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子妃奋斗史 > 第五二六章 人艰不拆36
“皇阿玛,您是皇上,不要总是跟小十他们学一些不好的东西。”胤礽被皇上的话说的心里一堵,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的难受。
  
  “臭小子,坐没坐相的,给朕起来!”皇上拿起手边儿的书扔到胤礽的身上,就看他无力的仰躺着,不为所动。
  
  “这军棋果真是个好东西,老大和老三来下了几盘儿,这东西明显更适合武将。老三在这上头可是半点儿赢面都没有。”皇上也不着急,慢悠悠的整理棋盘,嘴上絮絮叨叨的跟胤礽说话儿。
  
  “那是......老三十年前就是个书呆子,如今越发喜欢舞文弄墨了。”胤礽与有荣焉似的,说起这个头都扬起来几分。
  
  “听说瓜尔佳氏最近弄出来个什么茶馆儿?老四帮着跑了好些天?”
  
  “皇阿玛,瓜尔佳氏那就是挣个脂粉银子,小九和小十跟着去都给分了干股。”胤礽一翻身坐起来,眼睛直直的看着皇上,好像生怕他说出什么不好的话儿来。
  
  “老四呢?朕看他也跑的挺勤快的。”皇上低头把玩着手里的棋子儿,胤礽这个角度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
  
  “这个您得问老四去,瓜尔佳氏的生意儿子不管。”胤礽撅起嘴一副被抛弃了的失落表情,惹得跟前儿伺候着的李德全都低头憋笑了。
  
  “呦,这是被媳妇儿抛弃了?”
  
  “皇阿玛,下棋下棋。”胤礽撸起袖子摆出大杀四方的架势。
  
  “听他们几个说瓜尔佳氏那儿弄出不少好吃的,也没想着给朕送来?”皇上手里干净利索的挪动棋子儿,根本不给胤礽思考的时间。
  
  “皇阿玛,瓜尔佳氏的东西儿子还是那句话,好些食物相生相克,儿子真是不敢随便拿给您。”胤礽苦着脸看着棋盘脑子却全部在棋盘之外转悠。
  
  “朕这儿有太医看着,只管让人拿过来。”
  
  “皇阿玛,过些日子吧,毓庆宫的厨子被瓜尔佳氏派出去管铺子去了。”胤礽随手挪了挪自己的“正都统”替掉皇上的“副参领”,苦着脸解释。
  
  “这是下了大本钱啊,身边儿得用的奴才就这么送出去了?”
  
  “皇阿玛,瓜尔佳氏天天儿的鼓捣吃食,前些日子让人做了一院子的点心,说是什么研发新产品,生的熟的吃了一肚子,两三天没消食儿。”胤礽说起这个就一肚子火气,请太医来开了方子她嫌苦,一口不用,好几天睡觉都难受的直哼哼。
  
  “民以食为天,好吃是没错儿,做些小生意也无妨,只是不可与民争利。”
  
  “这个儿子跟瓜尔佳氏说了好些遍了,她弄出来的吃食外头还真没有,卖的就是一份儿新奇,过些日子有人做出来了她就得关门儿。”
  
  胤礽陪着皇上围着石子晴乱七八糟说了好些话儿,谁也没关注棋盘上的战况,就那么一盘儿一盘儿的下。胤礽心里惦记着毓庆宫里的石子晴,担心她生气,担心她哭,还担心她不想他,就那么一心好几用的输了个七零八落。
  
  “皇上,午膳送来了。”李德全趁着皇上和胤礽说话儿时候布置好午膳,这才过来请两人移驾。
  
  “胤礽,一块儿过来。”皇上抬着腿任由李德全伺候着套上鞋子,站起来往餐厅走,胤礽跟在后头犹犹豫豫的满脸纠结。
  
  “怎么?陪朕用个午膳难为你了?”皇上坐在主位看着胤礽一步一挪的往过走,没好气的斥道。
  
  “儿子这不是想着您刚说的事儿吗?”
  
  “朕刚才说什么了?”皇上挑眉看着胤礽,他打进了乾清宫的门儿就心不在焉,他刚才说了什么他能知道才见鬼了。
  
  “皇阿玛,您这儿伙食改善不少啊,这道水煮鱼看着就挺好吃的。”胤礽抿着嘴去一旁被伺候着洗了手,坐在皇上身边儿看着水煮鱼连连赞叹。
  
  “这不是毓庆宫的厨子做出来的吗?”皇上白了胤礽一眼,低头开始用膳。
  
  “是吗?应该又是瓜尔佳氏鼓捣出来的。”胤礽拿起筷子当先示意身后伺候的奴才夹了一筷子水煮鱼到他碗里,这才慢慢品尝。
  
  “怎么样?”
  
  “嗯,味道有些淡了,鱼肉应该再嫩一些......”胤礽吃了不少水煮鱼,即便他没有味觉也能吃出跟石子晴弄出来的不一样了。
  
  “以前没吃过?”皇上见不得自己儿子为一个女人跟他打哈哈,一点儿余地都不留的戳破他的话。
  
  “儿子对这些不甚在意,许是真的吃过,一时记不清了。”胤礽被皇上的口气一惊,眨眨眼陪着笑说。
  
  “小十倒是有些孝心,若不是他拿着方子去找厨子做出来,朕哪里吃的到这个?朕跟着你真是半点儿口福都享不到。”
  
  胤礽听着皇上的话儿,只觉得自己牙根儿痒痒。他和石子晴一向想着平平淡淡过日子,不愿意事事出头儿,更不愿意被人说用一口吃食换得皇上恩宠,这才没有送方子或者吃食给皇上。可这一切都被小十这个傻小子打乱了。
  
  “皇阿玛若是爱吃,儿子回去就让瓜尔佳氏写了方子送过来。”
  
  “你确定瓜尔佳氏听你的?”皇上挑眉笑看着胤礽,满眼不相信。
  
  “儿子怎么说也是太子啊,毓庆宫里头谁敢不听儿子的话?”胤礽憋着气硬挺,在外头怎么着也得要点儿面子不是?
  
  “那朕就等着了,尝尝这个汤,秋冬要多用些进补的汤水。”再怎么说胤礽也是皇上的亲儿子,打击力度有所保留,该关心的还是得关心,指着前头的汤让人舀一碗给胤礽。
  
  胤礽这半天早都坐不住了,石子晴把得用的厨子派出宫去了,大厨房的菜式她又都不喜欢,也不知道午膳吃了没有,吃的好不好?
  
  皇上哪里看不出胤礽如坐针毡的模样,吩咐奴才一个劲儿的给胤礽布菜,没一会儿胤礽面前儿的碟子和碗都装满了。在皇上的视线压力下,胤礽只能咬牙忍着焦躁,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填东西,可碟子里的东西半天也不见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