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陈苍生苏倾城 > 第8章

  
  张云辅忽然跪地,让周围的警员,一个个都吓的目瞪口呆。
  
  而张云辅自己,内心更是惶恐不已!
  
  那枚令牌,已经让他猜到了陈苍生的身份!
  
  拥有那枚令牌的,全国仅有一人。
  
  便是那个敕镇北方,统御三十万虎狼之师,被国朝授予国之重器称号、华国军界的当世神话,北境尊主!
  
  这位北境的军中至尊,杀一个微不足道的沈家少爷能如何?目空法纪又能如何?
  
  在整个华国,他之言语,即是正义,即是国法,即是法纪!
  
  别说杀沈家少爷,就算现在杀了自己,谁又能将他如何?
  
  相反,自己死在他的手里,还要背上一个叛国罪名!
  
  企图击毙北境尊主,这不是叛国是什么?
  
  张云辅跪在地上,心中简直是惶恐至极,不断磕头请罪,道:“尊主,是我的错,竟然不长眼的冲撞到了您的大驾!我实在罪该万死,请尊主降罪!”
  
  说罢,他不断的磕头请罪。
  
  但此时的悍马车内,一片沉寂。
  
  张云辅内心瞬间一片冰凉,冷汗和鲜血止不住的从额头上滴落下来,整个人如坠深渊。
  
  就在他觉得等待自己的将是雷霆责罚的时候,陈苍生的声音仿佛从浩渺的九天之上传来:“念在你没有完全迷失本心,今天的事,饶你一次,再有下回,去法场上领子弹吧。”
  
  张云辅心中既是惊喜,又是惭愧,急忙感激道:“谢谢尊主法外开恩,以后我一定安分守己,不敢有任何渎职!”
  
  一旁的王慕清见到这一幕,皱皱眉,冷喝道:“尊主既已发话,还不快滚?!”
  
  张云辅这才回过神来,满脸谦卑的说:“是是是,我这就滚!”网首发
  
  王慕清冷哼一声,说道:“记住,要是敢把尊主的真正身份泄露出去,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听懂了吗?!”
  
  张云辅急忙保证说:“您放心,事关尊主,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
  
  王慕清满意的点点头,再不去理会惊惶难定的张云辅等人,直接迈步走上悍马车,绝尘而去。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张云辅目送着这辆悍马车离去,内心总算安定下来,脸上则是说不出的庆幸。
  
  今天,自己真是在鬼门关上,生生走了一遭啊......
  
  一想到这里,他心里又涌起一阵欣喜。
  
  自己能有机会见到这位军界的当世神话,真是一生中的最大的荣幸!
  
  放在平时,这份殊荣,便是金陵的市长,都没有这个资格!
  
  他忍不住喟然长叹:“北境尊主,当真是如传闻中的那般,仿佛亘古星空,照耀的我华国境土,无限光明!”
  
  ......
  
  悍马车直奔着云顶山别墅而去。
  
  陈苍生坐在车里闭目养神,年轻的脸在阳光中,尽显锋芒冷意。
  
  很快,云顶山别墅便近在眼前。
  
  这里任何一套别墅,价值都在七八千万以上,可谓是寸土寸金,而且四面环水,映衬着湖光山色,美不胜收,别有一番韵味。
  
  露天泳池,健身会馆等一应奢华设施,更是配套齐全,凡是能住在这里的人,其身份背景皆很显赫,非富即贵。
  
  普通人家,连仰望这里的资格都没有。
  
  陈苍生一路来到了这里,很快便见到了自己的妹妹陈清音。
  
  此刻,陈清音哪怕素面朝天,却依旧漂亮动人,配合那玲珑婀娜的身段,足以令无数人为之倾倒。
  
  在陈苍生的记忆之中,当年这个妹妹,俏脸之上,时刻都挂着高傲清冷之色,便如同站立在云端上的玄女一般,遗世而独立,唯有在家的时候,才会露出笑容。
  
  而现在,却再也看不到当年的半点痕迹。
  
  有的,只剩下对世事变迁之后的辛酸无奈,憔悴不堪。
  
  陈清音看到陈苍生,眼神之中流露出一股炙热。
  
  五年来,她的人生都是黑白,唯独陈苍生的出现,给生命增添了本该有的色彩!
  
  陈苍生眼看憔悴的妹妹,心疼的开口道:“清音,当年的你,自信高傲,不将金陵其他豪门的子弟放在眼中,怎么如今的你,会变至如此......”
  
  闻言,陈清音对此只能抱以无奈,随后叹息一声,道:“二哥,我们都不是当年了......”
  
  当年,陈家依然是金陵第一豪门之时,她在任何地方都会受人尊敬,自然心高气傲,可以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
  
  毕竟再古老的家族,又岂能比得上那时正如日中天的陈家?
  
  不过,豪门陈家烟消云散之后,事到如今,她若是再留有那般心思,只会丢人现眼而已。
  
  “清音,你记住,你是我陈苍生的妹妹,从这一刻开始,你要比当年更自信、更高傲!”
  
  “别说是金陵,便是整个华国,任何豪门,都比不过你如今的身份尊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