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陈苍生苏倾城 > 第44章

  
  在整个金陵,豪门宋氏之名,简直如雷贯耳,传承已有百年以上,是真正的名门望族。
  
  而在当年,宋徽祖掌舵这个庞大家族的时候,将宋氏内外经营的滴水不漏,根基更是日益渐深,权势无上,任何家族都不敢惹其锋芒,可以说,宋氏能有今日之辉煌,此人居功甚伟。
  
  即便是现在正如日中天的四大豪门的家主,在宋徽祖的跟前,都只是一个只配听从训斥的小卒罢了。
  
  在场的众人苦笑不已。
  
  既然是这位可望而不可即的大人物埋葬于此,而且,眼前这个清冷女人气质这般不俗,排场又如此之大,其身份,自然便不言而喻......
  
  想必,她就是豪门宋氏的大小姐,当今宋氏家主的掌上明珠,宋清竹。
  
  在金陵,谁人不知,这个冰山美人的性格高傲非常,依仗家族之势,目空一切。
  
  谁若是惹得这位宋氏大小姐不高兴,下场肯定会非常的惨......
  
  想到这里,在场的众人心中更是惶恐,连连道歉之后,便抬步准备离开这里。
  
  哪怕是之前那个叫嚣自己是江宁区财政署长的男人,此刻都惊惧莫名,被吓得跪下认错。
  
  堂堂百年宋氏,哪里是他这种小角色能够招惹的起?!
  
  不过,陈苍生对此却不理不睬,依旧跪在父亲的墓碑之前,慢条斯理的烧着纸钱。
  
  见到这样的一幕,雷豪的心中顿时掀起熊熊怒火!
  
  随即,他便傲慢的走到陈苍生的跟前,呵斥道:“你耳朵聋了?!没他妈听见老子说什么了吗?还不赶紧滚!”
  
  陈苍生剑眉微皱。
  
  王慕清微微躬身,如同心领神会一般,屈指一弹。
  
  下一瞬,只见自她的指间,一颗小石当即冲进雨幕,随后便直入雷豪的口中,炸裂开来!
  
  她脸色平静,声音却说不出的冷漠至极。
  
  “一条狗敢这般聒噪,断你口舌,以示我家先生对你的恩典。”
  
  整个南山墓园瞬间陷入一片死寂!
  
  在场的所有人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早已是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置信。
  
  雷豪捂着已经变得一片血肉模糊的嘴,痛苦的跪在地上,身上冷汗直冒,不断在惨叫。
  
  他指缝间不时流淌而下的鲜血,一滴一滴落在路面上,混入清雨的时候,声音说不出的美妙动听。
  
  王慕清收回手指之后,站立倾听,神色有些享受,但随即便回归到犹如冰川般的冷漠。
  
  这条宋家的走狗,敢这般出言不逊折辱尊主,若非她顾忌着此刻是在尊主父兄的墓前,一旦自己出手杀人溅血,会惊扰到逝者长眠,否则的话,此人早已是一具死尸。
  
  当宋清竹看到这里发生的骚乱之后,则美眸轻颤,神色有些不悦,道:“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真是个废物!”
  
  接着,她才转头看向陈苍生几人:“嗯?”
  
  等她的目光掠过、再次看向陈清音绝美脸庞上的时候,美眸微微一冷,随后便迈动如玉般的长腿向前走去。网首发
  
  负责撑伞的下人紧随其后,没让一滴雨水沾到她身上。
  
  “我还以为是谁敢动我宋家的下人,原来是当年的金陵第一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