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十章 惊天一刀

  温谦说道:“不管怎样,我们再找半天,如果傍晚六点的时候还没找到它,我们就打道回府,争取明天晚上赶回基地。”
  接下来六人又开着车从外圈往内圈逆向搜索,也没有再扩大范围。
  剩下的时间也只够搜索这么大的地方,再扩大也没有意义。
  不过这回大家的注意力主要放在了地面,查找有没有通往地下的通道。
  温谦一边放出感知力感应周围的情况,一边百无聊赖地再次拿出卓厚安送给他的《惊天一刀》影印件练习。
  这两天他在车上一有空就会拿出来练练,车上的环境想修炼内息是不可能了,练练战技功法倒是可以。
  战技功法的修炼难点在于体内内息的运行,不过这种练习随时随处都可以进行。
  等内息运行练好了,再发招演练即可,然后就是熟能生巧的事了。
  惊天一刀的功法很奇特,有别于一般的战技,难怪很多人会认为它是假战技功法。
  人体的手臂有六条经脉,分别是手三阴经和手三阳经,一般的战技都是挑选其中的一到两条经脉作为气息运行通道,顶多不会超过三条。
  那已经足够了。
  经脉的通气能力很强,堪称体内的高速公路,一条经脉供应的内息已经足以把战技发出。
  打斗时运用的内息不是越多越好,而是要将有限的内息充分利用,不能浪费,否则持久战中必然因消耗过大而输在耐力上。
  除非一些比较特殊的战技,需要多点发力的,才会选择两到三条经脉通气。
  而惊天一刀居然同时征用了手臂上的全部六条经脉,并且是全力以赴地将内息送入手臂。
  这还不是最奇特的,最奇特的是惊天一刀居然通过封闭穴道阻断内息,来达到让内息囤积压缩在肘弯的目的。
  说白了,人体的经脉其实就是将穴道串联在一起的一条线,内息在经脉中运行的过程就是从一个穴道到另一个穴道的过程。
  所谓战技功法就是将体内其他地方的内息输送到发出战技的身体部位的过程。
  惊天一刀把这个过程强行中止在肘部的穴道那里,就像用一根绳子绑在肘部上,阻止血液下行一样,区别是一个阻断经脉,一个阻断血脉。
  功法运行的结果,果然就像季明钊说的那样,手肘处囤积满了内息,像是要爆炸开一般。
  可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温谦默默思索着。
  追求爆发力吗?
  可这里是手肘好不好,难道还能把刀绑在手肘上去砍人?
  想杀敌,先吃着,冲去吃,路太冤,跑什么,一刀惊天。
  这段话到底有什么含义?
  季明钊看他在研究惊天一刀,笑道:“这种封锁穴道阻止气息运行的法门非常特殊,这么做确实可以增加肘部的力量。”
  温谦弯起手臂,用肘部挥舞了几下,果然力量大了不少,如果是徒手战斗,倒是可以发挥一些作用。
  可是用拳不行吗,非得用肘部?
  内息送入四肢,自然而然就会囤积在经脉末梢的最后一个穴道附近,进而发散到肌肉皮肤,发挥出内息的能量效力。
  这就是普通攻击的原理。
  封闭肘部的穴道,只是将普通攻击的爆发点由手部转移到肘部,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肘部是会比拳头更坚硬一些,但也坚硬得有限,难道还能比合金兵器更坚硬?
  “我曾经尝试过用这种封闭穴道的方法去封闭腕部的穴道,而不是惊天一刀封闭的肘部尺泽、曲泽、青灵、少海、曲池、天井六个穴道。
  而是列缺、太渊、内关、神门等穴道,感觉也可以增强腕部的力量,可是对实战也没什么作用,倒是用来拓展经脉倒不错。”
  “确实没什么作用……”
  温谦突然一个激灵,跳起来大叫道,“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他激动之余忘了自己还在车上,一跳之下头部“咚”一声撞到车顶,然后整个人被弹回座位。
  剧烈的动作和巨大的声音吓得坐在旁边打盹的赵庆余也是一个激灵,手按刀柄四处张望。
  季明钊也被吓了一跳,纳闷道:“我……我没说什么啊,我是说对实战也没什么作用,倒是用来拓展经脉……”
  “哈!不用说了,我明白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温谦兴奋得不能自己,良久才平静下来,然后也不管其他人,闭目不语。
  其他人不明所以,面面相觑,季明钊却好像明白了什么,有些期待地看着温谦。
  难道他想通了?
  又过了良久,沉默的温谦突然睁眼说道:“停车,我要下车。”
  彭立铭立时踩下刹车,车还没停稳,温谦就开门窜下了车,顺手拔刀出鞘。
  其他人以为温谦发现了敌情,纷纷跟下车,拔出武器警戒。
  温谦走到旁边的一块大石边,闭目不动,过了一会……
  “呔!”
  一道璀璨的刀芒一闪即逝,叮一声轻响,温谦已经归刀入鞘,磨盘大小的石头从中裂开,倒向两边。
  靠!
  众人惊叫一声,纷纷走上前去一看,只见大石中间平滑如镜,竟是被温谦一刀剖成了两半。
  “哈哈,这就是惊天一刀,果然惊天!”温谦狂笑道,“就是太消耗内息了。”
  “你练成了?”
  季明钊狂喜,其他人也是惊喜不已。
  “嗯,当然。”温谦淡淡道,“你觉得这么惊艳的一刀是普通战技能做到的。”
  “那你是怎么练成的?”
  “哈哈,八成是当年那位老道口音太重,卓厚安等人完全会错了意。
  什么‘想杀敌,先吃着,冲去吃,路太冤,跑什么,一刀惊天’。
  分明是‘想杀敌,先尺泽,冲曲池,路太渊,跑神门,一刀惊天’好不好。
  哈哈,这些人简直太搞笑了。”
  “原来如此。”季明钊等人也是狂喜不已,可是想了想,又道,“可是要怎么做?”
  温谦一愣,随即失笑,自己把别人都想成像自己一样的天才了,即使明白了道理也不是人人都能一学就会的。
  于是温谦开始给赵庆余等人讲解惊天一刀功法的原理和具体的施展方法。
  原来惊天一刀要在内息囤积在肘弯之后,再封闭手腕上的穴道,再放开同一条经脉上手肘处的穴道。
  囤积压缩的内息按步骤逐步冲入手腕后,产生了一种奇妙的类似共振一样的效果,招数发出后,手臂里的内息一冲而出,表达出巨大的威力。
  这一刀劈出,温谦感觉体内的内息居然一口气消耗了大约六分之一,也就是说,惊天一刀他短时间内顶多只能斩出六刀,然后就会内息耗尽,精疲力竭。
  难怪叫惊天一刀,一刀出,惊天地,泣鬼神。
  平常的战技,比如温谦父亲拿手的温氏快刀,温谦一口气斩出一两百刀都没有问题,那么多内息压缩在六刀之内,威力怎么可能不大?
  果然厉害!
  “这门战技带给我很多启发,回头我再研究一下,肯定还有很多其他妙用。”
  温谦笑道,“大家都练练吧,虽然是刀法,稍微改变一下,用在其他兵器上面肯定也是可以的。”
  赵庆余、季明钊等人随之按温谦所讲述的方法练了起来,谁知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练了一两个小时,也只有平常对前半部功法多有练习的季明钊有些进展,但离斩出那一刀还远着呢。
  其他人更是越练越是混乱,顾得了东顾不了西,只好把修炼方法牢牢记在心里,等有空再慢慢练习。
  他们这些人领悟力和修炼资质都相对平凡,其中资质最好的温书仲已经受伤残废,其他人之中也只有季明钊的资质还算可以,但也就那样。
  相比温谦这种按他自己的说法是“惊才绝艳”的家伙,他们的差距确实不是一点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