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师兄实在太谦逊了 > 第001章 仙娥云竹,师兄太谦逊了

  咚——!
  悠扬的钟声,回荡在整个罗浮圣宗的山云之间。
  东方霞光初起,仙气缭绕,群山碧翠钟灵毓秀,一片仙家景象。
  罗浮圣宗,天秀峰,通天楼台之上。
  一个气质无双,丰俊神朗的绝世少年,静静的看着半空中时有飞过的仙禽灵兽,叹息一声。
  “我太难了啊!”
  少年名叫楚云,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天了,心里有点慌。
  穿越就穿越吧,也不是不能接受,可为什么不把这绝世少年的记忆也给融合一下子?
  整整三天的时间,别说修行了,人都不认识,过的胆战心惊,好不容易把自家师父阙阳真人的名号记住,他却离开了天秀峰,没说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偌大的天秀峰,如今只剩下楚云一人,倒也落得清静。
  只是这三天零零散散听来的事情,委实有些吓人。
  这少年的身份……太不一般了。
  楚云只能用天纵奇才,万众瞩目来形容。
  入门便拥有九品灵根,一年金丹,两年元婴,三年化神,天赋之强,光环之大,让楚云有一种这瘪犊子就是天地亲儿子的错觉。
  偏偏相貌也俊朗无双,气质空前绝伦,鎏金蚕丝月袍之下,八尺之躯,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一股大道气韵,万众瞩目,引来阵阵围观赞叹。
  罗浮圣宗弟子众多,仅仅内门便有数千,这些人,见到他无不驻足观仰,一脸恭敬艳羡,更是无数女弟子倾慕的对象。
  只是一眼,便能醉倒一片。
  罗浮掌门赞誉有加,诸多长老不吝夸奖,罗浮七峰的首座无不关爱直至,认为楚云是最有可能百年内飞升成为仙人的天选之子。
  以前的楚云,绝对是整个罗浮圣宗最靓的崽。
  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传说中万中无一的绝世天才!
  只是好端端这么个绝世天才,怎么就挂了呢,还好死不死的把自己的魂魄扯了过来。
  扯就扯吧,你好歹是给咱留下一点记忆啊。
  屁都不给留一个!
  万一被罗浮圣宗这些强人知道自己夺了舍,那岂不是完犊子的下场?
  好在这三天的时间,自家师父阙阳真人没有考教修炼,不然一切都露馅了。
  好想找个头脑不是那么灵光的师弟来唠唠家常!
  不谈修为,不谈气质,本师兄笑而不语的听,小师弟滔滔不绝的讲。
  最好将罗浮圣宗所有人事全都讲个通透明白,八卦也行。
  楚云满脸无奈,无意间瞥到天秀峰下,一个小小仙娥正探头探脑的向上走来。
  这仙娥十几岁模样,身着青云裳,头梳惊云髻,提着裙摆,有些局促的左顾右盼,看上去十分乖巧秀气,只是有些紧张。
  坏了!
  这人……叫什么来着?
  离得近了,楚云能够清晰看到仙娥脸上的表情。
  胆怯、紧张、激动,还有一点点的小庆幸。
  “希望这丫头是个憨憨。”
  楚云绞尽脑汁也没想起来这仙娥叫什么名字,叹息一声,站起身来之后,用力的将自己身上的气质展现到了极致。
  天秀峰附近整个天地,顿时好像凝滞了一般。
  不动如龙钟,道静意凝,天地一片肃然!
  一步而下,气随风动,通天楼台旁边一颗千年古松,发出簌簌的声响,合着鎏金蚕丝长袍,衣袂烈烈。
  古松少年,朗朗乾坤,就这么凝聚成了一副绝美的画卷。
  楚云的气质实在是太过完美,无双的脸上带着一抹笑意,不染一丝人间烟火。
  一呼一吸之间,恰到好处的暗合天地胎息,道韵丝丝绕绕,一片谪仙气派。
  自带光环的男人,简直帅破了天际!
  小小仙娥再次抬头的时候,正好面对一双灿若星空的眸子,灵动之中带着平静,如同一湾清水,让人目眩神迷。
  “师……师兄!”
  小小仙娥似乎吃了一惊,玉容微红,想要移开视线,却又做不到。
  楚云甚至能够听到她紧促有力的心跳。
  “云竹……云竹见过楚云师兄。”
  说完这句,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一般,眼里带着怯意,我见犹怜。
  楚云却听得差点去拍大腿。
  好一个自报姓名的仙娥云竹,这才是人跟人交往最基本的方法嘛。
  心情大好之下,楚云的眸子越发深邃,用一种能够迷倒天地众生的声音说道:
  “云竹莫怕,师兄又不是那吃人的妖魔,进来说话。”
  仅此一句,云竹悄悄抬头,脸上满满的都是感激欣喜之色。
  “谢……谢过师兄。”
  见楚云转身,云竹双手抓着自己衣襟,跟在身后,眼神灵动的像是一只白雀。
  进了楼台,楚云为云竹斟满一杯天秀香茗。
  “云竹师妹来寻我何事?”
  云竹似乎被楚云的随和感染,慢慢放松下来,一脸好奇的看着楚云的背影。
  “云竹入门刚满一年,如今结丹成功,掌门师父让我来见见师兄风采,顺便……”
  听到这里,楚云倒茶的手一个哆嗦。
  入门一年就结丹成功,这个小师妹,也是个妖孽啊。
  仙云九州,修士之间的境界,划分为引气、养气、练气、筑基、结丹、金丹、元婴、化神、练虚、合体、渡劫、大乘等十二个大境界,每个境界之后,又分十二重天小境界。
  听阙阳真人说过,以楚云之前的天赋,也不过是一年金丹。
  眼前这个云竹,竟然也是一年结丹成功,虽然和他比起来还差上一些,可这一些,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
  怪不得老祖宗经常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看来以后得低调行事了,不然容易闹出笑话。
  这个小丫头,有点不好糊弄的样子啊。
  咳!
  楚云轻咳一声,回头看了一眼云竹,问道:“顺便什么?”
  “顺便知会楚师兄,再过半月便是飞渡盛典,届时需要楚师兄一展我罗浮圣宗风采,掌门师父让云竹来知会楚师兄,早做准备。”
  听到这话,楚云急忙背过身去,脸上满是懵逼的神色。
  飞渡盛典又是什么?
  他会个瓜皮的一展风采。
  如今的楚云,也就外表还能骗骗人,连罗浮圣宗入门级引气心法都背不下来,更不要说使用他这一身的化神修为了。
  “楚云何德何能,掌门师伯抬爱了。”
  楚云苦笑一声,转过头来的时候,脸上却是一副风轻云淡的绝世笑容。
  云竹偷偷看了楚云一眼,脸上满是好奇的神色。
  师兄,好像很谦逊的样子呢!
  “另外,云竹听说师兄要开炉炼丹的事情,这张丹方就送给你吧,师父说这张丹方很厉害的。”
  啥玩意?
  我又几时说过要开炉炼丹得话了?
  听到这话,楚云差点直接从通天楼台上跳下去,逃出罗浮圣宗。
  心中慌得一批,偏偏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这才是最难的。
  楚云温和一笑,接过云竹递上来的丹方,说道:
  “师兄近来偶有所感,这炼丹一事并非师兄擅长……”
  “难道师兄打算放弃?”
  云竹惊呼一声,眼睛瞪得滚圆,神色间满是失望的神色。
  楚云笑笑,说道:“自然不会放弃,只是可能要用其他办法罢了。”
  说到这里,楚云差点抽自己一嘴巴了。
  要了命了!
  连丹药长什么样子的都不知道,怎么炼丹?
  还不是一炼就露馅?
  看到云竹恢复雀跃的样子,楚云沉声说道:“云竹,师兄在炼丹一道上不是太在行,此次炼丹,可能并非常规,也许会让人失望,你回去之后,莫要与他人谈起了。”
  不是太在行?
  云竹听完,眼睛眯成了月牙儿,笑着说道:“师兄真是谦逊,云竹记下了。”
  怎么办?
  怎么炼?
  炼什么?
  云竹走后,楚云脑瓜子嗡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