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陈苍生苏倾城 > 第19章

  
  这一刻,苏岳脸上满是戏谑的笑意,冷眼盯着陈苍生,鄙夷之意,不加任何掩饰。
  
  他是老太太最得宠的长孙,要是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日后便是由他继承掌权整个苏家。
  
  苏岳本人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一向自视甚高,尤其看不起二伯苏承儒这一家,若有机会,更是会不留任何情面打压能力比自己出众的苏倾城,来树立自己的威信。
  
  而他这话一出,简直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座的宾客全都面面相觑,随即爆发出一阵鄙视奚落的笑声。
  
  毕竟苏岳说的没错,陈苍生在军中又能认识什么高军衔的人物,怕是一个中尉都是高攀顶天了!
  
  所以,这样一副字,能有什么价值?
  
  一旁的苏妙妙眼见众人这番态度,立刻煽风点火,道:“姐,你自己送的寿礼不值一提也就算了,你这个废物老公竟然比你还垃圾!你们这一家,完全就是没把奶奶的寿宴放在心上啊!”
  
  楚明辉冷笑一声,附和道:“没错,陈苍生,你拿的这么一个垃圾玩意,能值多少钱,八百还是一千啊?”
  
  陈苍生剑眉微皱,淡淡道:“你不知道它的来历,有什么资格说它是垃圾?”
  
  楚明辉嗤笑一声,说道:“哈哈,难道我说错了?我堂堂一个少校,写的字都没脸拿出来在奶奶面前献丑,你怎么就好意思把这个垃圾拿出来显摆?”
  
  陈苍生轻声一笑,道:“这副字帖,比今天在场所有人送的寿礼加起来,还要贵重十倍不止!”
  
  楚明辉耻笑道:“哈哈哈,陈苍生,你真是吹牛不打草稿啊!光是我的这尊玉佛造价都要几百万,再加上其他宾客送的寿礼,起码也有一千万了,你这话的意思,难道是说你这副字能值一个亿?”
  
  “一个亿?”陈苍生淡然一笑,说道:“不够!”
  
  这话一出,惹得在座宾客哄然大笑。
  
  所有人都用一种玩味之极的眼神看着陈苍生,觉得这个人本事不大,口气倒是不小啊!
  
  一旁的苏老太太表情更加难看!
  
  自己过寿,这陈苍生压根就不该出现!
  
  结果,他出现也就罢了,竟然给自己准备了一副垃圾字画,真是令人厌恶!
  
  这时,一旁的苏岳心里也很是鄙夷,故意大声说道:“陈苍生,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不妨就让奶奶鉴赏一下你送的这副字,也让大家长长见识!”
  
  说完,他便拿过字,随手将整个字直接展开,露出全部的真容,对苏老太太奉承道:“奶奶,请您过目!”
  
  只见这副字之上,写着龙飞凤舞带有几分古韵的上善若水四个字。
  
  字看着确实不错,但关键是它的落款!
  
  在右下角,端正的印着北境尊主四个清晰可见的大字!
  
  看到这里,整个苏家一片震惊!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这副字!
  
  这......这真是北境尊主亲手写的字?
  
  陈苍生在军中认识的那位故人,难道是堂堂军中神话、国之重器?!
  
  苏岳此时脸色一变,怒声说道:“陈苍生,我本以为你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但没想到这样胆大包天,居然不知死活,找人冒充北境尊主,难道你是想害死我们整个苏家吗?!”
  
  楚明辉的脸色也很是难看,冷声斥道:“陈苍生,你放肆!北境尊主,乃是所有兵者心中的明月,你如此折辱我的偶像,难道不怕上军事法庭吗?!”
  
  丈母娘和老丈人脸色一片铁青,完全没想到,陈苍生竟然有这么大的胆量!
  
  不光是他们,便是在座的宾客也都哗然一片,觉得这个陈苍生真是疯了!
  
  冒充哪位书法名家不好,非要冒充那位国之重器,这岂不是在自寻死路吗?!
  
  没人会相信,陈苍生真的会认识那位尊主,毕竟双方之间的地位悬殊实在太过巨大!
  
  他一又怎么会和堂堂四星将官关系莫逆?!
  
  此时的苏老太太,本就对陈苍生十分不满,再见到他竟然给苏家招来这样的灾祸,心中更是怒不可遏!
  
  要知道,北境尊主之名,可是一个禁忌,他守护国土,受到无数人尊崇,举国之内,无人敢对其不敬!
  
  他伪造北境尊主的墨宝,若是军部追究下来,不仅陈苍生要死,便是整个苏家都要受他连累,陷入万劫不复!
  
  一想到这里,苏老太太更是内心无比惶恐!
  
  她心知这副字留下来只是一个祸害,趁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立刻便从长孙苏岳的手上,把这副字夺了过来,直接撕成两半!
  
  随后,苏老太太立刻拉下脸来,一拍桌子,对陈苍生怒斥道:“你这个废物东西,想用这大逆不道的东西毁我苏家?赶紧给我滚出去!”
  
  陈苍生没想到,老太太如此不长眼,自己有心送她一个天大的机缘、给苏家一个鱼跃龙门的机会,可她却亲手将其毁掉。
  
  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想到这里,他也失去了继续留在此地的念头,对苏倾城说:“倾城,既然这里不欢迎我,那我就先走了。”
  
  苏倾城见此,下意识的脱口道:“那我跟你一起!”网首发
  
  苏老太太怒吼道:“倾城,今日你要敢走,一辈子都不要进苏家大门!”
  
  就在这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忽然从门外传来。
  
  随后便见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带着二十多个身强力壮的保镖,气势汹汹的迈步走了进来。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聚焦在了来人的身上。
  
  陈苍生抬头望去,一眼便认了出来,为首的那个青年,正是豪门沈家的大少爷,沈傲。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沈傲迈步走入迎面便撞见陈苍生,脸色立刻变得冰冷一片。
  
  他眼神无比阴冷,开口说道:“陈苍生,你挺有手段啊,连金陵警署的张署长,都奈何不了你!”
  
  苏家人一片骇然,而陈苍生却气定神闲的盯着沈傲,开口说道:“今天是老太太的大寿之日,我不想动手,识相的快点滚,你们四大豪门的账,我改天跟你们慢慢算。”
  
  沈傲见此时的陈苍生,完全就是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态度,忍不住一声嘲笑,倨傲不已的说:“陈苍生,睁大你的狗眼看看,今天是我要找你算账!你毁我婚礼,让我颜面扫地,若是不把清音交出来,我定要你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