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陈苍生苏倾城 > 第74章

  
  当时,王慕清含怒出手,令得她白嫩的脸颊,红肿一片,至今都未消去。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大门忽然被人推开。
  
  一个西装革履、面容俊朗的青年,走到宋清竹的面前,微笑问道:“清竹,可消气了?”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宋清竹睁开美眸,颇有些不满,又像是撒娇道:“宋杰,你的亲生妹妹被人逼迫下跪,宋氏的脸面,被一个野种踩在脚下碾压,你竟还笑得出来?!”
  
  眼前这个面容俊朗的青年,名叫宋杰。
  
  他正是宋清竹的亲生兄长,宋家内定的下一位家主人选。
  
  “放心便是,我已派人查过,那个野种,如今就在苏家。”
  
  宋杰宠溺一笑,随后踱步走到落地窗前,目光渐渐冷了下来,似笑非笑道:“听说,沈家在他手里吃了一个大亏,现在都没缓过气来,沈家虽然不值一提,但在金陵这地方,倒也算得上是一条小有气候的蛟龙,能让沈家认下这个亏,看来,陈家的野种是傍上了靠山。”
  
  “我不管那个野种的背后,到底有什么靠山!敢如此折辱本小姐,不将他千刀万剐,挫骨扬灰,难消我心中之恨!”
  
  宋清竹的声音依旧冰冷,神色却再次回归到往日骄横狂妄的本性。
  
  仿佛已经忘记,当时在南山墓园,自己被陈苍生一言喝跪的狼狈模样。
  
  “那是自然。”宋杰轻笑道:“不管他的靠山是何等人物,既然敢惹恼我宋杰的妹妹,都必须要付出血一般的代价。”
  
  说罢,他负手回身,看着宋清竹那红肿的脸蛋,声音里,满是冷冽之意,道:“而且,他既然知道你代表着宋氏,还敢如此放肆,这就不是一两条人命,能够平息的了。”
  
  “何止放肆?”
  
  宋清竹的目光瞬间变得阴沉冰冷,道:“你可知道,他还说了什么?”
  
  宋杰饶有兴趣的问道:“嗯?什么?”
  
  宋清竹手中把玩着一张名片,怒极反笑,一字一顿道:“他说,要让父亲今天十二点前,带着我登门,向他磕头道歉!”
  
  此言一出。
  
  宋杰负在背后的手掌,顿时紧握,本是从容的神色,瞬间变得一片冷寂!
  
  “我百年宋氏,又是何时,被人这般蔑视过?”
  
  宋清竹再次撒娇道:“大哥,你一定要好好替我出气,我要让陈苍生这野种,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呵,现在这事,已经不是替你出气这么简单。”
  
  宋杰摇头一笑,道:“我宋家,从未被这种不入流的货色折辱,这个野种既然敢招惹到宋家头上,若是不让他明白,冒犯了顶级豪门会有何后果,宋家日后如何在这金陵立足?”
  
  闻言,宋清竹微微一笑,美眸里闪烁着冷光,知道自己的大哥,现在是动了真怒,甚至已经开始思考,要如何对付陈苍生这个野种。
  
  但是,她哪里会想到,当时在南山墓园得罪陈苍生之后,自己之所以能够全身而退,不过是对方不想在父兄墓碑前沾染鲜血而已,因此,这才让她自己与宋家的灭顶之灾,幸运的擦肩而过。
  
  世间熙攘,无知者太多。
  
  现在,宋青竹让自己的大哥,出手报复陈苍生,看似是自己马上要大仇得报。
  
  实则,这是要将整个百年宋氏,亲手推入万丈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