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有了金刚不坏 > 78

  南宫玉看见林辉,目光冷然。此女,因上次瀑布下水潭一事而对林辉仇恨极深。眼下,看见来救自己的竟然是自己最恨的人,她心中五味陈杂,不知是何种滋味。但她可以很明确的是,即便林辉救了她,她也依旧恨他!发自骨子里的仇恨。
  “你若再向前半步,我就杀了她。”中年文士惊慌道。
  林辉冷笑一声,低沉道:“你是柳汉文的父亲?”
  “我是柳知府招来的幕僚。”中年文士回道。
  “既然你不是那位狗屁知府,你走吧!林某不为难你。如若你再为虎作伥,说不得林某要把你的小命留在此地了。”林辉淡然道。面对一位凡人,他有权说这样的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有能力掌控眼前二人的性命。
  中年文士的生死,在他的一念之间,也在林辉的一念之间。林辉要他死,他便死;要他活;则能活。此时,林辉愿意放他一条生路,那么生死便在中年文士的一念之间了。
  中年文士惊疑不定的看着林辉,暗自思量了一番,试探着问道:“你说的是真的?你不杀我?”刚才亲眼目睹林辉杀人不眨眼的手段,在中年文士眼里,林辉简直就是一个魔头,专门杀人的大魔头。否则,他不会脑子烧坏到做出命人拿一把刀架在南宫玉的脖子上。威胁林辉的事。
  “哼!你若再废话,林某可就反悔了。”林辉冷哼一声,语气陡然森严起来。
  “走……我走!”中年文士心底一颤,哪里还敢再停留,立刻撒腿就跑,身子剧烈的哆嗦着,刚跑出没有多远,就摔了一跤。由此可知,林辉在这位中年文士心目中该是何等的可怕!
  那位家仆也惊恐的扔开刀,紧跟着中年文士落荒而逃。
  林辉此时心情极度压抑,无心去调戏南宫玉,隔着几步之远,伸手隔空对着南宫玉划了几下,也不见他的手上带着什么利器。但随着林辉每划一下,绑在南宫玉身上的绳子就断掉一截,几下之后那些绳子彻底断开散落于地。
  整个过程,南宫玉未说一句话。面色冷然。
  而林辉也没有心情说话,瞥了眼南宫玉,就径直朝着一个方向走去,一点理会南宫玉的想法都没有。
  “我知道萧蓓和王老虎在哪里。”南宫玉看着林辉的后背,不知为何,竟突然开口说道。
  林辉止步,低沉道:“我知道,不需你说。你还是回家吧!日后遇着打不过的人不要逞能。”言罢,又继续朝着神识扫视时发现的那处地方行去。他走得很缓慢,似乎每一步都含有千钧般重力似的。
  南宫玉看了眼林辉的背影,仇恨的眼神中,似乎因为林辉刚才说的那一句而生出一丝异样来,脑子里不断地浮现出“不要逞能……不要逞能!”来。但转瞬间,脑海里又出现在瀑布下水潭中洗澡时所发生的那一幕。
  仇恨中,仿佛蕴含了一丝怨气。
  林辉继续往前走,不多时进入一间房屋里。没有任何征兆的,突然对着一面墙壁挥出一道灵力,那面墙壁轰然崩塌,露出里面另外一个隐蔽的房间来。
  在房间里,只有两人。
  王老虎和萧蓓。
  两人平静安详的躺在地上,并未用任何东西绑住身子。二人处于昏迷中。
  林辉扫过二人的身子,立即发现了蛊毒。此种蛊毒,竟没有因为慕阳的死去而丧命。蛊术,果然可怕!
  但在林辉一位筑基期修士面前,要驱逐出种在二人身上的蛊毒并非难事。
  约莫顿饭时间,林辉便帮萧蓓和王老虎解除蛊毒,从而离开那间房屋。
  王老虎这厮,醒来时还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丫的,记忆还停留在美人居的温柔乡里。而萧蓓看见林辉时,瞬间就哭了,猛地扑进林辉的怀里,痛哭了好一阵,直到意识到旁边有王老虎时,才戛然停止。
  三人刚出那间房屋,就迎面碰上南宫玉。此女,紧跟着林辉来到了这里,没有返回家里去。
  林辉没有看南宫玉一眼,目光一扫,发现一位家仆时,身子一动,欺近那位家仆,探手掐住对方的脖子,冷喝道:“你们知府老爷呢?”
  “我……我不知道!大侠,饶命!这不关我的事啊!饶命啊!”那位家仆语无伦次的哭求道。
  林辉眼眶里寒芒一闪而过,再一次问道:“你们知府老爷呢?”语气中,透着森森寒意。仿佛此位家仆若撒谎,就立即小命不保的样子。
  “大侠!小的,真的不知道老爷在哪里了啊!”家仆缓了口气,终于镇定一些,脸色发苦的继续哀求道。
  “哼!”林辉冷哼一声,甩手将那名家仆扔开,没有击杀此人。罪不在这些家仆,况且此位家仆又不像那位看守大门的家仆一般,在林辉极度不爽的情况下还来招惹他,那不是自寻死路么?
  接着,由于视线所及之处再也看不见其他家仆,林辉只能神识扫过整座柳府,发现一位家仆时,他就立即身子一晃,掐住对方的脖子逼问柳知府的下落。
  对于这种敢草菅人命的官员,林辉最是痛恨。毕竟,这是世俗界,有国法,不能随意杀人。不像修仙界,强者为尊,命如草芥般不值钱,只有不断地强大才能活下去从而叩开长生之门。
  所以,对于柳知府,林辉非杀不可。
  抓了一个个家仆,依然无果。林辉不由皱眉,此时他问遍了柳府的大部分家仆,却无一人知晓柳知府的下落。
  再次,林辉身子一动,又一位距离上一位被抓家仆不远的家仆落入林辉的手里,“你们知府老爷在哪里?”
  同样的问题,已然问了几十遍。
  “刚……刚才您……抓的那位就是!”这位家仆慌乱的指着林辉所抓的上一个家仆说道。
  闻听此言,林辉眉头一皱,面色冷冰冰的。抓着此位家仆,并没有松手,而是直接闪身来到上一个家仆身前,一把抓住此位家仆。此位“家仆”怨毒的扫了眼刚才指着他的那位家仆,但嘴上却没有说半句话。
  林辉不知晓谁是柳知府,但他知道再去抓一个家仆来问时,立即就能辨出真伪来。
  于是,一手抓着一个家仆,林辉身子一点地,几个闪身之后,来到一位家仆前,冷冰冰的问道:“这两人,谁是你们知府老爷?”
  “他是。”这位家仆慌忙的指着那位假扮成家仆的柳知府,面色一狠的说道。
  此等时刻,他哪里还在乎什么忠诚?小命要紧。只要能将小命保住,知府死了没死与他们何干?况且,往日里,他们没有少受这位知府的痛骂和棍棒招呼。眼下,有人将他收拾掉,这些家仆自然乐意之极。
  “大侠,饶命!饶命啊!”那位假扮成家仆的柳知府立即惶恐的求饶道。眼中的恐惧显露无疑。
  确认此人是柳知府后,林辉松开手将那名家仆放走,然后面色阴冷的看着柳知府,说道:“留你在世上,只会为害世人。”
  随即,“咔嚓”一声脆响,柳知府的脖子被林辉瞬间捏断。
  死去的柳知府,脸上升起一抹死亡之前的怨毒之色。那双犹自睁开的眼眸,含有恐惧、不甘和怨恨。
  柳知府一死,其独子柳汉文也死去。柳府,顿时更乱。
  但这不是林辉所在乎的。对于害人的官,少一个世间便干净一分。
  杀了柳知府,林辉的心轻松了很多。在府内找到萧蓓三人,便四人一起回去南宫府。路上,四人没有说半句话,以至于气氛显得很沉重。
  正在走着路的四人,眼看着就到南宫府了。但林辉却是突然止步,面色惊疑不定的眺望一个方向,一颗心陡然狂跳起来,内心极为不安的样子。
  “发生什么事了?”萧蓓看见林辉神色不对,亦跟着止步,忧心问道。同时,抬头看向林辉所看的方向,并放出神识。但以她练气期六层修为的神识,此时却是无法看出什么来的。
  王老虎也停下来,眼巴巴的看着林辉。而南宫玉则冷眼看着,脸上挂满寒霜。
  林辉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神色越来越凝重,催动神识,努力向更远一点的方向“看”去。片刻后,林辉神色大变,猛然对身边三人说道:“快走!”随即,也不管南宫玉是什么态度,放出狂妄剑,袖袍一卷,将萧蓓、南宫玉和王老虎带到狂妄剑上,御剑飞往南宫府。
  “御剑飞行啊!老子这辈子终于尝试到御剑飞行了,真是太激动、太兴奋了!”王老虎站在最后,仰首嚎啕大叫道。这厮一点危险的觉悟性都没有。
  南宫玉一个愣神间就踩在了一把巨大宽阔的飞剑上,瞬间就窜到高空中,心神不由大震。御剑飞行,这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事情,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世上真有神仙?此时,在南宫玉内心中,产生了自出生以来从未有过的震撼!来自灵魂的震撼。睁着一双大眼,看向前面的林辉,她眼眸中的异样愈发的浓重。
  萧蓓扭头看向一个方向,但见起码有两千以上的人正在不断地朝汉水城赶来,速度奇快。而在这两千多人的前方,正有八人御剑缓缓飞行,其中两人飞在最前面,六人在两人后面成环形御剑飞行。顿时,萧蓓脸色发白,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喃喃道:“他们竟然真来了?”
  有八人能御剑飞行!也就是说,至少有八人的修为是在筑基期以上的。而自己一方,只有林辉是筑基期修为而已。在萧蓓的眼里,一个筑基期修士如何是八个筑基期以上修为的修士的对手?故而,她一时间心乱如麻,慌成了一团。
  “那是……怎么那么多仙师?我的妈呀!”嚎叫了一番的王老虎,才突然发现那边方向有两千多人朝这边迅速急行而来。
  “哎哟!”
  蓦地,王老虎痛苦的大叫一声,“痛死我了!”
  只见王老虎跌坐在南宫傅的一处院子里,摸着屁股,大声喊叫。而林辉控制着狂妄剑,让萧蓓和南宫玉安全着地,方收回狂妄剑。
  “前辈,您真是太偏心了!小虎子从飞剑上跌落下来,痛死了。”王老虎一瘸一拐的,似乎从飞剑上跌落下来受伤极重的样子,艰难的走到林辉面前,哭诉道。
  “丫的!再废话,大爷就把你扔出汉水城外,让那些魔军把你给杀了。”林辉恶狠狠的怒瞪一眼王老虎,烦躁的说道。对王老虎,林辉彻底无语,恨不得一脚踹开这厮。将他扔下狂妄剑,还是便宜他了。这丫的,竟然还敢废话?
  “是是是,小虎子不说话。前辈……”王老虎胆颤的缩回脖子,恭顺的说了一句后,霍地脸色陡然大变,双目圆睁,脸上满是惊恐之色,战战兢兢的问道:“魔……魔军?前辈,那些人是魔?”
  “你以为是什么?”林辉翻了翻脸皮,无语的说道。
  确切的说,那些来自玄荫山脉的魔军,有一部分是被魔化的修士,另外大部分都还是修仙者。但那些修仙者已然投靠了魔化的修士,也就归为魔了。
  紧接着,林辉对南宫玉说道:“估计还有两炷香的时间,那些魔军就会来到汉水城下。你赶快去叫大家逃命吧!”
  南宫玉也不是扭捏之人,知道现在形势紧急,没心思想那么多。眼下最主要是逃命。但她对林辉的仇恨依然在。冷冷的瞥了眼林辉,她连应一声都不愿,直接跑向后院通知大伙逃命了。
  “怎么办……怎么办?魔,是魔啊!这下子完了,老子要死在汉水城了。”王老虎惊慌失措的来回走动,喃喃道。浑然忘记了屁股上的疼痛。
  “他妈的!”林辉怒视王老虎,抬起脚狠狠地朝他的屁股踹了过去,“丫的!给大爷安静点!再烦躁,就直接将你扔给魔军。”
  王老虎顿时痛叫一声,也由此从惊慌中清醒过来,骤然想到还有林辉,猛地冲过去一把将林辉抱住,哭求道:“前辈啊!您可千万不要扔下小虎子啊!小虎子来生愿做牛做马报答您。”
  “我操!”林辉暴怒。全身灵力鼓荡,突然一震,将王老虎给震飞出去,跌落在四五丈之外。
  “奶奶的!大爷怎么会认识你这么无耻的家伙。”林辉看着躺在地上挣扎着要站起来的王老虎,郁闷的说道。
  “林辉,咱们能逃得出去吗?”萧蓓突然开口问道。内心的焦急,全部不加掩饰的呈现在脸上。
  “怕什么?有我在,死不了。”林辉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安慰道。虽说如此,他也没多大把握的。毕竟,这些人之中,只有他有自保之力。萧蓓才练气期六层的修为,随便一个筑基期修士就能要了她的命。其他人更是不堪,那些魔军一旦到来,必将血溅汉水城。但凡有不投降者,直接是杀!!
  若是没有前面那两个结丹期修士的话,林辉就不会如此紧张。毕竟,以他目前的实力,配合二十三枚妖丹的话,在筑基期修士中绝对是无敌的存在。如今的修仙界,身上能拥有两件灵器的已经算是很有背景的人物了,而林辉身上灵器级别除黑水莲外还有一柄等阶只为四品灵器却拥有恐怖杀伤力的魔刃,以及两件不知是何种等阶的紫魔葫和魔剑。
  可以说,除黑水莲外,林辉身上的灵器都是魔器。当然,也可能不只是灵器而已。有可能等阶更高。毕竟,林辉也不知道紫魔葫和魔剑的等阶。还有破开墓碑时得到的一件魔甲,究竟是何种等阶也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