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陈苍生苏倾城 > 第26章

  
  “叔侄情深啊,真感人......”
  
  “既然苏家举办寿宴之时,沈家曾带人上门,如今沈家出殡,咱们也应该礼尚往来,前去吊唁一下。”
  
  闻言,陈苍生两手交握,眼神冷漠至极,当机立断道:“走吧,跟我去送沈望最后一程,再顺便看看,沈万雄有什么资格,敢向我寻仇。”
  
  王慕清笑容灿烂,应道:“是,尊主。”ァ新ヤ~~1~<></>
  
  她很期待。
  
  当堂堂豪门沈家的家主,亲眼见到尊主之后,又该以什么姿态,迎接尊主的到来?
  
  ......
  
  沈家府邸,位于金陵中枢之地,占地数百亩,满是奢华。
  
  而今天,沈家却是在此,举办一场盛大的葬礼。
  
  门口停着数百辆豪车,俱是挂着白花。
  
  沈家举办葬礼,金陵四大家族全数到场!
  
  数百平米的大礼堂,往来之人络绎不绝,不管是何等身份,皆是一身黑色装束。
  
  香火袅袅,丧音靡靡,说不出的庄严肃穆。
  
  沈望的灵堂便架设在此,一张黑白遗照高悬在上,下首两侧是另外三大家族相送的花圈。
  
  此刻,沈家家主沈三千正站在遗像下方,接待各方来宾。
  
  他由于丧子之痛,整个人都散发着森然冷意,让他看起来便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凶虎。
  
  而在他的身侧,沈家二爷沈万雄同样一脸悲痛,随着大哥,静身回礼。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满堂神情肃穆的宾客之间,忽然传出一阵喧哗!
  
  沈三千皱起眉头,身上森然冷意愈甚,喝道:“是谁,胆子这么大,敢在我儿子的葬礼上吵闹?!”
  
  沈万雄眼神微沉,同样无比愤怒。
  
  兄弟二人的目光环顾四周,脸上的神色,先是错愕、再是愤怒、最后变成一片怨恨!
  
  只见大礼堂门口,一个身穿黑色得体西装的年轻男人,两手负后,不疾不徐,步步登阶。
  
  他身躯巍峨,顶天立地,自晨光之中走来,气势如吞万里山河,贯绝长虹,光芒万丈。
  
  他之伟岸,犹如一尊高高在上的神祇,凌驾众生。
  
  他之清高,如同一位生来绝世的谪仙,贵不可言。
  
  “这个人......是陈家那个养子陈苍生!”
  
  随着陈苍生的步步临近,有人认出他的身份,一语道出:“那天,在盛鼎大酒店,便是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毁了沈家大少的盛世婚礼!”
  
  “什么?就是这人毁了沈少的婚礼?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怎敢出现在这里?!”
  
  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顿时瞠目结舌,更是一片哗然!
  
  整个大礼堂本是庄严肃穆的氛围,瞬间被破坏,取而代之的则是躁动、剑拔弩张。
  
  不过,陈苍生依旧我行我素,继续拾阶而上,便是有千人阻拦,他亦是一往无前。
  
  以至于,一人登阶,千百人的目光,紧随其后,可谓举世瞩目!
  
  他冷漠至极的目光,直接穿过人群,最终定格在满脸阴沉的沈三千身上。
  
  陈苍生缓缓开口,只说出一句话,便在整个大礼堂,掀起一场惊涛骇浪!
  
  “沈家主中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当真是......可喜可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