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陈苍生苏倾城 > 第10章

  
  那女人看着陈苍生,内心震撼不已。
  
  此时的陈苍生,样貌依稀有着当年的轮廓,可身上的气质,却是天渊之别。
  
  高中时的陈苍生,性格孤僻,沉默寡言。
  
  而眼前这个陈苍生,却是气吞万里,光芒万丈,仿佛抬手即可引动风云。
  
  和记忆中的那个腼腆少年,完全搭不上边。
  
  陈苍生看着这个绝美的女人,内心中微微泛起一丝涟漪,微笑开口道:“秦洛,好久不见。”
  
  秦洛俏脸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说道:“从你大婚那天算起,已经五年没见了。”
  
  陈苍生眯了眯眼,叹道:“是啊,五年了。”
  
  从他被父亲的朋友送离金陵,进入军部征战沙场,基本与外界断绝一切联系。
  
  直到现在,已过去整整五年的时间。
  
  只是谁能想到,一别五年,物是人非。
  
  此刻,秦洛一脸欣喜的说道:“走,我带你去见其他高中同学。”
  
  说罢,她便带着陈苍生走到桌前,一个个给他介绍当年的老同学。
  
  众人一阵彼此寒暄,说着自己当下的工作如何如何,再或是生活上的鸡毛蒜皮。
  
  这个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忍不住问道:“陈苍生,你当初刚和咱们金陵第一美女结婚就失踪了,这么多年,混啥去了?”
  
  他叫曹华,同样是陈苍生当年的高中同学。
  
  曹华是当时班上出名的富二代,家里有一个规模不小的煤矿,至少也是亿万身家。
  
  不过,当年曹华的这点身家,跟陈苍生比起来,简直就是一文不值,所以他在学校的时候,一直都被陈苍生的光环所笼罩着。
  
  从那时候起,他就对陈苍生很是不满。
  
  但因为惹不起他,所以压抑了许久。
  
  更让他愤怒的,是他疯狂迷恋多年的班花秦洛,一直暗恋陈苍生!
  
  哪怕是陈苍生失踪多年,她也一直等着他、一直没有谈过恋爱。
  
  曹华听班上女同学说,她每月初一、十五,都去庙里烧香,祈求佛祖保佑下落不明的陈苍生,极度虔诚。ァ新ヤ~~1~<></>
  
  曹华一直想找机会,好好追求一下秦洛,但没想到,陈苍生竟然又回来了!
  
  现在又看到陈苍生,曹华自然是想当着秦洛的面,往死里踩他,一边让他丢尽颜面,一边也能好好发泄一下自己当年的不满。
  
  陈苍生倒是没将曹华当回事,见他询问自己,便淡淡笑道:“我这几年当兵去了。”
  
  曹华有些诧异的说道:“当兵?那你现在,是校官?”
  
  陈苍生摇摇头,说道:“不是。”
  
  曹华的脸色不由有些鄙夷,嗤笑道:“那倒也是,一般人入伍,五年之内能当上少校都算百中无一,但不管怎么说......五年过去,你也应该是个尉官吧?”
  
  陈苍生再次否认道:“也不是......”
  
  “不会吧?”
  
  “陈苍生,你入伍五年,难道直到现在都还是没有兵衔的兵?”
  
  曹华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你这也混的太差了吧,你这五年,是去炊事班做了个颠大勺的伙夫吗?!”
  
  众人也是忍俊不禁。
  
  在众人看来,陈苍生这么年轻,当年又不是很出众,当不上校官情有可原,但连个尉官都混不上,也未免太惨了。
  
  相当于一份工作干了五年,还没能升为管理层,还是一个底层办事人员。
  
  于是,得到陈苍生这样的回答之后,其他同学同样嗤笑不已,心中对他满是鄙夷。
  
  一个男人,若是将近三十,还碌碌无为、一事无成,在社会上的地位,以后又能高到哪去?
  
  可是,他们又哪里知道,陈苍生现在,已经是北境之主、国之重器!
  
  区区校官军衔、尉官军衔算得了什么?
  
  他早已是军中之神!
  
  曹华此时更是满脸耻笑的嘲讽道:“对了陈苍生,你应该不知道吧?你走的这五年,你老丈人家也换了靠山,搞不好你那个老婆苏倾城,早就偷着跟了别人了,哈哈哈!”
  
  当年陈苍生娶苏倾城的时候,曹华虽然嫉妒,但一个不恭敬的字也不敢说。
  
  但现如今陈家败了,陈苍生更是碌碌无为、一事无成,现在还挂着苏倾城丈夫的名头,曹华自然看他更不顺眼。
  
  这个时候,秦洛实在看不下去,皱眉斥道:“曹华,苍生五年没回来,你就不能少说两句?”
  
  “没错,大家都是老同学,曹华你有必要这样吗?”
  
  曹华一听这话,冷笑道:“怎么?他自己废物,我还不能说说他了?”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说完,他看向陈苍生,讥讽的问:“喂,陈苍生,你现在复员回来,做什么工作啊?”
  
  陈苍生淡然道:“我没工作。”
  
  曹华一听这话,猖狂不已的笑道:“你也真是够吊丝的,当了五年兵回来还没工作,要不要我给你安排到我家煤矿去挖煤啊?每天老老实实在井底下干够十六个小时,一个月赚个五六千块不是问题!”
  
  陈苍生嗤笑一声,笑着问道:“你家煤矿还开着呢?”
  
  “那当然!”曹华满脸倨傲的说:“告诉你,我家煤矿规模比五年前扩大了一倍,我现在的地位,哪是你这种丧家之犬所能比的?老老实实叫我一声华哥,我给你安排个挖煤的工作,赏你一口饭吃。”
  
  陈苍生笑着问:“你家的煤矿是叫曹氏矿业吧?”
  
  曹华昂着下巴:“没错!全金陵最大的矿业公司就是我们曹氏矿业!”
  
  陈苍生好奇的问:“我听说,你家煤矿很快就要被查封了,你还不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