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陈苍生苏倾城 > 第133章

  
  不过,这些话,他并没有跟在场这些人说。
  
  毕竟层次不同,自己现在成了少校,以后前途无量,再过两年,这些孝敬钱他就看不上眼了。
  
  席间正聊着天,包厢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那个去冯丽萍她们包厢闹事的男人,离门最近,立刻就皱眉看过去,发现是个生面孔,便骂道:“你谁啊?没长眼睛?这是你能进的地方吗?”
  
  站在门口的人,正是陈苍生。
  
  他扫了一圈,目光在那个徐哥身上定格了一瞬,他想起。当初在苏老太太寿宴上,这个人是跟着齐云过去的,他皱了一下眉,随即道:“刚才谁去隔壁包厢闹事了?”
  
  “是你爷爷我,怎么着?”
  
  男人站了起来。
  
  结果,还没等陈苍生说话,坐在主位上的徐哥,盯着陈苍生的脸看了半晌,好像想起了什么,整个人一个激灵,酒意都被吓醒了,腾地站起身,不顾撞翻的椅子,恭敬道:“陈先生,您怎么在这儿?”网首发
  
  徐岩现在只觉得浑身发冷,刚才喝下去的那点酒,几乎都被汗水给排出来了。
  
  只不过几秒过去,整个后背,就已经被冷汗打湿,神情忐忑。
  
  陈苍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问道:“齐云手下的?”
  
  “是!”
  
  因为陈苍生的气势,徐岩下意识拿出了当年面见将官巡视时的姿态,腰杆挺的笔直,目不斜视。
  
  “什么衔了?”陈苍生再问。
  
  徐岩立刻答道:“金陵本土战区,少校徐岩!见过长官!”
  
  陈苍生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说道:“坐下,今天回去,自己领罚。”
  
  “遵命!”
  
  徐岩连一句废话都不敢说,自己扶起椅子,屁股只沾着一点,坐姿端正无比。
  
  他这一连串动作,可把满屋子人给吓傻了。
  
  尤其是那个梗着脖子,自称爷爷的男人,这时候腿肚子都有点抽筋,张了张嘴,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完整字儿来。
  
  不过,他觉得自己还是占着理的,咧着嘴道:“刚......刚才我不是去闹事,是去讲理的。那个屋的小丫头,偷我媳妇儿的包,还把包给弄坏了!我是跟他们协商赔偿的......”
  
  说着,他跟妖艳女伸出了手,妖艳女顿时会意,把破破烂烂的包递了过去。
  
  “你瞧,这包都被撕成什么样儿了?二十万买的,让她们赔,不对吗?”吐出最后一个字,他也有了点底气,主要是,自己确实有道理。这么贵重的包,被人给扯坏了,任谁都有火气,你就算是个大人物,那也得讲道理对不对?
  
  但,他却绝口不提自己打人的事。
  
  找那一桌赔钱,他是有理。
  
  但打人却是没理。
  
  不过他的话刚一落地,端正坐着的徐岩,却是如同猛虎般窜起。
  
  双手成爪,掐着他的胳膊跟后颈,一膝盖顶在他腰上,当场把他给摁跪在地,冷冷道:“你算什么东西,敢跟陈先生这么说话?还敢让陈先生的朋友给你赔偿?”
  
  男人发出一声惨叫,脸贴着冰凉的地砖,脑子彻底懵了,哀嚎道:“徐哥饶命!徐哥饶命啊!赔偿我不要了还不行吗?”
  
  他眼看徐岩对陈苍生的态度极其恭敬,心知自己这次可能是踢到了铁板。
  
  但徐岩竟然直接对他动手,却是他没想到的。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徐岩此时却比他更慌。
  
  在场这帮人,不知道陈苍生是什么人,可徐岩知道。
  
  至少,要比他们知道得更多。
  
  当初齐云去给苏老太太贺寿,扛着那块牌匾的军人里,就有他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