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二十六章 高朋满座

  温谦微笑着向弗拉基米尔点头致意。
  弗拉基米尔笑道:“我听为宁说有一位少年英雄朋友创立佣兵团,就跟他一起来看看。
  这是我送你的礼物,请笑纳。”
  说着捧起长箱子递给温谦,他的声音有些沉闷,那是肺活量巨大的特征。
  长箱子入手一沉,温谦精神力随之探了进去,好家伙,竟然是一把巨大的合金制成的加特林机枪加半箱子弹。
  好东西呀!
  联邦政府并不禁枪,只禁止走私枪,也不需要持枪证,主要是因为对中高境界的武者来说,枪并不是致命的武器。
  这个世界,一切都是以武者为中心的,制定法律也是这样,首先考虑的就是武者的利益,至于普通人,那根本不重要。
  温谦赶忙道谢,然后将长箱子交给温从拿着。
  “这位是我袁叔,袁日胜,是我韩家的老人,从小看着我长大的。”韩为宁接着介绍。
  “袁叔,你好!”温谦微笑招呼。
  袁日胜这趟来主要是为了给直升机护航,他虽然精瘦,却是声若洪钟,笑道:“温团长真是年轻有为啊!”
  “不敢,袁叔过奖了。”
  温谦接着替在场的人互相介绍了一下,温书仲听说面前这位清丽无双的女孩就是赠予能量液治好自己截瘫的主,连忙上前道谢。
  云雨寒小脸微红,微微摇头,叫了声伯父,便沉默了下来,她并不习惯太多礼节。
  温书仲见她这样,反而觉得很是喜欢,悄悄向温谦竖了竖大拇指。
  韩倩瑶则落落大方地主动笑着叫了声伯父,然后递了两个不大的盒子给温谦,微笑道:
  “阿……阿谦,这两个盒子,一个是你托我哥买的丹药,一个是我给你的礼物,祝贺你成为全球最年轻的佣兵团团长。”
  韩为宁上次已经提前送了礼物,温谦又托他买了一些第一和第二境界的修炼辅助丹药,他知道妹妹也在备礼,便让妹妹一起带来了。
  现在温谦其实也可以通过章素容购买丹药资源,但政府给他的价是九折,不如韩家内部价便宜。
  毕竟人家是厂家,内部价更便宜也是正常。
  温谦听了这话一愣,顿时感觉浑身轻飘飘起来,150公斤的体重瞬间只剩下150斤。
  是啊,全球最年轻的佣兵团团长,自己不小心也拿了一个全球之最了,韩姑娘……呃不,倩瑶你要不要这么会说话。
  其实这个世界上登记在册的佣兵团并不多,全球合起来也就几百家而已。
  主要是因为成立佣兵团有一定门槛限制,除了武者资质,单单保证金就要三百万。
  而真正有实力的人未必会去注册佣兵团,不是谁都不在意“名声”的。
  所以想知道佣兵团团长的年龄排行是很容易的事。
  韩倩瑶看着温谦陶醉的表情,感觉有些好笑,又觉得有些得意,忍不住嫣然一笑。
  温书仲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未老先花了。
  咱儿子厉害呀,这分明是有点意思了呀,这两姑娘一个赛一个的好,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忽悠的?这倒像是我的基因。
  没有变异,没有变异!
  云雨寒也想起了什么,从随身的小挎包里拿了一个小水晶瓶出来,递给温谦,说道:“温兄,衷心祝贺武心佣兵团成立!”
  温谦顿时感觉五雷轰顶,对那小水晶瓶子他简直太熟悉了。
  又是九亿!呃,里面的液体好像比上次多了好几倍,那不是几十上百亿了?!
  云姑娘你要不要这样?你想要我以身相许你就直说呀!这样我也只能以身相许了。
  无以为报,先许为敬!
  不过人家这是送贺礼,又不好拒绝,只好伸手接了过来,说道:“云姑娘,这……”
  “哎呀,你们两个,别温兄姑娘的了,直接叫名字吧!”一旁的韩为宁听了难受,叫道。
  “呃,好,雨寒姑……雨寒,你又送这么贵重的礼物,这让我实在受之有愧。”温谦说道。
  “阿……阿谦,不是的,这是可以辅助修炼的能量液,只有小半瓶。
  那种可以断肢再生的能量液我母亲这次拿去救人,已经用光了,她说等她有空再去拿一些……”
  正想着要以什么姿势以身相许的温谦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那也很贵重了好不好?
  只是,有空再去“拿”一些?要不要这么随意?顶尖变异植物难道是你家种的?能不能带我去拿一些?
  “那好吧,谢谢雨寒!谢谢倩瑶!”
  “嗯。”
  “不客气!”
  两位美少女分别回答。
  众人一边寒暄一边往小楼走去,忽然又听到一阵嗡嗡声响,又是一台小型电力直升机慢慢落在了草坪上。
  附近无数第三区居民的眼神又火热了起来,今天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么多大人物来到第三区,就为了参加那家佣兵团开团典礼?
  武心佣兵团看来很牛啊,背景这么深厚,厉害!回头看看有没有机会去里面混个工作,不过就怕人家不收。
  飞机停稳,莎宾娜、齐宏丰、还有上次幸存的那位年轻人跳下了飞机,大家正好没走远,又一起迎了上去。
  “咯咯,阿谦,恭喜你呀,你吹的牛这么快变成真的了。”莎宾娜未语先笑,波涛汹涌地走了过来。
  她现在当然已经知道当天温谦在吹牛,不过她倒是无所谓,只是觉得这位小帅哥很有点意思,交个朋友交往交往也不错。
  她可能没去注意,但跟在她后面的齐宏丰眼里却闪过一道精芒。
  好家伙,升了两段!
  看来真得提醒一下议长大人,否则再不注意的话,等这小子翅膀硬了,再拉拢或打压都会比较麻烦。
  或者先跟莎宾娜提一提。
  齐宏丰眼神状似无意地扫过莎宾娜曲线夸张、火辣无比的背影,暗暗吞了一口口水。
  温谦不知道齐宏丰的想法,但对他偷瞄莎宾娜的眼神却看在眼里,心里暗暗好笑,看来这位癞蛤蟆八成还没吃到天鹅肉,否则不会是这副饥渴的表情。
  嘴里哈哈笑道:“莎宾娜,你能来我很是开心,宁哥、倩瑶、雨寒他们都送了我贵重的礼物,你带了什么礼物来?”
  齐宏丰脚步一个趔趄,温谦身后众人都是满头黑线。
  这位脸皮也太厚了吧,人家大老远地来为你庆贺,一见面就跟人家要礼物,用得着这么猴急吗?
  莎宾娜却是毫不在意,咯咯笑道:“咯咯,阿谦,你总是这么猴急,年纪也老大不小了,淡定点,别跟没见过女人似的。”
  她其实就喜欢温谦不按套路出牌这点,每次都能给她带来新奇的感受,真要是循规蹈矩的男人那就乏味得很了,她也根本不会过来。
  要男人,她莎宾娜还怕没有吗?
  其实温谦待人接物很有他的一套,逢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总能找到合适的相处方式。
  这回轮到温谦一个趔趄,差点直接跪倒在莎宾娜的石榴裙下。
  喂喂,开个玩笑而已,用得着说得这么露骨吗?别人会误会的好不好?
  果然,众人脸上都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齐宏丰眼中闪过一丝妒意,冷哼了一声。
  温书仲大惊,心想这小子不会无声无息地干下了好事吧,难怪都说会咬人的狗不叫,该不会这么快就要给我弄个孙子出来?
  可那两位怎么办,自己可是更喜欢她们的,特别是云雨寒,你小子再敢乱搞,看我回头不打断你的腿!
  不行,回去得好好审问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