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陈苍生苏倾城 > 第14章

  
  陈苍生的字,历来是无价之宝。
  
  可以说,谁能得到他一副字,便足以保全家平安富贵,就算日后犯下天大的错,也能保全基业长青,消弭一切风波。
  
  若是拿出去卖的话,价值更是超越一切古董字画。
  
  无价之宝,莫过如此。
  
  片刻之后,只见一辆悍马车飞快的从街角转了过来,停在了陈苍生面前。
  
  王慕清从里面探出头来,先是上下打量了苏倾城一眼,眼里暗自惊艳,接着才收回目光,取出一个包裹好的卷轴,递给了陈苍生。
  
  正要开口,陈苍生便开口道:“谢谢,你先回去吧。”
  
  王慕清知道他是不想在苏倾城面前暴露身份,便点点头,驱车离开。
  
  等她离开后,冯丽萍才一脸嘲讽的说道:“陈苍生,才刚回来,就在外面勾搭到小姑娘了?你还要不要脸?你家都败没了,你还改不了这种勾三搭四的大少爷性格,让我看了就恶心......”
  
  陈苍生摇摇头,说道:“只是配送员而已,妈,你想太多了。”
  
  苏倾城也没想太多,看着他手里的卷轴,略显诧异的说道:“你该不会是买了一副古董字画做贺礼吧?”
  
  自己的奶奶是个古玩爱好者,一生最是喜爱收藏古董字画。
  
  她以为,陈苍生提前打听到了这一点,投其所好,这才买了一副字画作为送给奶奶的寿礼。
  
  谁料,陈苍生却摇了摇头,故作说道:“不是,这是我一位军中故友亲手写的词帖。”
  
  苏倾城多少有些失望。
  
  她也没指望陈苍生会准备什么贵重的礼物。
  
  可是,陈苍生只是随手拿了一位军中友人写的一副词贴,这未免也太过敷衍了吧?
  
  要知道,在军中又能认识到什么大人物呢,怕是一位少校都顶天了......
  
  哪怕陈苍生不过是送老太太二斤茶叶,也比送这样的一幅字要强吧?
  
  而她并不知道,堂堂国之重器、北境之主送出的祝寿词帖,但凡有所眼界的人得见,无不跪地拜服。
  
  苏倾城顺手接过陈苍生手中握着的祝寿词帖,摇摇头,无奈说道:“算了,进去之后,就跟我一起找个僻静的地方,耗到宴会结束吧,也省得被老太太骂。”
  
  说完,苏倾城便拉着陈苍生,走进了院内。
  
  冯丽萍还想拦他,却已经被其他亲戚挡住嘘寒问暖,一时也顾不上他俩。
  
  此时此刻,苏家大宅的会客厅内,已经到来了不少宾客。
  
  往来皆是金陵有头有脸的人物,可见苏家这些年的发展,确实有些起色。
  
  两人随意寻了个角落入座,此间,陈苍生目光掠过全场,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
  
  其中,那个游走在诸多宾客之间,与人相谈甚欢的中年男人,正是苏家老大,苏倾城的大伯,苏承武。
  
  而站在苏承武身侧的,正是他的一对儿女,苏倾城的堂兄堂妹,长子苏岳,女儿苏妙妙。
  
  不过,苏倾城却是有意避开他们,似乎怕与这些亲戚见面交谈,足见这些年来,她在苏家遭到了多少奚落与刁难。
  
  甚至,自从进了老宅开始,苏倾城连说话的声音都降低了不少,似乎生怕被哪个亲戚撞见。
  
  陈苍生见此一幕,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轻轻一捏,以示安慰。
  
  这突然的举动,令苏倾城娇躯微颤,下意识想将手抽出来,但看到陈苍生不含任何杂质的目光,心中一暖,也就随他了。
  
  “倾城,想不到你居然在这儿,害我找了好久。”
  
  就在此时,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旁边响了起来,一听到这个声音,苏倾城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蒋浩,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苍生听到蒋浩二字,不由眉头皱起,抬头看了过去。
  
  只见这所谓的蒋浩,穿着西装革履,皮肤苍白,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而在他的身旁,还有着一男一女,女的穿着时髦,一头卷发,倒也算是一个极为标致的美女,正是苏妙妙。
  
  男的身材高大,气息强悍,一身兵装,肩上扛着的少校兵衔,灿灿生辉。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
  
  这时,苏妙妙挽着身旁男人的手腕,说道:“蒋浩是我男友楚明辉的朋友,为什么不能来?”
  
  说完,她又转头看向陈苍生,皱眉道:“陈苍生?你居然也回来了?这五年你是去外面流浪了?怎么一副风尘仆仆的穷酸样子?”网首发
  
  当年,她也是一心想要嫁入陈家,只不过最后陈家看上的,却是苏倾城。
  
  而正因为如此,苏妙妙当初便十分嫉恨苏倾城,连陈苍生也一同记恨上了。
  
  陈家落败之后,她比谁都更高兴,因为自己终于可以把苏倾城比下去。
  
  所以,现在见到看似落魄的陈苍生,她心里开心极了。
  
  陈苍生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刚从部队退役回来。”
  
  苏妙妙心里一惊,再上下打量陈苍生一眼,见他一身便服,也没有任何和军衔相关的东西展露出来,心里便知道,陈苍生肯定是因为混的不行。
  
  想到这里,她不屑的冷哼一声,说道:“陈苍生,别怪我说话难听,看你现在这样子,还是趁早离开奶奶的寿宴吧,免得打搅了大家的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