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十九章 分配战利品

  第二天,3020年6月29日。
  赵庆余等人早早就来了,他们不约而同地把孩子都带来了,不大的温家被挤得满满当当的。
  虽然不是周末,但学校已经考完期末考试,孩子们实际上已经放假了。
  他们带来的人中有赵庆余的女儿赵静,有张善能的儿子张天玺,有李航德的女儿李璇,有彭立铭的儿子彭朗,有季明钊的儿子季晨。
  他们几位老兄弟也是来了以后才知道温书仲被温谦接续上了断掉的腰椎,已经能拄着拐杖走路,都是不胜欣喜,赵庆余更是激动得落下泪来。
  这时他们才知道了云雨寒送能量液的事,都是感叹唏嘘不已。
  然后几人就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大谈特谈这次出去的经历,其中难免避重就轻、添油加醋一番。
  太过血腥的内容,因为有半大的孩子在,略过不说,本就险象环生的过程,被他们说来更是千难万险,好像无时无刻不是命悬一线一般。
  张善能更是讲故事的一把好手,故事从他嘴里讲出来,抑扬顿挫,悬念连连,扣人心弦,精彩万分。
  刚开始还是群口相声,后来则成了他一个人的独角戏。
  听得一群半大孩子们如痴如醉,嘴巴越张越大,频频望向故事的便宜主角——温谦,满眼都冒着小星星。
  连温书仲也拄着拐杖站在一旁听得眉飞色舞,时不时爆发出爽朗的大笑,仿佛一夜之间年轻了十来岁,又变回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温书仲了。
  郑婉玉又开始偷偷抹泪了,丈夫自从二月下旬九死一生,捡回一条命开始直到现在,几个月来,这是她见过他最开心的时刻。
  温书仲要强,即使心里再难受,平常在外人面前也表现得不明显,只有她这个朝夕相伴的枕边人才最了解他彻夜辗转难眠、长吁短叹的真实状态。
  赵静挽住郑婉玉的胳膊,附在耳边说了几句什么,郑婉玉破涕为笑,和她有说有笑起来。
  赵静身材娇小玲珑,长得端庄秀气,说话细声细气,说不上多漂亮,但让人感觉很舒服。
  温谦想帮母亲准备茶点招呼客人,被赵庆余按在了沙发上,赵静自觉起身去帮忙张罗。
  “哇,谦哥哥,你简直太酷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偶像!
  我爸说了,要把我嫁给你,你要等我长大,可不许变心哦。
  静姐,你可别和我争哦,不然我不理你了。”李璇咋咋呼呼地喊道。
  众人一愣,顿时笑得前仰后合,李航德更是笑成了一朵花,对着温谦挤眉弄眼。
  13岁的李璇个头已经一米六几,比赵静还要更高一些,没心没肺,活泼可爱,遗传了她爸的基因,好的坏的都有。
  温谦满头黑线,现在的孩子都这样了吗?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话说这对不靠谱的父女俩该不会是当真了吧。
  赵静正端着水果盘从厨房里出来,听到也是哭笑不得,道:“你还这么小,就想着结婚的事,还是等长大了再说吧!”
  “哈哈……”
  众人又聊了一会儿,温谦站起来道:“赵叔、季叔、张叔、彭叔、李叔,我们去书房谈吧。”
  “是!团长。”几人应声站起,应道。
  其余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温书仲心中暗骂,老子以前当队长的时候也没见你们这么规矩,现在倒好,乖得跟兔子似的。
  赵庆余想邀请温书仲一起去书房,但被温书仲拒绝了。
  温书仲知道他们是要分配战利品,他现在算是局外人,不适合掺合进去。
  而且新的战利品分配方案他也听说了,更不可能去掺合,那小子心黑皮厚,他在场多尴尬。
  话说那小子怎么一点都不像自己,不会是基因突变了吧?
  那不是成了变异人了吗?呸呸!看自己胡说的。
  温谦等六人在小小的书房中围着书桌坐定,赵庆余和季明钊拿出事先列好的清单,把昨天两人处理战利品的情况向大家通报了一下。
  此行共收获一级能晶3颗,二级能晶52颗,三级能晶6颗,食人花能量液1份,合金兵器14柄,兽皮数十张。
  其中有10颗二级能晶,3颗三级能晶,以及14柄合金兵器是从变异人那里得来的。
  所有战利品包括自留的部分都已经经过武者战利品收购公司估价,总价值280万。
  温谦拿起那张清单看了看,52颗二级能晶估价120万,平均每颗两万多。
  那颗二级变异野猪的能晶因为体积最大,价格最贵,估价五万多点,相当于两三倍于平均数。
  6颗三级能晶估价70万,以三级巅峰变异黑猩猩那颗能晶最贵,28万,普通三级中等的约10万一颗,三级初等的就几万块。
  这也是温谦第一次真正接触能晶的价格体系,以前了解得不精确。
  这么算起来,以前温谦升到第三境界之后,每个月修炼大概要消耗一颗普通大小的二级能晶,每年的花费大概要二十来万。
  之前第二境界时倒是比较省,两个月消耗一颗,每年花费大概在十来万左右。
  第三境界武者用二级能晶也能修炼,但修炼效果就不如使用三级能晶了,但以前父亲的收获基本都是二级能晶,也只能将就。
  还好他进入第三境界时间还很短,否则时间一长,纵使他再天资纵横,修炼进度也难免会受到影响。
  如果第二境界武者使用三级能晶修炼的话,那就反而很浪费了,修炼效果其实差不了多少,但同级同大小的三级能晶价值要比二级能晶高五六倍。
  温谦一家三个武者,以前一年的修炼花费就要四十多万,还不算其他的用度,可想而知撑起这么一个家压力有多大。
  而且能晶还只是基本消耗,如果想加快境界提升速度,就要使用辅助物品,即天材地宝或者丹药,那花费就更加恐怖了。
  几个老伙计中,除了温书仲,都是只有一个孩子,压力相对会小得多。
  这年头,不是不想生孩子,而是生不起啊!
  这世道,连收入较高的武者都只能紧巴巴地度日,普通人可想而知。
  虽然他们不用考虑修炼的消耗,但收入微薄,连基本的生活用度都够呛。
  钱都被那些利益集团赚光了!
  况且武者修炼只是为了变得更强,不修炼也能活得下去,甚至更富余和轻松,可普通人能不吃饭吗?
  然后其他的零碎战利品,食人花能量液卖了约二十万,十四柄合金兵器卖了三十万,变异人的武器并不好。
  兽皮共卖了四十万,平均每张将近一万,其中以那张变异鳄鱼的皮最贵,卖了将近三万,而品级最高的黑猩猩皮才卖了一万二,这个和市场需求有关。
  总共280万,加上猩猩头颅卖的200万,共480万,温谦分120万,赵庆余分96万,其余每人66万。
  越野车已经送去修理了,修理厂那边的报价还没出来,到时候费用平摊即可。但车子的主体并没坏,估计也花不了多少钱。
  温谦因为留下3颗一级能晶,13颗二级能晶,以及全部的6颗三级能晶自用,价值97万,所以只能分到23万现金。
  他马上把莎宾娜转来的200万转了177万给赵庆余,由他去分配。
  虽然最后分到的钱不多,但一家三位武者接下来一年的修炼能晶都有了,相对来说,其他的用度都是小钱。
  即使接下来一年都不再出去任务和杀怪,也足够生活了。
  至于战斗服和那几柄即将到手的新型合金兵器,那可是吃饭的家伙,肯定不能动,也没必要算价值。
  惊天一刀战技,温谦这两天考虑了之后,决定暂时不进行交易。
  因为他觉得那套功法还可以衍生出很多妙用,一亿未必就价超所值,况且现在又不缺钱,还是等研究一段时间再说。
  这东西放着又不会贬值,想卖,随时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