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五十章 扑朔迷离

  天亮了,忙了一夜的温谦脑子终于清醒了一些,眼睛也不那么红了,最原始的宣泄果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甚至比杀戮还要有效。
  但他仍然没有恢复意识,只是借着越来越亮的曙光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散落在地上被当成了地毯的战斗服上点点的殷红,几乎亮瞎了他的眼睛,在他眼神深处唤醒了更多的清明。
  看着挣扎着爬起身、吃力地用战斗服掩盖满是於痕的雪白身躯的莎宾娜,他的嘴里竟然喃喃念出了她的名字,即使这时候他也不知道对方是谁。
  但眼前的一切已经深深地刻进他的脑海,再也不会消失。
  莎宾娜默默地穿好了战斗服,和被扯得有些变形了的拉链战斗了好久,才让战斗服完全掩盖住了身上的嫩肉。
  这也让她对自家的产品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在那野蛮无比的暴力撕扯下,竟然毫无破损,并且还能穿得上,简直就是居家旅行必备良品。
  她低着头从战斗服的口袋中拿出了两张纸巾,默默擦掉了战斗服上的点点斑红。
  又慢慢走到温谦面前,将半挂在他身上的战斗服帮他穿好,遮住了他健美的身材,再把深情的一吻轻轻印在了他的唇上。
  但温谦刚刚清明了一些的眼睛又慢慢变得血红,他推开莎宾娜,从地上捡起了双刃斧,又继续开始他的跳途。
  只是相比昨天那种程度,他眼睛虽然还是通红,但已经不会红到像要滴出血来。
  莎宾娜痴痴地望着温谦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从地上找到了自己的合金单刀,吃力地挖了个坑,将齐宏丰的尸体扔了进去,掩埋了起来。
  她朝着温谦消失的方向,迈开脚步刚准备奔跑,脚步却是一个趔趄,黛眉紧锁,险些站不住脚。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重新迈开脚步,皱着黛眉慢慢跑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听到身后响起衣袂飘动的声音,回头望去,只见任兆雄提着云雨寒的手臂,快速飞了过来,落在了她的面前。
  任兆雄狐疑地看了莎宾娜一会儿,像是看出了什么,眼中闪过一道厉芒,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
  “哼!”
  莎宾娜像做错了事,低头不敢看任兆雄,也不敢看云雨寒,一位平时八面玲珑的女人竟成了小媳妇模样。
  其实云雨寒也有些不敢看她,又见她脸色有些苍白,上前一步轻轻扶住了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小脸也通红了起来。
  任兆雄恨恨骂道:“臭小子,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看我不打死他!”
  说完腾空而起,往温谦跳走的方向飞去。
  云雨寒急叫:“兆雄师兄,他神志不清,控制不住自己,你别为难他!”
  莎宾娜也大喊:“任师兄,这不怪他!”
  “哼!”空气中又传来一声冷哼,声音迅速远去。
  莎宾娜和云雨寒下意识地对视一眼,又同时红着脸转开了头,但又担心温谦的安危,互相搀扶着跑了起来。
  两女跑了一阵后,云雨寒突然声音极轻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若不是莎宾娜修为不错,差点就没听到。
  莎宾娜脸一红,也轻声道:“这不怪你,也不怪他,都是我的命。”
  “你……你打算……打算嫁给他吗?”云雨寒强忍着内心的苦楚,终于问了出来。
  莎宾娜苦笑着摇摇头道:“嫁给他?他连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嫁给他?
  或许我在他还有你们的眼中,只是个不太庄重的女人而已,我哪有什么奢望。
  我现在只求他能平平安安度过这一难关,至于这件本不应该发生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们都不要告诉他。”
  “不是的,莎宾娜姐姐,刚开始认识你的时候,我确实有些这样的想法。
  但……但经过这段时间相处,我知道你不是的,你只是善于利用女人的优势来行事,其实你很端庄的,我……我能看得出来!”
  莎宾娜微微一笑,道:“雨寒妹妹,你这样说我真的很开心。
  但我知道你喜欢阿谦,阿谦也喜欢你,绝对更甚于我,你千万不要有顾虑,也不要把今天发生的事放在心里,就当没有发生过,大胆跟阿谦交往,好吗?”
  云雨寒摇摇头道:“莎宾娜姐姐,我是很喜欢阿谦,我也知道他对我有好感,但……但我们根本还没有什么,或许也只是我一厢情愿罢了。
  我想,这件事过后也许我该离开了。
  上次跟你们出来的时候,本来我已经答应我母亲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修炼,尽快提升实力的,可……可后来遇到阿谦,我又舍不得走了。
  但这次发生的事让我感觉自己很没用,昨晚你叫我的名字,我……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想了一晚上,也认识到我对阿谦的感情根本就不成熟,也是我自身太不成熟了。
  我想我应该先离开一段时间,等哪一天……我觉得可以很好地面对和处理感情的时候,我再回来找他,那样也许更好一些。”
  莎宾娜听得早已停下了脚步,连道:“不,不,雨寒妹妹,你不用离开的,你不要离开,我……我……我……都怪我破坏了你们。
  阿谦修炼进度那么快,你们才是一对,我……我从小吃了很多天材地宝和丹药,才练到今天这样。
  这次阿谦好了以后,境界上很快就会把我远远甩开,我……我根本就不是他的菜!”
  云雨寒也停下了脚步,摇摇头道:“莎宾娜姐姐,修炼境界算不了什么的,只有感情才是最真实的,况且,我们都这么年轻,将来的事谁也说不准。”
  莎宾娜苦笑摇头,道:“你们才年轻,我也不年轻了,或许过两年我就会找个人把自己嫁了。
  所以,你千万不要因为今天的事想要离开,否则我会很内疚的。”
  云雨寒摇摇头,叹了口气,道:“莎宾娜姐姐,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离开原本是早就计划好的事,我……”
  她还没说完,天上一阵嗡嗡声响起,一辆大型四旋翼直升机出现在空中,下方吊着一辆悍马车,韩为宁、韩倩瑶兄妹正坐在车上向他们微笑招手。
  “好了,雨寒妹妹,为宁、倩瑶他们来了,我们先不说这些,但你要答应我,千万千万想清楚了再说,也千万千万不要因为我而改变主意,好吗?”
  “好的,莎宾娜姐姐,你也一样,幸福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况且……”
  云雨寒的脸上飘起一朵红云,道,“况且我其实……其实不介意……那样的。
  我母亲说,我要去的那个地方,这样的事是很平常的。
  又况且,武者的生命那样漫长,更应该开开心心每一天,何必……何必纠结那么多呢。”
  莎宾娜目瞪口呆地望着云雨寒微红着的清丽绝伦的小脸,她完全听明白了云雨寒话里的意思,却怎么也没想到这样的话会从云雨寒的嘴里说出来。
  她愣怔了一阵,忍不住咯咯一笑,道:“好啊,妹妹,倒是我太拘泥了。
  你说得对,武者的生命那样漫长,何必纠结于这些小枝小节,让自己难受呢。
  好!妹妹,我们一起去帮阿谦,帮他度过难关!”
  “嗯!还有倩瑶和为宁,他们也会的。”
  莎宾娜和云雨寒手牵着手,微笑看着半空中离得越来越近的悍马车。
  如果温谦现在还清醒着,如果他听到了这些对话,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