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斩月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师承陈轩
“接下来怎么安排?”我问。
  阿飞嘿嘿一笑:“我刚才和小浅查过了,附近有一间精品酒店相当一错,一晚两千多的那种,既然我们今天已经到杭州了,那就好好放松一下,先住进酒店,然后找个当地风味的馆子好好吃一顿,晚上找地方蹦个养生迪,然后夜宵,之后好好睡一觉,明天会苏州,怎么样?”
  我眯着眼睛,笑道:“可以可以,我陪你们。”
  “好~~~”
  后排,小浅笑得合不拢嘴了。
  ……
  不久后,来到酒店,确实就如阿飞说的一样,一处十分幽静的院落之中,房间里的格调也相当让人喜欢,于是洗个澡之后,再次出门,跟阿飞、小浅一起出门去吃小龙虾,就这么一直吃到了八点多钟,就在我脱下塑料手套的时候,“滴”的一声,手机收到了一条微信消息,来自于林夕:“晚上回来么?”
  我心中一动,看到她的头像,都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有一些悸动,这才离开了苏州多久啊,我这是……有点想念她了吗?
  “暂时看来,不回去,我朋友要带我去蹦迪!”我回复。
  她发了一个哈哈大笑的表情:“那就好好玩,明天再回来!”
  “嗯嗯。”
  “好了!”
  一旁,阿飞脱下了手套,道:“洗个手,阿离去买单,然后咱们就准备出门去酒吧了,我搜到了附近一个评分很高的酒吧,嘿嘿,今天都特娘的给我嗨起来!”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你带着女朋友还可以,我怎么嗨起来啊,氪狗粮到嗨吗?”
  小浅扑哧一笑,说:“阿离,你长得那么帅,只要你愿意,还怕在酒吧里勾搭不到么?放心吧,一会阿飞帮你物色,他最懂……”
  “我怎么懂啦?”
  阿飞一脸愤然:“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啊,老婆大人,其实我什么都不懂,我甚至这是第一次走进那种地方!”
  我哈哈一笑:“走了,废话真多!”
  “哈哈~~~”
  ……
  不久后,杭州某酒吧。
  音乐十分劲爆,感觉每一个鼓点都打在脑门上一样,三个人坐了下来,点好酒之后,阿飞带着小浅玩游戏,我则静静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当心足够平静时,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一般,音乐声也消失了,进入了一种浑然忘我的境界。
  “阿离!阿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阿飞晃了晃我的肩膀,把我从神游物外的状态中拉了回来,笑道:“别一个人傻不愣登的坐在这里啊,拿上酒过去撩一下!”
  说着,他伸手一指不远处吧台旁的一个女人,说:“你看那个,肤白貌美,身边也没有朋友,一个人跑酒吧来喝酒,这种最好撩了,赶紧去,干活了,你也不想今晚一个人睡吧?”
  “啊?!”
  我一愣,却看到那个女人转身,脸上的粉沙沙直掉,顿时心头一颤:“别吧……我宁愿一个人睡。”
  “靠!”
  阿飞拿上酒杯,说:“你这废材,这样吧,我过去把她撩过来,让她陪你玩,把肉送到嘴边你张嘴就行,这样总行了吧?”
  我目光深深:“飞哥,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可我来这里也不是为了睡谁啊,放松一下而已!”
  “虚伪的男人……”
  他嘎嘎一笑:“但是你一个人坐在这里跟个木桩一样,多尴尬啊!”
  “我也觉得尴尬。”
  我心头有些压抑,直接将口袋里的房卡掏出来塞给阿飞,说:“明天帮我退房。”
  “你要干嘛?”他一愣。
  我想了想,说:“我不喜欢这里,我想回苏州了,你和小浅在这里慢慢玩,我一会就出门打车回苏州了。”
  “靠……”
  他有些无语:“你这样太伤人了啊!”
  我哈哈一笑:“那些绝才天纵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孤僻的人,我也一样啊,妈的能陪你跑到这里来浪已经做出最大让步了,我现在有些心绪不宁,可能只有回到一鹿工作室那里才会安心一点,所以……我先回,你明天再回,反正有我没我,你都一样能嗨……”
  “倒也是……”
  他嘎嘎一笑:“那你……打车回去?”
  “嗯。”
  “有钱真任性!”
  “必须的,其实我还可以呼叫直升机送我回去。”
  “吹!”
  “跟你说实话你又不信……”
  ……
  聊了几句,我直接拿手机出门了,在外面叫了一辆网约车,当我坐上车的时候,司机已经笑得快要合不拢嘴了,大半夜的还能接到这么一个超级长途单,今天他的业绩注定是要爆表了。
  “帅哥,确定去苏州?”
  “是的,开车吧。”
  我点头一笑。
  “好嘞,坐稳,系好安全带,我们出发咯!”
  车子疾行在夜色之中,很快就上了高速,前往苏州的方向。
  ……
  坐在车上,百无聊赖,刷一会微博热门。
  一个多小时后,一鹿微信群里传来了沈明轩的声音:“准备订夜宵了,都想吃点什么?”
  “我都行。”林夕道。
  顾如意则说:“沈明轩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
  我马上发了一条:“我想吃迷踪蟹和蛋炒饭。”
  “切!”
  沈明轩笑着发了条语音:“你一个流连外地的人,说不定现在正在某个风月场所里,你就别说想吃什么了!”
  我直接发了一条高速上回苏州的路标照片在群里。
  “咦?”
  林夕笑问:“你回苏州啦?”
  “嗯。”
  我点点头:“本来跟朋友一起去酒吧玩的,但是突然觉得很吵,而且很没意思,所以就打车回来了,估计还有一个小时就能抵达工作室。”
  “哦哦,那我们等你一起吃,那就迷踪蟹吧!”
  “好!”
  ……
  关掉微信,看着眼前不断后退的路标牌,心头有一个疑惑,刚才我说要回苏州的时候,林夕的声音……似乎很开心的样子,是真的吗?
  于是,不争气的打开了微信,又重新听了一遍林夕的语音,却又不太确认她是不是很开心,于是又连续听了好几遍。
  “瞧这没出息的……”
  一旁开车的司机大叔懒洋洋的笑道:“喜欢人家就直接表白呗,这一顿自己胡思乱想的揣摩有什么意思。”
  我顿时脸都涨红了:“大叔,你……你想多了啊!”
  他轻哼一笑:“大叔是过来人,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喜欢过女孩子,我懂……没关系,看你长得也不错,人也文质彬彬的,只要你够诚心去追,一般的女孩子没几个能挡得住你的表白。”
  “好的,谢谢大叔……”
  我一咧嘴,不乐意再跟他切磋这些了。
  ……
  就这样,一路颠簸返回了苏州,不久之后,车子缓缓的停在了工作室一旁的路边,结账扣掉了我一大笔资金之后,司机大叔一溜烟就走了。
  我则挺起胸膛,活动了一下身躯,然后顺着路边花圃往前走,司机停错门了,工作室的入口在另一边,还得走个一百米左右。
  可就在我没走多远之后,一片阴暗之中,一个身影走了出来,是一个中年人,头顶光溜溜,在昏暗的灯光下泛着光辉,冷笑一声:“你就是那个小子,对吧?终于把你给等到了,前天打我的那次,你打得过瘾了吧?现在是不是该让我打回来了!”
  是那个中年人踢踹林夕的醉酒中年人!
  顿时,我皱了皱眉,冷笑道:“谁给你的勇气找上门的?”
  “我给的!”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旁侧传来,花圃间又走出了一个人,是一个身形壮硕的青年,穿着健身的紧身衣,目光中透着淡淡的狰狞,笑道:“狗东西,你打了我的老板,想就这么混过去吗?老板,你说吧,想要他留下点什么,都行。”
  徐总冷笑一声:“也别太重了,打断他一条手臂就行。”
  “行。”
  青年笑了笑,冲我招招手:“来来来,我先让你三招,我也很想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竟然敢老子的地头上撒野!”
  “……”
  我淡淡一笑:“你真想打断我一条手臂?”
  “怎么,你以为老子跟你这个**开玩笑吗?”他面露凶光,冷笑道:“不跟你废话了,你不动手,老子自己来!”
  说着,他一个飞扑,拳头破风声凛冽,我瞬间就洞悉到了他的气息,那是御气境界的力量!
  于是,我也飞步上前,一拳轰出!
  “蓬!”
  两个拳头碰撞在一起,竟轰出了一道气浪吹拂周围的花圃。
  “你……”
  青年目光中透着惊骇,按理说,他这一拳整个苏州都没几个人能挡得住,但是却被我轻描淡写的就化解了。
  说着,他正色起来,一抱拳,道:“我叫王大林,师承济南陈轩,请赐教!”
  我淡淡一笑:“不用客气了,你身为习武的人,却一点武德都没有,沦为别人的爪牙,你这条手臂,我今天留下了!”
  说着,一个箭步上前,把我的御气力量提升到了极致,身形一掠而至,速度快到对方无法反应,紧接着手掌一翻,化掌为刀轻轻的拍在了对方的手腕位置,顿时“咔嚓”一声,他直接发出一声惨哼,一条手就软软的耷拉了下来,骨头已经断了。
  “啊啊啊啊……”
  这种痛苦可想而知,他连退数步,一边忍着剧痛,一边满脸惊恐的看着我:“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这么强?!”
  “滚!”
  我一扬眉,道:“立刻离开这里,还有你,秃子,你叫徐力是吗?华东衡励集团总裁,你做假账的数据我都知道,但是懒得跟你计较,马上给我滚蛋,下次再敢上门挑衅,我绝对会让你后悔!”
  ……
  徐力浑身一颤,眼中透着丧胆之色,随即两个人夹着尾巴灰溜溜的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我则看了眼工作室的方向,心头虚惊一场,幸好我回来了,不然可能真的会有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