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强战神归来 > 第一百四十章 人肉压路机

  陈天傲享受着船首甲板的微风,居高临下的感觉,在心里对这样的出场方式打了个优良分。
  转头对后面的韦觉业说道。
  “韦家主,做的不错,再接再厉。”
  韦觉业笑着点了点头,表情也是一个字,爽!
  不止是两人。
  船上的其他人,明阳市和安城市的所有带过来的人,现在都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什么叫震撼出场?
  这就叫震撼出场!
  开车过来算什么?就算开直升飞机过来,又算的了什么?
  化不可能为可能,才叫真正的实力展示。
  这里不是陆地吗,我就偏偏要开船过来!
  红毛头何狂,站在后面,腰里插着一柄长刀,笑的合不拢嘴。
  “哈哈哈!跟着老大就是威风啊!”
  庞然大物越来越近,所有宾客都纷纷闪到一边,生怕被大船给蹭到。
  每个人的脸上都被巨大的黑影笼罩,脸上都带着怀疑人生的表情。
  黄家门前的广场足够大,长宽足有一百米,正好空出了一个位置。
  前面拖动的越野车缓缓调整方向,把大船摆好方向。
  随着车子停止拖动,大船和地下的承重钢板稳稳停在了广场东边。
  轰!
  一震巨响。
  从船上放下了一块巨大的木板,直接架在甲板边缘和广场地面上,充当阶梯。
  陈天傲一马当先,大手一挥。
  “走!”
  风云变色,一群大好男儿摆开阵势,跟在后面,踏步前行!
  加上从越野车上下来的人,足有六百人的阵容!
  黑压压的一片,如同战阵。
  统一的制服,统一的肌肉男身材,每个人看起来都是气势十足。
  步履统一,踩在地上都发出一阵阵的颤动,让人心惊。
  陈天傲走在最前面,嘴角带着微笑,走路仿佛都能带起一阵风来。
  道路两旁,无论是武者还是普通人,都被这样的阵容给震住了,不自觉地后退几步,行注目礼。
  陈天傲微不可查地对身后的何狂打了个手势。
  红毛直接对着后背双肩包的某个地方按了一下按钮。
  突然,一阵激昂的唢呐音乐响起!
  小刀会序曲!
  周星星的大话西游电影,齐天大圣出场同款!
  所有人都是浑身一机灵,眼中放出光芒。
  人手,造型,出场,背景音乐,齐活了!
  陈天傲表情中带着淡定,步履稳健,目不斜视前行。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种气氛所感染。
  英雄出场,必定不凡!
  璀璨的新星,走到哪里都一定是最耀眼的。
  场中的年轻男人们,目光现出崇敬的火热。
  时尚少女们,满脸都是花痴的憧憬。
  半截插在地里的肖云飞,满脸都是一个大写的服字。
  层次和境界的差距,太大了。
  就在这时,一个宽大的黑色身影,猛然腾空而起,不偏不倚,站在道路中央,距离陈天傲的队伍仅有十几米。
  正是满脸不屑的仇枭。
  黑面杀人狂刚才和空玄交手不顺,心情正差,看到陈天傲如此出场,心里相当不爽,正好拿来撒气,开口带着无限的嘲讽。
  “陈天傲?哪里来的无名小卒,看到九品前辈在此居然还敢嚣张!赶紧过来,跪下给仇爷磕上三十个响头,我心情好了,就饶你一命!”
  这一声厉喝,在场人都听的明明白白!
  陈天傲完全无视,全当没听见,继续稳健往前走,距离仇枭越来越近。
  仇枭脸上浮现出一丝被冒犯的愤怒。
  “小王八蛋!我让你跪下磕头,已经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今天我心情不好,你再不让人停下,我就直接拧断你的脖子,拿你的尸体去喂狗!”
  音乐依旧,陈天傲气势丝毫未见,龙行虎步。
  仇枭这下真的怒了,双眼泛起一片血红。
  “妈的!九品之下,全九州还没人敢无视我的存在,不知死活的东西,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被人挑断手脚筋,一寸寸捏断骨骼是什么滋味!”
  说完,仇枭脚下猛然发力,纵身而起,地面生生被巨力踩出一个巨坑,裂纹四散。
  一阵狂风过,仇枭凝结了全身的真气,汇聚于手上。
  在一瞬间,以他为中心,方圆五十米的天空仿佛都瞬间阴暗了下来。
  四处传来隆隆作响的爆裂声。
  仇枭飞身而过,地面,道路,树木,钢筋水泥全都一寸寸被气劲割成碎片。
  空玄大声一呼,十八铜人闪电般分散各处,帮助卸去空气中如同利刀剑刃般的气劲。
  就这反应速度,还有不少宾客被擦到,受了轻伤,血流不止。
  陈天傲,目光依旧淡然,脚步不止,身后的六百余人,一往无前。
  仇枭脸上露出必杀的疯狂,五指成刀,直抵陈天傲的胸口。
  “死!”
  一声怒吼,空气中响起一声如同炸雷一样的巨响。
  所有人都心惊胆战,目光锁定场中的二人。
  仇枭手刀已到身前,避无可避!
  陈天傲嘴角微微一扬,抬腿就是一脚。
  咣!
  如同惊雷闪电般飞过来的仇枭,双眼突然涌起无数血丝,腹部结结实实挨了这重重的一击。
  时间仿佛在一瞬间停止了。
  下一秒,又动了起来。
  仇枭猛然倒飞出去,五米开外,重重落地。
  去势依旧不止,直接把地面犁出一个长达十几米的深沟,方才停下。
  仰面朝天,浑身抽搐。
  道路旁边,还埋在地里的肖云飞、前方远处的空玄、空叶,还有曲兰菲,不约而同地咽了一口口水。
  其他人,鸦雀无声,全场针落可闻。
  九品第二高手,魔头仇枭,秒杀!
  陈天傲依旧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大步向前,走了几步之后,来到仇枭脚边。
  咔。
  从脚上、大腿、腹部、胸口,肩膀,一路踩了过去,就像平常过桥一样。
  仇枭还留有一口气,只觉得手脚四肢,全部都没有知觉了。
  微微抬起脖子,想要朝天咒骂两句,忽然眼中闪出如同坠入地狱般的恐惧。
  “不要!不要,别过来啊卧槽!”
  中州省代表团。
  六百余名精壮的汉子,黑压压的一大片人。
  沿路跟在陈天傲后面,趟了过来。
  第一排的前脚,已经伸到了仇枭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