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十二章 菊花和葡萄

  莎宾娜约二十四五岁,和温谦一样是第三境界初段,手握一柄合金单刀,劈得虎虎生风。
  身形矫健,波涛汹涌,这些人里面她修为境界最低,打起来却是观赏性最强的一位,连齐宏丰都放了很多注意力在她身上。
  韩为宁年纪和莎宾娜不相上下,第三境界高段,使双鞭,打得中规中矩,攻守兼备,劈、扫、扎、刺,往往一近身之间就能连连打中黑猩猩数下。
  但他招快力小,左右双鞭力量分散,未对黑猩猩造成太大威胁。
  甚至看上去,他的打法还没有莎宾娜威猛,倒是让人觉得有些好笑。
  但这只是东西方武者的风格迥异,并不代表韩为宁的实力在莎宾娜之下,相反他的实力要比莎宾娜高上不少。
  云雨寒和韩倩瑶两位少女使的都是合金长剑。
  云雨寒才十七八岁,第三境界高段,身形婀娜飘逸,剑花纷飞,剑气纵横,打得煞是好看。
  正面黑猩猩时招招不离黑猩猩双眼,把黑猩猩打得吼叫连连,尽量把后脑和屁股对着她。
  韩倩瑶不超过二十岁,第三境界中段,剑招朴实无华,劲力聚而不散,东划一剑,西刺一剑,也能对黑猩猩造成不小的伤害。
  七位第三境界年轻武者各有特点,各显神通,和黑猩猩打得翻翻滚滚,场面一度胶着,实际上险象环生,场内每个人几乎都受到过黑猩猩的重击。
  幸好高科技战斗服发挥了它们应有的作用,否则一定会伤亡惨重。
  齐宏丰傲立半空,冷眼看着下方的战斗,竟似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
  或许是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认为自己可以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人。
  也或许是他只在意杰西和莎宾娜的安危,其他人的生死并不放在他的心上。
  毕竟他只是议长家的人。
  温谦一时猜不透他的想法,又把注意力放回场内。
  此时已经傍晚六点钟,天色已经开始转暗,不过现在正是初夏,白昼比较长,一时半会儿天还黑不下来。
  他能看得出来,那只黑猩猩果然智商很高,眼中时不时闪过一丝狡黠之色。
  看似不断受伤,鲜血四溅,实则受的都只是皮外伤,相对那庞大的身躯来说,流那么一点血根本算不了什么。
  它下手似乎还留了些余地,并没有真正下死手,似乎是担心引来齐宏丰亲自出手击杀它。
  而且它一直有意无意地往温谦对面的那片树林接近。
  所以温谦认为它是在磨洋工等天黑,到时候才会发挥全力,雷霆一击,逃入树林,寻找死里逃生的机会。
  因为变异植物的存在,树林对武者来说是极其危险的地方,遇林莫入在这个时代是真理中的真理。
  因为变异植物拥有越级杀敌的能力,所以连高境界武者也不敢随意进入陌生的树林,否则可能会死得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黑猩猩进入树林当然也有很大的风险,但这不是被逼得没办法了嘛。
  逃进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逃不进去那是必死无疑。
  “这只猩猩有些古怪。”赵庆余凑到温谦耳边轻声说道。
  温谦急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继续观察场内各人的神情,发现他们似乎都没有注意到或者根本不在意这只黑猩猩的异常。
  下方战斗中的几位身在局中,又或者对悬立上方的齐宏丰有着极强的信心,没发现或者不在意也是正常。
  可是齐宏丰难道也看不透?连赵庆余都看出来了,齐宏丰会看不出来?
  可能是他太过自信了吧,温谦心想。
  又再看了几眼,温谦突然觉得齐宏丰的身姿未免太挺拔太潇洒了一些,双手负后,神情淡然,一副高人的模样。
  知道你修为境界高,可是用得着这样吗,装逼装给谁看呢?温谦心里暗暗鄙视。
  又发现莎宾娜偶尔会抬头嫣然一笑,而齐宏丰看似在控场,实则眼神有意无意地掠过下方莎宾娜火辣的身影。
  温谦恍然大悟,敢情这位是心不在焉哪!
  哈哈,看来局势还挺好玩的,温谦一阵暗笑。
  温谦眼珠一转,心想自己是不是该给这局势增加一点变数,让它变得更好玩一些呢,或许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收获。
  前提是不能让黑猩猩逃跑的计划得逞,它要是真的逃掉的话,那么一拍两散,谁也得不到好处。
  直接出言提醒的话也不行,看齐宏丰那装逼的模样,不但不可能感激自己,说不定还要怪自己多管闲事。
  直接出手攻击黑猩猩更不行,如果这么做的话,八成齐宏丰会出手干预,到时候不但得不到好处,还会自取其辱。
  心里盘算了一番,温谦又开始自言自语了,声音不大也不小,刚刚好:“不知道那两位姑娘客气啥,捅它菊花刺它的丁丁呀,那才是要害好不好。
  它一直背对着她们,不捅菊花捅后背和屁股,难道是在替它挠痒痒?”
  黑猩猩因为转过头就会被云雨寒用迅捷无伦的剑法攻击眼睛,因此一直背对着云雨寒。
  而韩倩瑶一直站在云雨寒身边,两人正是身在攻击黑猩猩下三路要害的最佳位置。
  灵长类除了人类之外,行动时通常是手脚并用,屁股高高撅起,攻击时才会抬起身子。
  而这只黑猩猩身材高大,即使下身较短,屁股的位置也不低,云雨寒和韩倩瑶等于一直直面那个肥硕通红的屁股,以及那串不停晃悠着的“葡萄”。
  她们一开始的时候因为害羞吃了一个大亏之后,再也不敢完全移开视线,只好盯着黑猩猩臀部偏上的位置狠攻。
  之前狡猾的黑猩猩见她们扭头他顾而选择扑击她们,当时形势十分危险,幸好两旁的韩为宁和利欧及时提醒和帮忙才没有吃大亏。
  但也险些因此让黑猩猩突出包围圈,并间接造成杰西手下的死亡,因此被莎宾娜狠狠讽刺挖苦了几句。
  因此她们不敢大意,只能咬牙直面那个巨大肥硕的屁股……呃不,咬牙直面危险。
  现在听温谦这么说,两女又是满脸通红,只好装作没听到,可那讨厌的声音并没有停止的意思,又悠悠飘到她们的耳中。
  “医生眼里没有男女的区别,武者眼里只有人和兽的区别,不应该拘泥呀。”
  齐宏丰瞥了温谦一眼,不过见两女害羞的模样十分好玩和养眼,便没有干预温谦说话。
  莎宾娜却咯咯笑道:“两位妹妹不用害羞,以后迟早都要面对的,如果以后你们家男人沾花惹草,就一剑切了他。
  不如现在先练习练习,熟能生巧,有备无患。咯咯……”
  两女听得又羞又气,暗骂莎宾娜不要脸,差点掉头就走,可又担心黑猩猩突围逃走,犹豫不决。
  “面对完美的艺术品,舍不得下手也是有的,姑娘品味真不错呀。”温谦又适时补了一刀。
  云雨寒毕竟年龄还小,被温谦和莎宾娜几句话一激,眼泪开始在眼眶中打转,牙一咬,剑光霍霍改向那朵丑陋的菊花和那串烦人的葡萄直奔而去。
  黑猩猩突然感觉后庭风起,阴风阵阵,撮嘴倒吸一口凉气,表情十分人性化,急忙跳起头尾互换了一个方向。
  结果还没站稳,又是剑花耀眼,剑气直冲眼睛而来。
  小姑娘发了狠,把满腔怨气撒在了黑猩猩头上,誓要捅了它出气。
  其他人也有样学样,一有机会就招招不离那两点,黑猩猩顿时脚忙手乱起来,顾得了头顾不了腚,只能在原地不停打转,形势急转直下。
  没多久,黑猩猩的菊花就被手速很快的韩为宁狠狠捅了一鞭,惨叫一声后眼睛又被云雨寒趁乱刺瞎了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