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当鬼才租客遇上怪物房东 > 第216章 领证

  陈堇澄无奈道:“老师们继续讨论,我去工作了。”
  他还没转身,某领导就笑道:“工作是重要,但不能累坏了身体,听说你空闲时间还要学习经济学。你已经连续工作好几天了,今天想回去休息也是可以的。”
  “你们说是吧?”他望向其他领导。
  其他领导齐齐点头:“是,是啊!”
  “身体比工作重要,堇澄你今天就休息吧。”
  张文陶手撑着额头,现在这个局面不是他能控制的,那几个领导加起来的话语权远远超过他。大家都活了几十年了,怎么面对一个二十多岁的贵公子还是这么不淡定?
  陈堇澄不想像一国家保护动物一样在这里被围观、被爱护:“我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我还是会按照平常的上班的时间工作。”
  一领导道:“既然这样,那你也要多休息......”
  陈堇澄毅然决然的走了出去,外面的同事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看来他是谁的事整个工作室的人都知道了。
  这下真的麻烦了,以后他来工作室就不能像以前那样轻松了。
  “澄哥!澄哥!”杨瑞霖从办公室里伸出一个脑袋来,五根手指弯了弯,“快过来。”
  陈堇澄一走进去,杨瑞霖就把门关上了。
  杨瑞霖道:“那帮领导跟你说了什么?”
  陈堇澄一想起来就觉得头疼:“没什么,就是知道我和陈氏集团的关系了。”不过,他们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他看着杨瑞霖,这家伙经常出去交际,会不会知道些什么?
  杨瑞霖没有辜负他,不用他问,便自己说了:“也不知道是谁拍了你在卡亚蒂转接仪式上的照片,对了还有你进出陈氏集团的照片,然后那些多事的人就开始去查你,在今天凌晨忽然有人在群里多嘴说了出来,这不一大早的上上下下都知道了。”工作室的人做起记者来竟挺有天赋的。
  陈堇澄道:“最近发生了那么多事,瞒是瞒不了多久的。”大不了对那些领导的“关怀”视而不见。
  杨瑞霖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道:“你不觉得这背后有阴谋吗?就跟以前每次出现意外一样,都是有人在故意在背后搞鬼。你不查查,就这么让这事过去吗?”
  陈堇澄睨他一眼:“我不像你有被害妄想症,这世上哪有那么多阴谋。”
  “可是,你忘了徐凯煊和那谁了吗?”
  “徐凯煊自顾不暇,没空,也没本事再搞出这么事。”卡亚蒂都快破产了,徐家父子指不定怎么焦头烂额的在想后路。
  “那澄哥你以后估计也没安生日子过了,那些同事看你就像是看大猩猩一样。”杨瑞霖感觉捂住了嘴,“我没有说你是大猩猩,我就是打个比方。”
  陈堇澄懒得跟他扯,道:“时间久了就好,他们习惯了就不会再把我当成‘大猩猩’了。”
  徐屹峰拼了命的维持者摇摇欲坠的卡亚蒂,老赵总出院后就回家修养了,他放心不下公司的事,每日都会叫秘书汇报公司的情况,从公司带资料回去给他看,公司的高层劝他好好休息,先不用管公司的事了,但他态度坚决,执意要看那些资料。
  徐凯煊是没空再去算计陈堇澄了,最近他比任何时候都要努力,偶尔会抽空去看望一下江洺薇,但他没发现江洺薇对他的态度不如以前了。
  但他们的耗费的心力还是没能让卡亚蒂活过来,在仪式过去后的第五个月,徐屹峰宣布卡亚蒂破产。
  现在他们面临的是大公司收购他们,或者是被拍卖出去,这两个结果,徐家父子都接受不了。
  徐屹峰一夜之间仿佛老了十岁,他将能变现的东西变现,能带走的钱都带上,一个人走了,就连徐凯煊都不知道他去了哪。
  宣布破产后的当晚,徐凯煊出去喝得烂醉,凌晨三点,哐哐去砸了江洺薇别墅的门。
  “洺薇!开门!”
  不知道敲了多久,江洺薇没出现,却把保安叫来了。
  他们认得徐凯煊,来这里买房子的贵人他们都认得。
  两个保安扶起徐凯煊:“小徐总,你要找的江小姐已经不在这了。”
  徐凯煊踉跄一步,抬起醉醺醺的脸:“这是她家,她怎么会不在这?”
  “小徐总你不知道吗?江小姐这几天打算把房子出售,听说今天已经找到买的人了,江小姐也就搬走了。”
  徐凯煊手一甩,喊道:“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搬走!她说过我不开心的时候就会在家里等着我的。”他指着保安,“你们一定是陈堇澄派来的,是不是陈堇澄让你们这么说的?!”
  两个保安一时没了办法,一人道:“现在该怎么办?”
  “要不去联系他的家人?”
  “不用了,把他交给我。”保安一回头,看见是陈堇澄,这可是这片地真正的主子。
  他们正愁不知道该怎么办,庆幸陈堇澄来了。
  陈堇澄走近:“小徐总,江小姐确实已经搬走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徐凯煊认出是陈堇澄,暴怒,一拳打上午。两个保安赶紧拽住他。
  “陈堇澄!都是因为你,现在我公司没了,家没了,连茗薇你也要抢,你还是不是人啊!都是因为你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我恨不得现在就打死你!”被保安拽住的徐凯煊使劲挣扎,用脚踢。
  陈堇澄不为所动:“小徐总你喝多了,我家就在前面,不介意的话可以去坐坐。”
  徐凯煊笑了几声,推开保安,看了一眼陈堇澄,踉跄走了。
  事到如今,也是徐家父子自己作的,他们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陈氏集团顺理成章的买下了卡亚蒂,之前的员工想留可以留下来,想走的可以走。
  卡亚蒂在陈氏集团的管理模式下,渐渐开始复苏,陈堇澄也完成了他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的关于商场上的争斗。
  徐凯煊用尽一切办法找到了江茗薇,却得知江茗薇不仅把别墅卖了,还和别的公司签约了。
  徐凯煊问她为什么,江茗薇说了句“你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是了,你觉得你还能给我什么?”就叫人把他赶走了。
  工作室的那些同事刚知道陈堇澄是谁时,总是想去问他一些关于那个圈子的事,后来因为陈堇澄不太搭理他们,就只好把那些话咽了回去。
  今早陈堇澄把他之前就准备好的投资资料拿到了办公室,陈氏集团准备工作室,当然这个负责人就是他,另外他还好继续从事配音工作。
  工作室一致同意了投资计划。
  这个月的周末,陈堇澄为陶文溪准备了一个惊喜,杨瑞霖他们也帮忙一起瞒着。
  当晚陈堇澄向陶文溪求了婚,陶文溪含着泪答应了。
  周一上午,一个很重要的日子,陈堇澄和陶文溪一起去把证领了。
  从此他们两个人就是合法夫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