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斩月 > 第二百零六章 鏖战古战场

  “唰!”
  寒裳浑身力量迸发,一个箭步飞身而起,提着战矛飘然落在了战台上,身周天地之力旋转,身手俊逸之极,不愧是年轻一代中的王者!
  我身为玩家,不会飞,所以只能提着双匕首一步步的踏着冰冷的石阶走上了战台。
  “就这点能耐么?”
  寒裳不禁一笑,目光中透着轻蔑,战矛一指,沉声道:“七月流火,听说你之前在风云台上屡次击败我轮回之地弟子,今天,这笔账我要一并算回来,十招内,必定败你!”
  “十招?”
  我皱了皱眉:“寒裳,你太高看自己了,我觉得用不着十招。”
  “哼,找打!”
  他一声厉喝,顿时浑身死亡气息迸发,战矛周围一缕缕冰霜螺旋转动,低喝道:“来吧,吃小爷一记玄冰刺!”
  “唰唰唰——”
  骤然间,天地之间的冰霜气息几乎瞬间都凝聚在了战矛的尖端,一瞬间就迸射出一缕缕宛若冰棱锥状的攻击形态,“噗噗噗”的刺透空气,几乎是无差别的轰了过来!
  我已经有心秒寒裳了,所以没有任何犹豫。
  暗影折跃!
  “蓬!”
  一道暗影流光在身周绽放,下一刻我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出现的时候已然在对方的身后,造成200%的暗影折跃伤害同时,破碎无双、星魂爆发尽数爆发!
  “找死!”
  寒裳的反应速度不是一般快,就在我暗影折跃成功的瞬间,枪杆猛然如狂龙出海般的向后撞击而来,裹挟着浓烈的寒意,瞬间就仿佛将周围的一切都冰封了起来一般,甚至就连我的双匕首都涌现出一缕缕寒霜,似乎要把我整个人都冻结住一般。
  “白衣!”
  一声低喝,强行规避机制瞬间破掉了对方的寒霜攻击,下一秒,右手中的秋月寒江消失,五指猛然张开,虚空不断扭曲,一缕缕金色文字在身周浮现,伴随着一声巨龙咆哮,直接一掌龙决印在了寒裳的胸口,而且这是一掌白衣+龙决!
  “80742!”
  六倍伤害,同时龙决在一定程度上不遵循伤害机制,所以伤害必定是爆了的,估计也就是大比的机制比较严格,否则爆出20W伤害感觉都不算是夸张,而这一掌,实实在在的就拍掉了寒裳近三分之一的气血!
  “你!”
  他大惊失色,瞳孔中倒映着我挥动双匕首再次强攻的模样。
  “寒冰护盾!”
  寒裳一声暴喝,左掌劈空,震荡出一缕缕冰霜,飞速凝聚为护盾,但就在护盾尚未完全凝聚的那一刻,我已然直接欺身而至,爆发连招!
  “一衣带水!”
  金色的连招文字在身周激荡,一缕猛烈气流直接冲掉了对方的护盾能量,随即五连击闪电般连续打在了寒裳的身躯之上,打完的瞬间,顺势一道凿击技能将其眩晕!
  绕后,背刺+弑神之刃+湮灭!
  一连串的高额伤害数字飞起,顿时寒裳再强也扛不住这一顿乱揍的伤害了,呜咽一声,缓缓跪倒在地战台上,只剩下一丝残血了。
  “七月流火,胜出!”
  上空,执事长老目光明灭,淡淡笑道:“来人,把寒裳抬下去。”
  “是!”
  两名死亡骑士走上前,把寒裳给搭下去了,我也提着双匕首缓缓走下战台,同时不忘望了一眼轮回之地的众人,却发现他们一个个面如死灰,不再聒噪了,甚至就连庄怀水也阴沉着一张脸,显然对结果不太满意,因为在这一刻,轮回之地参赛的弟子已经全军覆没了!
  谁也没有想到,轮回之地人才济济,居然在这一轮就被全部淘汰了!
  ……
  “不错!”
  师父丁衡投来了赞许的目光,我则微微一笑,随即在二蛋一旁坐下,等待大比的继续进行,结果不到十分钟,后面的比赛一一决出结果,最终,只剩下7个名字在空中回旋,在执事长老的空间规则驾驭下,一一配对。
  下一刻,配对出现了,第一场由我对决古战场的剑三,此外,剑一轮空了,剑二、剑四则对决珍宝阁的两名弟子。
  “剑三!”
  二蛋神色深沉的看着我,道:“七月流火,剑三的实力我已经感受过了,他的剑道造诣很高,千万不能被他无尽防守成功,否则必定失败。”
  “放心,在我面前他没有防守成功的可能。”
  “那就好!”
  几秒钟后,再次登台!
  剑三还是那个少年,神色谦逊,冲着我抱着长剑一拱手:“七月流火师兄,还请你多多赐教!”
  “请赐教!”
  我点点头,下一秒就已经消失在了风中,既然我是一个刺客,那就必须合理利用刺客的优势,否则的话就浪费了。
  “嗯!?”
  剑三深吸一口气,缓缓提剑走上前,身上透着无比沉稳的气息,一时间,他身周的景物一一扭曲褶皱,居然是在利用剑意来排斥周围的一切,以此来逼我现身?想得倒美!
  就在剑三前行的时候,我凝神定气的立于原地,让自己的气息与周围的天地之力契合在一起,就这样逃过了剑三的查探,下一秒身躯一掠上前,星魂爆发+破碎无双发动的瞬间,对着他的身后就是一套湮灭+弑神之刃+背刺的攻击,顿时蓬蓬蓬的伤害数字乱跳,仅仅一下子,就让他的近40%的气血消失了!
  “嗯!?”
  剑三猛然转身,剑刃横扫磕碰在了秋月寒江之上,身周一缕缕剑气“嗡嗡嗡”的锐鸣,在他身周凝聚成了一重重的剑罡,这小子底蕴确实相当夯实!
  可惜,还是不够!
  就在刹那间,我的暗影折跃已经发动,瞬间出现在了剑三前方,凿击眩晕,紧接着一掌龙决几乎轰穿了他的胸膛。
  “糟了……”
  剑三大惊失色,急忙撤剑防御,但是已经来不及,下一刻我的一条连招就如狂风骤雨般的轰在了他的身躯之上,抬手一扬,风声鹤唳笼罩战台,一时间剑三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连续三剑劈掉了我30%的气血之后,呜咽一声跪倒在地。
  “七月流火,胜出!”
  执事长老目光睥睨:“剑三,你还行吗?”
  剑三扶着长剑,缓缓站直身躯:“我没事。”
  说着,他冲我抱拳一笑:“七月流火师兄确实名不虚传,我输得心服口服。”
  我点点头:“承让了。”
  再次下台。
  ……
  几分钟后,战台上不断决出胜负,最终,剑二、剑四以强大的优势获胜,可以说,面对古战场的这四大弟子,其余四阁的年轻一代弟子几乎都没有什么还手之力的,轮回之地的寒裳、烈海或许还行,但也完全不是对手。
  于是,四强就变成了古战场的三大弟子,外加一个我,形成了三英战吕布的格局了,而我……就是那个吕布吗!?
  “丁师弟。”
  远方,一直没有说话的张笑山终于开口了,笑道:“你培养的弟子七月流火,确实让人大开眼界,相当不错。”
  丁衡捋着胡须:“师兄,在你的三大弟子的围剿下,也不知道我这徒儿还能走多远了。”
  张笑山淡淡一笑:“未必。”
  就在这时,战台上空的执事长老再次运转空间规则,顿时仅剩下的四个名字不断在空中碰撞,最终配对成功,赫然是我对阵剑二,而剑一与剑四之间同门内战!
  剑二,那个身穿白衣的青年,看起来似乎也挺厉害的。
  “唰!”
  脚踏一抹气流,剑二提剑纵身落在了战台上,姿态儒雅,一脸的笑容。
  而我也提着双匕首一步步的走上台,身周萦绕着一缕缕暗金色气流,虽然上台的姿势不帅,但整个人的气势却给人一种肃杀、冷冽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真正行走于永夜中的杀手一样,让人永远看不清真正的实力。
  “七月流火师弟,请赐教!”
  剑二一扬眉,笑道:“我可跟三师弟不一样,小心了!”
  “知道了。”
  我身躯一沉,再次进入白衣状态下。
  “出来!”
  剑二一声低啸,整个人揉身在剑光之中,瞬间就冲到了我面前,轰然一剑从天而降,顿时剑光分裂成了五道之多,横的铺开,几乎笼罩住了我所有的退路。
  这么狠!?
  此时,后退只能挨打,于是身躯向前一冲,就在剑二的剑气尚未完全打下来的瞬间,直接白衣+湮灭切过了他的胸前,紧接着补上一击凿击!
  “噗!”
  眩晕成功!这就是玩家的优势,我可以利用技能的机制来压制他,而这些NPC基本上招式是趋向于真实的,一枪一剑相当犀利,但却罕有什么眩晕、减速之类的效果,至少剑二的招数不包括这些,就在他错愕之际,我直接绕后又是一套背刺+弑神之刃的攻击连招。
  不得不说,在获得魔藤头盔之后,这两个技能确实已经变成了我不可或缺的金牌技能了!
  “真不错!”
  耳边传来剑二的低啸声,就在我打完弑神之刃的瞬间,他已经回转身了,剑刃划过一道弧线,“哧啦”一声,剑光拉出了一道雷霆光辉,就这么横扫在我胸前!
  “20987!”
  好疼啊,这一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