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陈苍生苏倾城 > 第7章

  
  此时,陈苍生正与苏倾城在房间里面面相觑。
  
  两人毕竟分开五年,而且当初还没有过夫妻之实,所以时隔五年又共处一室,多少有些尴尬。
  
  苏倾城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开口说道:“陈苍生,以后你可以住在这里,但我们没有感情基础,也没有夫妻之实,又分开这么久,有些事情还是要尽量避嫌,希望你能明白。”
  
  陈苍生点了点头,认真道:“倾城,这五年来辛苦你了,你放心,你等了我五年,我也可以等你五年,甚至更久。”
  
  苏倾城心中有些感动,正要说话,陈苍生却忽然站起身来,说:“倾城,我要去看看清音。”
  
  苏倾城说:“要我陪你一起吗?”
  
  陈苍生认真道:“我跟她分别多年,她可能一时还不太适应,等以后再带你跟她见面。”
  
  苏倾城点点头,说道:“那你帮我跟她问好,告诉她我改天再去见她!”
  
  陈苍生微微颔首:“好。”
  
  苏倾城急忙从包里拿出一把钥匙,放在陈苍生手上,说:“这是家里的备用钥匙,你记得收好,别弄丢了。”
  
  “好!”
  
  趁着岳父岳母都在他们的房间里午休,陈苍生便走出家门,准备前往云顶山,看望陈清音。
  
  此刻,在南苑别墅区的门前,王慕清已经处理掉了那辆法拉利,开着悍马车,在门口恭候。
  
  眼见他走到近前,王慕清便急忙打开车门,恭敬的说道:“尊主,请您上车。”
  
  谁料,就在陈苍生准备上车之时,一阵刺耳的鸣笛声忽然响起,十多辆警车渐次开来,来势汹汹,将两人所有的退路,全部封锁。
  
  一个中年男人迈步下车,带着十几个巡察,大步冲上前来,一个个荷枪实弹,全副武装。
  
  他冲在最前面,手上拿出一张逮捕令,冷然喝道:“陈苍生,你涉嫌故意伤人,间接致人死亡,证据确凿,这是逮捕令,请立即跟我们走一趟,接受调查!”
  
  来人,正是金陵警署的署长,张云辅。
  
  陈苍生看着张云辅,剑眉微皱,冷声道:“间接致谁死亡了?”
  
  张云辅冷声道:“你伤了沈家二少爷,沈家二少爷车祸身亡,你以为你能脱得了干系?”
  
  陈苍生皱眉道:“沈望死了?”
  
  张云辅厉声呵斥:“沈少爷身死,你是第一责任人!”
  
  陈苍生摇了摇头,惋惜的说:“早知如此,我还不如直接杀了他,竟然让他葬身车祸,可惜,可惜!”
  
  说这话的时候,他神色波澜不惊,整个人锋芒毕露,尽显俾睨之姿。
  
  随后,他看向张云辅,不屑的说道:“带着你的人滚吧,抓我,你还不够资格!”
  
  在外人看来,唯有两字,能够形容此刻的陈苍生。
  
  嚣张!
  
  目空一切的嚣张!
  
  视所有人为无物的嚣张!
  
  一听这话,张云辅心中顿时怒火满腔!
  
  这是他升任金陵警署署长以来,受到最大的挑衅与蔑视!
  
  自己代表法律,抓捕一个嫌犯天经地义,可这人竟说自己不够资格?!
  
  这不仅是挑战自己的威严,更是挑战法律的威严!真是岂有此理!
  
  于是,他立刻掏出腰间的手枪,一指陈苍生,怒喝道:“我数三声,你要是再不束手就擒,我有权力让你就地伏法!”
  
  这话一出,他身后的十多个巡察手中的枪,也纷纷对准陈苍生,如临大敌,严阵以待。
  
  见到这样的一幕,陈苍生漫不经心的说道:“慕清,这种不知死活的小角色,你来处理,一分钟后他若不向我下跪认错,就地枪决!”
  
  陈苍生统御整个北境、为国御敌,全国警察都没有资格治他的罪。
  
  不仅如此,陈苍生作为护国将军,任何意图伤害他的人,都涉嫌叛国罪,陈苍生可就地击杀,无需承担任何责任。
  
  所以,若是一分钟之后,张云辅不向他下跪,他真的会毫不犹豫的一枪干掉他!
  
  可是,这话一出,让现场所有警察心头巨骇!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口气为什么这么大?
  
  竟然让张署长向他下跪!
  
  还要枪决张署长!
  
  他难道不知道,张署长随时可以下令开枪击毙他吗?
  
  此时的陈苍生,毫不在意这些荷枪实弹的警察,他便迈步坐入悍马车内,不再理会众人,直接闭目养神。
  
  他这番不可一世的做派,让在场的所有巡察,瞬间目瞪口呆!
  
  张云辅怒极攻心,脱口喝道:“既然你公然拒捕,那我就下令开枪了!”
  
  说罢,正要对身边手下发号施令,额头便忽然被一个硬物死死顶住!
  
  谁也不知道,冷艳动人的王慕清手里,为什么会忽然多了一把黝黑的手枪!
  
  她将枪口顶在张云辅的额头,声音冷漠的说道:“整个金陵,甚至整个华夏,都没有人有资格治我家先生的罪!”
  
  张云辅没想到这女人竟然有枪,内心一颤,强撑着说:“我是金陵的警署署长,自然要秉公执法,凭什么不能治他的罪?!”
  
  王慕清神色依旧清冷,随后拿出一张证件,道:“看清楚再说话。”
  
  “王慕清,隶属北境苍天卫血玫瑰特种部队,兵衔少校!”
  
  张云辅接过证件,看完之后,顿时大惊失色。
  
  他这般失态,并不是因为证件上显示的少校兵衔,真正的惊惧,是苍天卫血玫瑰这六个字!网首发
  
  苍天卫在全国特权极大,为保国家安全,有权先斩后奏!
  
  而且,世人皆知,苍天卫只有一个首领,便是那位坐镇北方的军中至尊!
  
  张云辅吓了一跳,脱口问道:“你家先生到底是谁?!难道他是苍天卫的高级官员?”
  
  王慕清见张云辅紧张不已的样子,眼神冷漠的从怀中拿出一张令牌,嗤笑道:“看完之后,想想该怎么做,我家先生只给了你一分钟,时间已经快到了!”
  
  此令牌上镌刻龙纹,正面刻着敕镇北方四个字,背面则刻着国之重器四个字!
  
  这一刻,张云辅整个人如遭雷击!
  
  他的脸色,瞬间变得一片惨白,颤颤巍巍道:“这......这是......难道说......”
  
  他都有些不敢再想下去,想说的话更是被生生堵在口中,不敢再多加妄言。
  
  有些东西,哪怕只是想想,都是僭越!都是冒犯!
  
  这一刻,张云辅吓的浑身发抖,仿若灌铅的双腿,艰难的迈步到悍马车前,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