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五章 变异野猪

  赵庆余带着其他人下了车,迅速在车旁清出了一块直径约二十米的圆形空地。
  他们的铠甲和温谦身上那套款式完全相同,几人穿着清一色的装备,看上去倒是平添了几分威势。
  呸,一群穷鬼!
  双手抱头悠闲地坐在车内的温谦却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他们一番,丝毫没被虚假的表象蒙蔽,也选择性地忘记了自己现在其实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这种合金铠甲因为太过笨重,影响武者实力发挥,从几十年前开始就被慢慢淘汰。
  后来生产的护甲多是采用复合材料制成,防御力不比合金铠甲低,甚至还要更高,而且还很轻便,穿在身上的感觉和普通衣服差不了多少。
  不过这种佣兵小队赚钱确实是不容易,温谦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
  虽然老爸他们从不承认自己是佣兵,即使他们干的完全就是佣兵的活。
  还美其名曰“战斗小队”。
  但佣兵就是佣兵,名字取得再好听也没用。
  而且佣兵有什么不好,英雄不问出身,职业不分贵贱,能不断强大自身才是最重要的。
  他突然明白了他们为什么会这么穷。
  组成这种佣兵小队的武者实力通常都不会太强,一般都是第二三境界的修为,所以造成他们获取收入的渠道太窄。
  除了接一些小任务,他们也只能猎杀一些二三级的变异兽,三级的小等级还不能太高,只能是初等的,毕竟同等级的变异兽一般要比武者强大。
  而一级变异兽体内一般还没凝结出能晶,杀了也卖不了几个钱,聊胜于无罢了。
  而且他们外出的风险也很大,如果运气不好遇到高等级的变异生物就危险了,很可能跑都跑不掉。
  这样下去可不行,得想想办法。
  温谦左手摩挲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幸好赵庆余等人不了解温谦内心伟大的想法,以及在他心里逐渐成型的计划,否则一定会深深感到惭愧的。
  赵庆余招呼了一声季明钊,两人在比人还高的草林中用武器砍出一条通道,渐渐没入草林之中。
  过了没多久,一阵凄厉的野猪嘶叫声远远传了过来,那边的草林顶端剧烈起伏,飞速向空地这边蔓延过来。
  赵庆余和季明钊火烧屁股般从草林通道中窜了出来,后面紧跟着一大三小四只变异野猪,大野猪尖利的獠牙几乎顶到了赵庆余的屁股上。
  变异野猪浑身漆黑如碳,头上的鬓毛像一根根坚硬的长针,深陷的眼窝当中,一双血红的小眼睛凶光四射,像是要渗出血来。
  早有准备的张、李、彭三人急忙上前,每人拦下了一只小野猪。
  说是小野猪,实际上也是庞然大物,头尾长度接近两米,如果立起来的话,比人还高。
  而最大的一只变异野猪头尾长度几乎快要赶上越野车了,粗壮的短腿比小孩的身体还粗。
  它硕大的猪头一拱,锋利的獠牙划过赵庆余背部的合金铠甲,几乎擦出了火花,发出了令人牙酸的硬物摩擦的声音。
  赵庆余被顶飞了,百忙中不忘转身在野猪头上劈了一刀,砍断了几根鬓毛,以及留下了一道印痕。
  变异野猪的皮肤坚硬似铁,除非攻击要害,否则很难对它们造成直接伤害。
  “打眼睛和肛门!”赵庆余在半空中吼了一嗓子。
  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变异野猪行动如电,想打中要害谈何容易。
  季明钊跟在大野猪身后想捅菊花,却捅到了屁股上,倒像是在帮它挠痒一般。
  倒是彭立铭先立功了。
  他想用战斧的尖角砍小野猪的眼睛,结果砍在了它的耳朵上,把它的耳朵砍裂了一大半,挂在头边晃悠,小野猪痛得凄厉惨叫。
  彭立铭的力量相对比较大,小野猪的变异等级和防御都不如大野猪,耳旁被砍出了深深的一道口子,鲜血狂涌而出。
  正要追咬赵庆余的大野猪听到它孩子的惨叫声,护犊心切,立马转头向彭立铭冲去。
  “小心!”追在后面的季明钊急得大叫,他想吸引大野猪向他攻击,仓促间却没能做到。
  清出的空地就那么大,大野猪转头即至,彭立铭急忙跃起闪避,大野猪四蹄在地上划出深痕,控制庞大的身体转向。
  除了赵庆余刚刚被顶飞了,四人四猪挤作一团,形势变得更加混乱和危险起来。
  温谦也悠闲不起来了,坐直身子,紧张地注视着场内的情况,左手下意识地搭在车门把手上,蠢蠢欲动地想下车帮忙。
  我不想待在车上接应,我又不是小孩!温谦心里暗骂。
  不过他也知道赵庆余他们是担心他的安危,怕他刚参加实战没有经验,遇到危险。
  可我是谁,天才绝艳的温大少好不好,让我待在车上岂不是暴殄天物?
  而且按这种效率杀下去要杀到什么时候,要是中间再来几只变异兽的话就惨了,搞不好要全军覆没。
  想到这里,温谦耳朵动了动,感知覆盖了方圆五十米范围。
  还好,没有动静。
  不行!得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考虑让我出手。
  可乱出手也不行,如果出了差错,岂不是要怪在我的头上?要是给我扣一顶不听指挥的帽子,回家非被老爸骂死不可。
  温谦想了想,悄悄把车窗玻璃打开了一点空隙,自言自语般念叨了起来,声音不大也不小,控制在他们恰巧能听到的那种程度。
  “哎,赵叔,你怎么像只跳蚤,别跳啊,正面刚几秒钟再跳,让季叔捅它菊花。”
  “呀,季叔,用点劲,没吃饭吗?又不是让你刮猪毛,还是说你想先刮干净再杀,待会直接炖了?”
  “嘿,张叔,让你捅猪眼睛你割双眼皮干什么,割得血淋淋的怎么收手术费?”
  “哈,李叔,你非得去捅猪菊花吗?猪耳洞不能捅?那也是要害好不好。难道说你有这种嗜好?”
  “嗨,彭叔,大家伙是用来砍的,不是用来捅的,那么小的洞你想把你的大家伙塞进去?也太狠了吧。”
  ……
  所谓旁观者清,温谦絮絮叨叨,话却都说到了点子上,把场内五人打法的弊端都点了出来。
  赵庆余等人正在鏖战,一连串“风凉话”悠悠地从车内飘了出来,钻进了他们的耳朵,想不听都不行。
  虽然越听越是火大,但仔细想想还是很有道理的,于是各人稍稍改变了一下打法,果然很快奏效。
  没一会儿三只小野猪就惨叫着倒了下去,大野猪肛门被季明钊捅了一刀,虽然没能捅得太深,但也受了重伤,彻底癫狂了起来,追着季明钊满场跑。
  但温谦的唠叨并没有停止,赵庆余一边追赶大野猪,一边越听越烦,忍不住怒道:“啰嗦什么,要不你来。”
  “好嘞!”
  温谦等的就是这句话,放在门把上的手一用力,车门砰的打开,人跳出车外的同时,腰间的长刀也已出鞘,刀身明亮如雪。
  “呀呔!妖猪看刀。”
  温谦冲进战场,并没有刻意去瞄准变异野猪的要害,而是运气灌注刀内,使出父亲传授的温氏快刀,出刀如风,每一刀都往猪脸上招呼。
  他的境界超过赵庆余等人一个大境界,也超过了变异野猪,每一刀都能在猪脸上留下不浅的伤口。
  虽然伤都不重,但蚁多咬死象,几十刀下去,大野猪硕大的猪脸上已是血肉模糊。
  鲜血四处飞溅,被它甩得到处都是。
  它的眼睛有没有瞎了看不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它早已看不见东西,只能像只无头苍蝇般乱扑乱咬。
  没有人被追咬,六人轻松自如地发挥起来,没多久大野猪就在绝望的嘶吼声中倒地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