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五十三章 趁火打劫

  后方的任兆雄看得目瞪口呆。
  这也行?
  半梦半醒间也能领悟到“势”,学会御空飞行?
  奶奶的还真是妖孽!
  他摸摸鼻子,认命地加快速度,尾随温谦而去。
  但是,双方都能御空飞行的情况下,跟踪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
  现在温谦飞行起来随随便便就能达到百公里时速,如果不断加速度的话速度更要夸张。
  任兆雄虽然飞行速度远超温谦,但他不可能什么都不做一直盯着温谦。
  总要略做休息,饭可以不吃,但总要去找点水喝,偶尔也要排泄,也总有点事需要离开处理一下。
  以前那样走开几个小时都不怕,现在这样则随时可能跟丢。
  再跟了三天之后,终于在他解完手回来,失去了温谦的气息,又到处搜索了一阵,仍然没有发现。
  任兆雄懊悔地拍了一下大腿,早知道一开始就像对浅冈早见那样在温谦身上动点手脚,让他永远摆脱不了自己的追踪。
  但后来在温谦戒备自己的情况下,再动手脚就难了。
  谁知道那小子会因为那一点杀气就防着自己,又那么快学会御空飞行。
  大意了!
  ……
  ……
  3020年7月17日晚上十点,在任兆雄失去温谦踪迹的同时,第18号基地第三区的野狼大厦天台上。
  罗绍富和曼努埃尔口喷鲜血同时从半空中重重砸在天台上,砸穿了数块隔热板,两个人都陷了进去。
  旁边站着的十来位佣兵赶紧上去扶,天台上四处还横七竖八地躺了几具尸体。
  半空悬浮着的七八个人缓缓飘到了他们的头上,冷冷地看着罗绍富和曼努埃尔。
  领头的是一名皮肤漆黑的银发男子,他身材十分高大,短发微卷,身上穿着的新型战斗服被他调成了鲜艳的红黄相间的颜色。
  鲜明的颜色对比使得他的头发和战斗服成了他身上的亮点,配合他的肤色,远远望去,就像一套衣服和一顶假发凭空悬浮在空中似的。
  他冷笑道:“以前你们四家联手,我还有一点顾虑,现在就剩你们两家,难道还想对抗我不成?
  我给你们一分钟时间考虑,臣服,让你们做队长,拒绝,死!”
  被手下扶着的罗绍富和曼努埃尔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不甘,但还是咬牙道:“臣服。”
  “好!识时务者为俊杰。
  以后你们都是三角洲佣兵团的人了,希望你们好好为我工作,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哈哈……”
  “是,鲍威尔团长。”罗绍富和曼努埃尔低下头,不敢让对方看见自己脸上的不忿之色。
  “对了,黑鸦和黑手两家,你们一起去收了吧。”
  罗绍富犹豫了一下,道:“黑鸦没有问题,但黑手现在已经被武心佣兵团占领,他们的背后有德雷克议长、高玲伊特别议员、韩铭振……”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你要搞清楚背后和合作的区别。
  据我所知,他们的合作只是刚刚开始,互相没有太多的利益纠葛,那种合作跟谁都是一样。
  至于私人关系,武心那小子已经失踪,还有人说他已经变异了,如果是那样,你觉得他们还会是朋友吗?
  再说,谁还没有一点关系,没有的话谁还敢在这里占地盘?这还用我说吗,难道你们没有?
  不过你们放心,你们背后的人我会继续为他们服务的,只是和他们交涉的事就交给我了。
  这是我交给你们的第一个任务,如果你们连这点事都办不好的话,你们觉得我还需要你们吗?
  第一次任务我会多给你们一点时间,二十天,二十天之内我要你们全盘接手那一块地盘,武心的人一个我都不想看到!”
  罗绍富和曼努埃尔无奈地对视一眼,道:“是,团长。”
  ……
  ……
  3020年7月18日早上十点。
  武心大厦二十一层,温书仲的办公室内的沙发组上,默默围坐了七八个人。
  温书仲等原战斗小组六位成员都在,吴金立也在,另外一位高大的男子,正是弗拉基米尔,他赫然已进入第四境界。
  弗拉基米尔刚到两天,这趟回去和他哥哥马克西姆彻底决裂了,他信守承诺,带着十几位心腹手下来了武心佣兵团。
  温书仲在二十一楼给他开了一间办公室,让他先享受副团长的待遇,具体职务等温谦回来再安排。
  现场气氛显得很是沉闷。
  弗拉基米尔道:“伯父,你说该怎么办,我听你的。”
  温谦不在,全团上下以他的修为最高,他必须先表态,否则温书仲不好说话。
  温书仲从发愣中被惊醒,说道:“弗拉基米尔,你觉得现在该怎么办?”他想先听听弗拉基米尔的意见。
  “我的意见只有一个字:‘杀’!
  我们战斗民族从不妥协,敢侵犯我们,就要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死不足惜!”
  弗拉基米尔森然道,“不过目前的情况我们应该先守住武心大厦,一切等阿谦回来,他不在的话,这种局面我们很难和他们斗。”
  温书仲点点头,眼里闪过一丝欣慰之意,弗拉基米尔的意见和他基本相同。
  阿谦这小子,看人的眼光还真不错,弗拉基米尔有勇有谋,是个人才!
  只是,阿谦……唉!温书仲心头一痛,默默叹了口气。
  “那现在他们又在我们的地盘上卖粉,我们该怎么办?”吴金立问道。
  “就先让他们卖,我们现在不要急于一时,不过适当的压制还是要的,有利于我们拖延时间。”温书仲道。
  弗拉基米尔赞同地点头道:“这点我会去办,我会让他们收敛的。”淡淡的话语透出浓浓的杀气。
  赵庆余担心地问道:“老大,阿谦现在怎么样了?”
  温书仲摇摇头,叹道:“还是神志不清,而且云姑娘他们已经跟丢了他。”
  “啊!那不是很危险?”张善能道。
  温书仲道:“他已经能御空飞行了,只要别去危险等级太高的地方,应该不会有事。就怕他神志不清的情况下闯入高危险区,那就危险了。”
  “御空飞行?阿谦厉害啊!这么快又突破了,老大你别担心,阿谦是个有福气的人,一定会没事的。”彭立铭道。
  弗拉基米尔道:“我也问了为宁,他们说阿谦看似神志不清,实则做事一直恪守着底线,并且遇到危险就会避开或逃跑,不会蛮干的。”
  张善能忍不住问道:“老大,弗拉基米尔,你们说阿谦到底是怎么了?”
  温书仲苦笑道:“应该……应该……”
  弗拉基米尔突然轻“嘘”了一声,整个人从沙发上飘了起来,飞快地飘出办公室。
  “乒!”
  外面传来一声杯盘打碎的声音,众人急忙赶出去看,只见弗拉基米尔站在楼梯口,右手抓住一位中年佣兵的脖子,将他叉在半空。
  中年佣兵满脸惊慌,拼命挣扎,脸色因脖子被叉住而渐渐通红,但连话都说不出来,手中抓着的托盘也滑落地上。
  “姚鑫,你在干什么?”吴金立惊怒地喝问。
  弗拉基米尔稍稍放松了点手上的力道。
  “咳……咳……我……我送茶……茶进来。”中年佣兵姚鑫终于能发出声音。
  “谁特么让你送茶的?你是来偷听的吧!
  好啊,亏我还向团长为你担保,你特么就这么报答我们?”吴金立十分气愤,拔出腰间的长剑,就要杀人。
  “立哥,立哥,你……你别杀我,我家……家里还……还有老母妻儿,你饶了我这次,我……我再也不敢了!”
  姚鑫见吴金立要杀他,急忙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求饶道。
  吴金立心头一软,那一剑便刺不过去。
  温书仲刚想说话,弗拉基米尔冷哼一声,手上微微用力,咔擦,轻松拧断了姚鑫的脖颈,姚鑫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就此凝固住。
  弗拉基米尔像扔垃圾一样地扔下姚鑫的尸体,啐了一口,骂道:“叛徒!”
  吴金立呆了片刻,叹了口气,上前拉了尸体去处理。
  温书仲本想先打断姚鑫一条腿关起来再说,见弗拉基米尔这样,心里却暗暗叫了声好。
  杀伐果断、心狠手辣,确实是个人物!
  这样处理完全没毛病,干脆利索,永绝后患,比自己强多了。
  看来我老了,这世界该是他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众人又回到办公室坐定,温书仲叹道:“阿谦突然这样,原因不是很清楚,希望他能撑过这一关,否则……否则……”
  “伯父,阿谦不会有事的,我看人很准,他不是短命相,一定能逢凶化吉。”弗拉基米尔坚定地说道。
  “希望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