这件事情”。
  
  “多谢张公子!”。云韵微微欠身行礼道。
  
  “云韵小姐不用客气,你既然是子恒的……好朋友,那咱们也是朋友,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随时随地可以让你身边这小丫头来找我”。张兴泽笑着说道。
  
  他也没有久留,随即便与小厮告辞离去。
  
  苏毅说道,“我也不打扰云韵小姐了,我也告辞了”。
  
  “苏公子慢走!”。
  
  云韵说道。
  
  苏毅点点头,也离开了这里,等出了巷子,发现张兴泽还在这里。
  
  张兴泽笑着说道,“好你个苏毅苏子恒,现在都开始金屋藏娇了,据我所知,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想要为云韵小姐赎身,云韵小姐都未曾理会,如今竟然倾家荡产自己赎身出来与你相会,切莫辜负了人家的一片痴心”。
  
  苏毅苦笑起来,这件事情真是误会深了,他与云韵,哪有那么深厚的关系?
  
  而且,他与云韵总共也没有见过几次面。
  
  云韵是为了他才离开的百花楼?
  
  苏毅反正不相信这种事情。
  
  但苏毅也没有解释,张兴泽已经先入为主,再解释也没有用。
  
  苏毅说道,“燕云,今日之事,还要多谢你帮忙”。
  
  “哈哈哈哈,若是想要谢我,便将你那首《精忠报国》写出来送给我怎么样?”。张兴泽笑着说道。
  
  张兴泽知道,苏毅虽然作了《精忠报国》这首诗,但从未书写过这首诗。
  
  这首诗,乃是一首威力巨大的战诗。
  
  等文庙那边圣裁之后,天下读书人便有机会修炼这首战诗。
  
  不过,这首战诗品级应该会比较高,张兴泽还接触不到。
  
  哪怕接触到,想要将这种高等级战诗修炼到高深境界,也并非容易的事情。
  
  可是,如果张兴泽得了苏毅第一页《精忠报国》那就不一样了。
  
  苏毅的才气会加持在《精忠报国》这首战诗上面。
  
  随着苏毅越来越强大,这张写着《精忠报国》的宣纸上面得到的文气必将越来越强大。
  
  以后很可能蜕变成强大的文宝,而且拿着这张写着《精忠报国》的宣纸朗诵精忠报国。
  
  应该可以帮助他快速将《精忠报国》这首战诗学会,而且威力应该也会比较强大。
  
  一般都是第一次书写出来的战诗,战词,价值最高,第二次所写的战诗,战词,施加的文气就会大幅度下降。
  
  价值也会大打折扣。
  
  所以,张兴泽想要得到苏毅第一次书写的《精忠报国》手稿。
  
  以后,这张手稿是可以当成传家宝的。
  
  “当然可以!”。苏毅笑着说道。
  
  “好,咱们去楼外楼一座”。张兴泽说道。
  
  这里距离楼外楼不算远。
  
  二人来到了楼外楼之中。
  
  张兴泽点了一些糕点还有茶水,苏毅与张兴泽聊了一会儿诗词文章,同时也聊了最近杨胜军老元帅被彻底解除一切军务(之前还有闲职,现在连贤职都没有了)这件事情。
  
  二人都有些忧愁,北方蛮族一向凶残无比,如今杨胜军老元帅又被罢黜,北方蛮族必然会有大动作的。
  
  只是这些事情,他们注定无法插手。
  
  临走之前,苏毅将《精忠报国》这首诗写在了宣纸上面。
  
  并且在末尾写上。
  
  天元二年,苏毅写于西湖楼外楼,赠好友张兴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