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四十九章 阴差阳错

  自从温谦被云雨寒提醒拉长了斧柄之后,一直都没有再收回去,杀怪也都是用双手持斧。
  齐宏丰吓了一跳。
  自己还没干什么,难道这小子见人就杀?
  那在基地的时候为什么又不杀?
  但齐宏丰对那道光芒太熟悉了,一看到光芒亮起就急忙闪身躲开。
  以他的速度,闪避温谦的攻击还是比较轻松的,然后就悬停在旁,等温谦势头耗尽身体下落的时候再发出雷霆攻击,结束他的性命。
  这是击其强弩之末,以新力攻其旧力,以强击弱,是高手对战机的把握,武道的精髓所在。
  齐宏丰心中暗自得意。
  小子受死吧!
  谁知温谦这时候体内能量极为丰沛,滞空时间不短,反手又是一斧劈了过去。
  齐宏丰大意了!
  虽然他见过温谦杀苏德林的那一战,但他也是认为是苏德林太弱。
  他的修为整整比苏德林高了一个大境界,比温谦高了两个大境界,杀苏德林可以,但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跨境界杀敌也没听说有跨两个境界的。
  加上他从来都是见温谦跳起来劈一斧就要掉下去,已经形成思维惯性,谁知道这回温谦竟然还有时间反手再劈出一斧。
  这时候他正在蓄“势”待发,摆出攻击的姿态,所以一时再躲是来不及了,只能挡。
  他平常自恃身份,又要在莎宾娜面前装高人,兵刃都不带在身上,结果这一下想挡都没得挡。
  百忙之中举右手臂去挡,想用新型战斗服挡下这一斧。
  温谦凭借本能手腕微微一歪,斧芒砍在了齐宏丰裸露在外的手腕上,又狠狠劈在齐宏丰身上,几乎将他的战斗服劈穿。
  齐宏丰的右手无声无息地掉落,鲜血狂涌而出。
  他痛得大叫一声,肝胆俱裂,在空中左翻右滚起来,暂时把“势”抛到了九霄云外。
  温谦借着反弹力反而又在空中停顿了一下,看齐宏丰就在面前,猛扑了上去,丢掉双刃斧,双手抓住齐宏丰的肩膀,一头撞在齐宏丰的后脑上。
  “砰”!
  齐宏丰眼前一黑,险些当场昏厥过去。
  温谦这两天吸收了那么多能晶,身体一直被不断强化,力气大增不说,身体的强度大了不知道多少。
  再加上人的前额骨本就比后脑骨坚硬,这一头撞上去他倒是没什么感觉,齐宏丰却七荤八素,不知今夕是何年。
  但撞击并没有停止,一下两下三下,不知道撞了多少下,两人一起掉落地面之后,撞击仍然还在继续。
  瘆人的头骨相撞声在寂静的荒野外回荡,浓浓的血腥味又弥散开来。
  齐宏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死去,后脑被撞得完全开了花,像个煎饼果子,脑浆已经从骨头裂缝中流了出来,幸好温谦这时候肚子不饿,否则……
  可怜这位第五境界大高手、议长的得力手下,因为贪婪和嫉妒心,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在荒野,当真是害人终害己!
  温谦撞死了齐宏丰,没感觉到他体内有自己需要的能晶,下意识地吐了一口唾沫在他身上。
  又伸手在齐宏丰战斗服的口袋里掏摸了一下,果然摸到几颗能晶。
  他二话不说就握在手中坐下来,吸收了起来。
  齐宏丰身上带着的能晶都是中等级的,有两颗四级能晶,五颗五级能晶。
  越高级的能晶内蕴含的能量越精纯,也越多,温谦这一吸收又不知道要吸收多久。
  能晶强化身体本来就是连骨骼一起强化的,本就在第三境界巅峰的温谦终于靠这几颗中等级的能晶将骨骼完全玉质化,突破到了第四境界初段。
  温谦却毫无所觉,只知道不停吸收着能晶内的能量。
  虽然已经升到第四境界,但这时候他连正常思考都做不到,更不用说去体悟“势”了,目前飞是绝对飞不起来的。
  ……
  云雨寒和莎宾娜也在赶路,之前休息了一个多小时,暂时都不累。
  刚才她们模模糊糊感应到温谦所在的方向有剧烈的能量波动,以为温谦又在和变异生物动手,莎宾娜便通过聊天软件问齐宏丰。
  谁知道齐宏丰久久没有回应,于是两人急忙加快脚步赶路。
  野外道路不平,十几公里的路靠跑即使是武者也不可能很快就跑到,期间莎宾娜一直拨打齐宏丰的电话,都没有回应。
  试着拨打温谦的电话,提示无法接通。
  温谦对手机铃声听而不闻,他自己的手机早已在战斗中打得稀烂,通讯耳机倒是还在,前面响了几声,因为声音太大被他无意识地关掉了。
  两位女孩直跑了半个小时,才到了温谦打坐的地方。
  两女见温谦虽然满脸都是鲜血,但人很安全,便放下心来。
  又见现场有一具穿着新型战斗服的尸体,莎宾娜便把那具后脑一片狼藉的尸体翻了过来,顿时吓得惊叫一声。
  “啊!”
  两女过来的时候,温谦因为没有感受到杀气,所以没有被惊醒。
  但莎宾娜这一声惊叫却太过大声,彻底把他惊醒了过来。
  他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看着莎宾娜,刚刚受过惊吓的莎宾娜被他一看,竟忍不住有些发抖。
  “阿……阿谦,齐……齐先生为什么会死……死在这里?是……是你杀了他?”莎宾娜结结巴巴地问道。
  温谦对她的话听而不闻,只是觉得那声音有些熟悉,样子也有些熟悉。
  那是谁?
  能杀吗?
  好像不能。
  可她以前好像经常欺负自己,不能杀那就欺负回来,不违本心,不会让心理防线崩溃,还可以让压力得到宣泄!
  这些想法是温谦用脑海深处最后一丝清明做出的判断,简单而直接,本能而粗暴。
  他根本就没注意到云雨寒,或者他早已看到了她,但对现在的他来说,那是丝毫没有威胁的对象,也是不可欺更不可杀的对象,引不起他本能的关注。
  他嘶哑地低吼了一声,以第四境界的力量和速度朝莎宾娜扑了过去。
  莎宾娜根本都没反应过来,只来得及惊叫一声,便被温谦一把扑倒在了地上。
  温谦的双眼红得犹如红色玛瑙,在黑暗中散发出幽幽红光,双手急切地在莎宾娜弹性惊人的身体上摸索着。
  鼻孔中呼出的粗气重重地喷到莎宾娜的脸上和脖颈中。
  莎宾娜拼命挣扎,金色长发犹如孔雀开屏般披散在地上,长刀早已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了,双腿又被温谦紧紧夹在身下,只能拼命用拳头在温谦身上捶打。
  但她第三境界中段的力道,在此刻的温谦身上就如鸡蛋打石头,丝毫没有发挥作用,反而更加激发了温谦的兽欲。
  况且她在温谦浓烈的男子气息的侵蚀下,早已浑身发软,连一半的力气都发不出来。
  温谦喘着粗气,急切地寻找着那一缕潮湿和芬芳。
  莎宾娜刚开始还“阿谦”、“雨寒”、“不要”地叫着,很快就被封堵住了声音,变成了无力的唔唔声,最后寂然无声。
  温谦双手本能而疯狂地寻找着突破口,最后终于被他在莎宾娜的领口处找到了拉链的链头。
  不耐烦拉开,双手抓了上去,撕拉一声,从头到尾,新型战斗服最薄弱处被他本能地找寻到并粗暴破解。
  随着莎宾娜鼻子中发出的呜咽声,刺眼的白色和浓重的荷尔蒙气息喷涌而出,一览无遗地暴露在夜空下,又淹没在温谦强壮的身体下。
  而他还在忙着解除自己身上烦人的的束缚……
  云雨寒完全呆住了,从她出生到现在,就从来都没见到过这种场景,连想都没有想到过这一幕会这么直接粗暴地发生在她的眼前。
  甚至其中的男主角还是她最近一直在默默喜欢着的人,竟然在她的面前亲自导演并主演了这一幕,并且完全当她是空气。
  这让她完全不知所措。
  实在太出乎她的意料!
  太不把她当回事了!
  欺人太甚!
  太羞人了!
  莎宾娜的呼救声她听到了,可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去救她?
  可她愿意让自己救吗?
  打晕温谦?
  不说能不能打得晕,她却是看出来了,温谦已经完全没有意识,在凭本能做事。
  虽然她一时还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就看他那双比变异人还要可怕的眼睛,她就知道那不是他有意识地在那么做。
  那么他现在一定是身在水深火热之中,自己又怎么下得去手。
  以她在母亲身边耳濡目染积累的见识,她知道如果这时候把他打晕,一定会发生不可预料的逆转,产生不可预料的后果,这绝对是她不想看到的。
  泪水早已在她的眼眶中打转,身体也在微微颤抖着,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情况下,在眼前的闹剧即将进入实质性阶段的时候——
  “啊!”
  云雨寒终于做出了选择,她选择转身离开,撒腿狂奔了起来,把淑女的矜持和处女的骄傲抛到了九霄云外。
  为了他,她还是第一次这么完全不顾形象地狂奔,像一只受惊的母兔。
  幸好没有人看见。
  在她转身的刹那,一连串不知滋味的泪珠飘然洒落。
  夜色下,那原始而狂野的一幕还在原地不停上演着,周而反复,不死不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