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千亿爹地宠妻忙 > 第152章:各自算计

  苏落轩原本想着直接把人拉黑算了。
  他堂堂苏家大少爷难道还跟一个相亲对象置气吗?
  更别说秦真真这短信来的也挺无厘头的,自打上次吃过饭之后,他后面根本就没有再联系过她好吗?
  忽然发个好人卡?
  怎么地?
  想刷下存在感还是想刺激他?
  挺着苏落轩的吐槽,沫沫心中对这个小姑娘更加不喜了。
  倒不是说觉得她想要攀高枝有什么问题,就是......这人似乎不仅仅是眼神不太好,脑子好像也有点问题。
  虽然许连城条件是要比苏落轩好一点,可一个离过婚的老男人和一个没正八经恋爱过富二代,换做正常人都会选那个没有谈过恋爱的富二代吧?
  (许连城:老男人?谁?)
  还有,一边凹人设,一边又恨不得对方把自己全部身家都捧出来,是不是有点......
  “不会吧?她喜欢许连城?”
  “她疯了吗?”
  苏落轩夸张的说道。
  沫沫斜了他一眼:“你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诡异呢,好像喜欢我们家先生是很丢人的事哦?”
  苏落轩:“不敢不敢。”
  “行了,反正你也不喜欢她,也不用太再议。”
  沫沫说完,便发动了车,准备下山了。
  虽然苏落轩已经及时调整了心态,但‘云霄飞车’给他的阴影太大了,车子一发动,他脑海里哪还有有什么真真啊,满脑子奔腾的草泥马。
  待到回到了市区,他也忘记秦真真这事了,就没删。
  ***
  寝室里。
  秦真真捧着手机发呆了半个小时。
  她发那么一条短信并不是闲着没事。
  虽然当时被气得不行,但过了这么几天,加上杨枚又在一边说了些苏落轩曾经的辉煌(和家世无关,比赛得奖什么的),让秦真真忍不住又联想了许多。
  所以,她才发了那么一条信息。
  她甚至都想好了后果。
  1.男人会恼羞成怒,进而骂她。然后她在大大方方的解释一通,然后。进一步催动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2.这自恋男脾气大,直接把她拉黑了。
  然而.......
  这都过去快一个小时,她既没有收到回复,也没被拉黑(因为她还能看到他的朋友圈)
  ”真真,我出去吃饭啦,你要喝奶茶吗?我给你带。”
  杨枚在收到A君出发的短信后便起床化妆了,虽然两个人还没确立关系,但双方都是有好感的,对于约会,她是期待的,眉眼上都带着笑意。
  作为她的闺蜜,秦真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替她开心。
  但......
  想到杨枚给她介绍了一个坑货。
  她就.....
  (苏落轩:?)
  像是啃了一颗大柠檬似的又酸又胀。
  “不是昨日才见过吗?今天又去?枚枚,你该不会真想和他在一起吧,他可是凤凰男啊。你小心你家里他借着你家里上位!”秦真真摆出了一副我为你好的架势,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杨枚怔了一下,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人......
  可是她介绍给自己的啊!
  当时她可不是这么说的。
  秦真真迎着杨枚那一双清澈大眼睛,心头一虚,瞬间便意识到了自己说错话了。
  张口想解释,但又怕杨枚起疑心,因为她当时给杨枚介绍A君,的确是存着私心的。
  虽然她也把杨枚当成了自己朋友,单是她依旧妒忌杨枚,妒忌她家有钱,可以不用担心工作和生活,妒忌她长得好看,哪怕脾气有点小任性,也有很多人喜欢她,还愿意宠着她,明明每次她和杨枚的考试成绩差不多,但班级里选三好学生,选班干部的时候,大家也都会把票投给杨枚,虽然最后杨枚为了她弃权了几次。
  但,秦真真一点都不觉得感动。
  她觉得,这都是她这七年来忍受杨枚大小姐脾气应得的。
  眼瞅着杨枚要开口,秦真真一把拉住了杨枚的手。
  “枚枚,对不起,我刚刚有点激动,有些语无伦次,A君他不是凤凰男,他是个非常有能力的人,人也很不错。但.......但是你们两个家庭背景到底有些悬殊,你又单纯,我害怕你被他骗了,毕竟你们认识太短了,他就这么频繁的约你,我,......我感觉你最近总出去都没有时间和我在一起了。”
  秦真真说着,还恰到好处的挤出了两滴鳄鱼的眼泪。
  杨枚虽然对好友刚的话还心存疑虑,但看好友都快哭了,又大部分是因为担心自己,她忙放过来安慰秦真真,让她放心,自己是不会胡来的。
  “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去吧?你一个人在宿舍也没事做。”
  杨枚想到秦真真在的脚刚好,拿外卖也不太方便,便邀请秦真真和自己一起出去。
  秦真真有些异动,但一想到A君那天的话。
  便拒绝了杨枚的提议,不仅拒绝的了,还给杨枚出了一堆歪点子,比如故意色......诱之类的——好看看A君是不是正人君子。
  听的杨枚满脸通红,几乎是逃一般的出了寝室。
  看着她仓皇离去的背影,秦真真眼底闪过一抹狠戾。
  蠢货。
  这都是你逼我的。
  ***
  孙家建材厂。
  经理办公室内。
  冯宁远正一脸讨好的坐在沙发上,任由面前的未婚妻对自己破口大骂,脾气好的像是个泥人似的。
  “爸!”
  “人家都欺负到我头上了,你就任由他这样吗?”
  “冯宁远!你还没有心啊,没有我们家,你能在云城落脚吗!”
  孙小美一边哭,一边用力捶冯宁远,虽然是女人,但暴怒之下攻击力量翻倍,饶是冯宁远皮厚,也被她打的直哼哼。
  但,他依旧没有反抗,就在那里坐着,只是藏在学袖子的手,不断捏紧,似乎是在用极大的力气隐忍着。
  “行了,瞧瞧你的样子,跟个泼妇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离了男人不能活呢!”
  虽然同样无法接受马上就要结婚登记的女婿忽然反悔,但孙父并没有和女儿一样直接崩溃。更不会对冯宁远拳打脚踢,万一把人打伤了,他要赔偿怎么办?
  精明的孙父很淡定,他只是用阴冷审视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冯宁远,等着他的说法。
  “冯宁远,你最好能给我一个我们都接受的理由,不然,我不保证你以后会面临什么。”
  冯宁远暗暗在心头呸了一声——
  就凭你?
  老子可是要当海家上门女婿的人。
  还怕你?
  但。
  他虽然打算去海家一展宏图了,却也不放过孙家这块已经吃到嘴边的肥肉,孙家虽然体量不大,但是孙家在村里有好多地呢,他可是听说了,洛城马上要建新机场,政府征地就准备征地那块呢。
  这不仅仅是肉,而是一块大肥肉啊。
  “是啊宁远,你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不所以不想拖累我所以才要和我分手的,你放心,虽然我孙小美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是绝对不会嫌弃你,虽然你不能陪我走完我的一生,但我会给你送终的。”
  冯宁远:“.......”
  [○・`Д´・○]好想掐死这个笨蛋哦。
  心理MMP,面上冯宁远依旧是那副一往情深的模样,他不着痕迹的抽出自己被孙小美抱住的胳膊,然后淡淡道:“我没有得绝症,我只是.......”
  他再三确认了一下四周没有外人听墙角后,把自己的计划合盘突出了。
  是的。
  他打算联手孙家,然后一点点把海家给蚕食掉。
  虽然说如今的海琳琳不管是从样貌还是气质上都秒杀孙小美不知道多少条街,但他自卑啊,一个自卑的男人怎么能允许自己女人比自己强大呢。
  更别说,海琳琳的上面还有个深不可测的大舅哥。他虽然对自己的智商和能力有信心,但面对那样一个男人,他深深的明白,他和他之间的距离,大概有两个太平洋那么遥远。
  孙父没想到冯宁远居然是因为这个要和孙小美分手。
  而且还说要把他们孙家打造成洛华国真正的豪门。
  孙父下意识看了自己女儿一眼。
  孙小美遗传了他的基因,皮肤黝黑,眼睛也小,虽然整了容,但最多,也就是一般水准,10满分的话,顶多5分。
  说冯宁远为爱冲昏了头脑,他不信。
  见孙父并没有被自己描绘硕大蓝图冲昏头脑,眼里甚至还带着戒备,他的心略微沉了些,其实他也很怕猪队友的,比如孙小美这种,简直就是当吉祥物都觉得她多余,所以,他才会选择孙父在的情况下开口。
  一方面是比较好谈,另外一方面,也是想让孙父出面震慑一下自家的‘神兽’。
  “你怎么能证明,你不是在忽悠我?或者编一个借口不想和小美结婚,还有,我并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海家,云城一线家族里,好像也没有海字打头的,我也没有百度到。”
  那是因为,海家根本就不混国内!白痴!
  你百度不到是因为你不会看外网!土老帽!
  冯宁远暗暗在心理把孙父给鄙视了一通,然后走上前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文件给孙父。
  孙父不傻。
  也有野心。
  不然也不会明明知道冯宁远是头狼也要往自己家引,就是为了能有生之年见到孙家不停壮大,他可以走到哪都被别人仰望。
  在看到冯宁远递过来的资料后,他就知道,眼前的便宜女婿并不是随便在给自己画大饼。
  “可是那个海小姐长得很好看啊!”
  “好看能当饭吃吗?娶妻娶贤,我冯宁远心目中的妻子,可只有你孙小美一人,岳父如果不放心的话,我可以马上把我名下所有的东西都转给孙小美,并立下个合同,只要您肯和我联手,以后我们的孩子姓孙。”
  “你确定?”
  孙父深邃的眼睛里忽然爆发出了一道光。
  如果说刚刚冯宁远画的大饼他只是有点感兴趣,那么现在,他听到这话,是真的心动了。
  他为什么要给孙小美招婿。
  不就是因为自己年轻受了伤生不出来吗?
  如果有个孩子的话。
  那.......
  “当然,我们可以请律师。”冯宁远认真的说道,藏在衣袖里的拳头又紧了紧。只不过刚才是因为觉得屈辱在隐忍,而现在,则是胜券在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