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侠巅峰之上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你算计我!

  “呜呜呜——”
  ‘朱雀’缓缓降落,转灭迫不及待地从中跑出,拿下铁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来时顺风,‘朱雀’飞得十分平稳,但去时风向虽有变,却还是以逆风为主。唐三才不断操纵机关手,调动‘朱雀’翅膀上的木羽,飞得颇为颠簸,让转灭有点吓过头了。
  “小转,作为墨家未来的顶梁柱,你这么怕高可不行啊,没事多练练吧。”秦旸看转灭那副样子,不由调笑道。
  “你···憋说话!”转灭此时也没心思和秦旸斗嘴了,只是摆手连挥,一副不想和他说话的样子。
  “哈哈。”
  秦旸笑了笑,跟着断水走到山峰边上,居高临下地往下边望去。
  “师兄,原本是要两月才能建成的地方,在唐师弟的机关相助下,以及足够的人手调配下,仅仅一个多月,就成功搭建完成了。”
  断水指着下方山谷中的一座显眼高楼,说道。
  无光的夜色之中,只能隐隐见到那座高楼的模糊形状,而在那高楼之前,则有八座形态各异的石像伫立。
  这些石像实际上都是唐三才所制造的机关兽,有着超乎一般武者的力量,即便是炼气化神中期的武者也不一定能和这些机关兽比拼力量。不过这等没智慧的机关兽就算力量胜过武者,但意识和笨拙的动作还是影响了战力,大概也就能对付炼气化神前期的武者吧。
  当然,对付炼精化气的武者,那就便是一拳一个小朋友了。虽然动作笨拙,但速度还是很快的,真要是被对准了,一般武者还真难逃。
  “外围还有兰陵生布的九宫八卦阵,按你的要求,没太大杀伤力,但大大破阵的难度,九宫八卦阵本就是个困阵,加上用了雷击石,大大干扰了阵中人的方向感,而且即便是‘五气朝元’的武者外放精神力,也无法探测到九宫八卦阵的情形。
  或者说,外放精神力会让他们更难受。”断水道。
  雷击石对于‘阳神’境界以下的武者精神力有着极强的克制,本身罕见又稀有,大批雷击石更是罕见至极。
  不过对于墨家而言,雷击石却不是什么稀罕物。墨家早就研究出了人工引雷制造雷击石的方法,对于常人来说稀有罕见的雷击石,对墨家中人来说,只要肯花本钱,就绝对不缺。
  类似于雷击石的东西墨家还有很多,这个历史悠久的学派有着令人惊叹的底蕴,尤其是在上代矩子将墨家扩张至整个天下后,更是让其底蕴大增。
  诚然上代矩子的行为让墨家分裂成不知几方,但是在墨家九算中的叛徒背叛之前,墨家已是借助这九人之力,扩张到远超先前的地步。
  这也就导致即便是后来分裂了,现在的墨家还是比上代矩子上位之前要强,强的多。
  并且墨家九算的回馈也是让墨家多出了不知多少法门和知识,就像这雷击石的制造方法,其引雷之法便是来自于道门正一道的雷法。墨家中人得到这引雷之法后研究钻研,才发明出人工制造雷击石的法门。
  “不得不说秦师兄你抓来的那个家伙是个阵法奇才,这九宫八卦阵师弟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但像眼前这等别出机杼且难缠的九宫八卦阵,还是第一次见。”唐三才也是出声称赞道。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兰陵生的阵法造诣,”秦旸顿了顿,看向侧面的山路,“刚好,他来了。”
  月白色的身影从山路那边飞起,凌空旋身,真气挥洒,在空中制造出如真似幻的星星光点,兰陵生在这些光点的环绕下空中转身,极为骚包地缓缓落向地面。
  即便是被秦旸抓来当了苦力,这位偷情盗也依然不失骚包本性,时时显露潇洒风姿,完全不顾观众全是男的这种事实。
  不过在下落途中,兰陵生脖颈上的断云石项圈微微一亮,将其真气吸收不少,让他的骚包出场当场破功。
  兰陵生从半空中落下,颇为狼狈地踉跄摇晃,差一点就摔倒在地。
  “这破项圈。”
  低声咒骂之后,兰陵生就换上一副谄笑的嘴脸,对着秦旸求道:“周兄啊,你看你让在下做的在下都做了,现在是不是该放······”
  他指指脖颈上的项圈,挤眉弄眼,“嗯嗯?”
  “貌似周某从未说过兰兄做完事后,就放你走吧?”秦旸似笑非笑地道。
  “呃······”兰陵生哑然。
  貌似对方还真没说过。
  “不过周某现在可以向兰兄声明,只要接下来的事情了结,那周某就解开兰兄脖颈上的项圈,到时候随兰兄去留。”秦旸接着道。
  只是那时候,就不是你想和我抛开关系就能抛开了。
  这句话,秦旸并未道出,但是兰陵生却是本能地察觉到不妙。
  “这个···恕在下直言,虽然在下不知周兄所为何事,但周兄的大事好像有点危险啊,在下小胳膊小腿的,可没法帮上太大忙。”兰陵生讪笑着表达推辞之意。
  这一个月来,他可算是见识到这所谓的摘星盗之徒有着多大能量了,那墨家机关就不说了,光是悄无声息在这山谷之中召集人力,集齐物力,建造了这么一座机关楼却无人知晓,这就让人差点惊掉下巴了。
  现在若是还有人告诉兰陵生,说周易是摘星盗之徒,兰陵生非把绑起来扔进汉江不可。
  摘星盗的徒弟要是这么厉害,他自己又何必死在南山县。
  “没事,帮不上大忙没关系,让别人看到你兰陵生和周某站一块就行。”秦旸十分宽容地笑道。
  “但这不就是让别人知道在下和你一伙的了吗?”兰陵生僵住。
  “对啊,周某要的就是这个。这阵法都是兰兄布的,要是不让别人知道这等杰作是何人所布,岂不可惜?”秦旸的笑容愈盛,透露出一股纯良之意。
  到底是什么让你产生了能下车的错觉?从你在官道上跳进黑车开始,你就再也下不了车了。
  “你你你······”
  兰陵生气得直打哆嗦,“周树人,你算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