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二章 继承父亲的储物间

  当晚,温谦静静盘坐在自己卧室里的床上,认真感应着体内的情况。
  体内的气息川流不息,像水银一般在全身经脉中不停流淌。
  这是修炼进入九大境界中的第三境界的典型特征。
  现代武学虽然是从古武学中总结归纳而来,但与古武学流派繁多又有所不同,整体趋向大同。
  修炼武道的第一境界又叫炼精化气,主要是将外界能量吸收转化,储存在丹田位置,成为自身拥有的能量,又称为内息。
  当内息壮大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引导它们打通任督二脉,形成小周天内循环,即达到第二个境界,小周天境界。
  通过小周天循环继续温养壮大内息,再据以打通奇经八脉,形成大周天循环,即达到大周天境界。
  温谦正是处在第三大境界,大周天境界,内外循环自成体系,各自循环又互相交换。
  气随意动,内息动念间就可以到达四肢百骸,形成强大的力量,用于攻击或防御。
  当然,温谦还只是初入大周天境界,离第四大境界脱胎换骨还有四个小境界的距离。
  再接着修炼下去,内息由量变转为质变,开始淬炼骨骼,大成之后,相当于脱胎换骨,那时才算登堂入室,真正踏入武道。
  境界虽然相同,但人的体质各有特点,又或者可以理解为修炼资质不同,造成修炼进度和修炼境界上的差异。
  以温谦和他的亲弟弟温从为例,温从的修炼资质就大不如温谦。
  温谦19岁已经进入第三境界,17岁的温从还在第一境界徘徊,而温谦13岁读初一的时候就已经第一境界大成。
  就温谦知道的同龄人当中,包括他的同学,就没有修炼进度能超过他的。
  所以温谦办理退学手续的时候,大学导师是万般不舍,百般劝说,最后拗不过温谦,只好告诉温谦近几年如果想复学的话可以去找他。
  对温谦来说,没能上完大学,虽然有些遗憾,但绝不可惜,按部就班只能培养温室花朵,只有在生死之间历练,才能更快提升自己的战力。
  毕竟在这个真实的世界里,并不像有些幻想小说中写的那样,在大学就开始征战四方,获得无数资源,那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
  学校是学习的地方,并不是让人去耍酷装逼的,有限的资源也不可能过多地投入学校。
  而学生就是学生,再有能力,也要等毕业了再说,学生去闯荡,那只是个人行为,不会得到官方的支持。
  当然,万千世界,谁知道有没有资质超过温谦的惊才绝艳之辈,毕竟从没有人进行过统计。
  又或者有人富裕到可以肆意挥霍修炼资源,用高端资源去修炼低境界,比如用九级能晶去修炼下三个境界,进度当然会快上一些。
  但也快得有限,虽然越高级的能晶能量越纯粹,且能量含量呈几何数级上升。
  可境界摆在那里,下三境界又能吸收多少能量。
  如果知道有这样的人,温谦绝对会想着一刀砍了对方,劫富济贫。
  因为那样做完全就是暴殄天物,一枚九级能晶的价值即使是一万枚三级能晶都比不上。
  不过那是相对能源充足的情况而言,如果能源匮乏当然会影响修炼进度。
  以前温谦父亲的战斗收获勉强可以维持温谦两兄弟的修炼,两兄弟并没有因为缺乏能源而影响了修炼进度。
  抛开能量的运用,单论能量强度,同个境界中也有高低。
  不使用任何战技的情况下,温谦第一境界时,一掌就可以劈碎坚硬的鹅卵石,而温从劈劈西瓜还差不多。
  想到这里,温谦不由笑了笑,温从那小子要是知道自己尽把他当反面教材的话,指不定会多生气。
  温从也算很刻苦了,不管是学习还是修炼,但他的学习成绩远远超过了他的修炼进度,在学习方面温谦甘拜下风。
  温从还在念高二,住校生,他的性格偏软弱,父亲受伤残废的消息还没有告诉他,不知道他知道了以后会哭多久。
  这次出完任务回来也该告诉他了,他也不小了,该让他知道的还是得让他知道。
  收拾起纷乱的念头,温谦从口袋里掏出两块鸽子蛋大小的橙色晶体,轻轻握在手心。
  这就是能晶,一级到九级分别是红、橙、黄、绿、蓝、靛、紫、赭、黑九种颜色,橙色是二级能晶,这两块已经是温谦目前最后的存货了。
  以后能晶的获得就得靠自己了,还有温从练功的消耗也得供应上,所以一定得努力呀!
  冒出最后一个念头,温谦很快进入了物我两忘境界。
  ……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温谦拿着钥匙来到小区的地下停车场。
  温谦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在这里买了一间储藏间,但温谦两兄弟从未进去过,那里只属于父亲。
  但昨天父亲已经说了,以后它属于温谦。
  想起父亲残破的身体,以及说话时的神情,温谦的情绪变得有些急躁起来。
  该死的黑衣人,等着,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打开合金防盗门,再打开灯,里面是大约20平米的小间。
  左面墙壁上挂了几柄兵器,对面和右边墙壁上钉着几层置物架,上面摆放着一些物件。
  温谦随意翻了翻,果然父亲是属于比较穷的那种武者。
  武器和装备都是很久以前生产的老掉牙型号,温谦常读的武者杂志上发布的那些新型装备一件都看不到。
  只有挂在左面墙壁最里面的一柄刀,温谦认得是两年前生产的合金刀,材质虽然比不上近两年研发出来的新型合金,但总算还过得去。
  看它所挂的位置,无疑是父亲最喜爱的一柄武器,同时也是整个储物间里最值钱的一样物品。
  看来最后一次出任务时,他没舍得带它出去,否则就得遗失在外面了。
  看到这些,如今的温谦完全能体会到父亲的苦衷。
  他一个人支撑起整个家,日常的收获大部分都提供给自己两兄弟修炼了。
  他自己的日常修炼恐怕都缺少资源,否则不应该这么多年还卡在第二境界巅峰,所以连武者最大的倚仗——武器和装备都舍不得更新换代。
  想到这里,温谦鼻子一酸,险些流下泪来。
  他赶忙强忍住,告诫自己以后无论如何不能再落泪了。
  他本不是喜欢哭泣之人,记事以来几乎都没哭过,可这两次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失控。
  或许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吧。
  爸,你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温谦调整了一下情绪,除了那把合金刀,他又在储物间里面挑了一套合金铠甲,一双战斗靴,一把合金匕首,以及一把手枪,几发子弹,一起放在门口边的矮几上。
  这些就是他明天出门要穿戴和携带的装备。
  热武器用来对付下三级的进化生物还是有效的,但效率并不高。
  变异生物最致命的要害就是它们体内的能晶,除非能知道能晶的位置,一枪打爆能晶,否则即使打穿心脏,变异生物也能慢慢恢复。
  而每个生物体内能晶产生的位置都是随机的,即使是同一物种也不会完全一样。
  而且如果靠打爆能晶来杀死进化生物,对温谦来说绝对是无法忍受的愚蠢行径。
  全指望得到能晶养家糊口、维持修炼,还打爆它,那不是脑子秀逗了吗?
  当然对智慧生物来说,打破脑子也能致命,但颅骨通常是生物身上最坚硬的骨头,除非是一些威力巨大的热武器,才有可能一枪爆头。
  对武者来说,那还不如使用冷兵器实惠,一刀两断绝对是最致命的攻击,即使是一些恢复力极强的物种,多砍两刀也能断绝它们的生机。
  而且要讲武道精神的话,武者是不应该使用热武器的,冷兵器才是最能体现武道精神的武器。
  另外,热武器的价格比冷兵器要贵得多,子弹也消耗不起,这更加限制了热武器在武者手中的使用价值。
  父亲的这把手枪也是老古董,子弹也就找到的这几颗,带在身边聊胜于无罢了。
  当然热武器也有它的优点,即不消耗能量也能使用,武者即使内息耗尽,或者受伤,只要动动手指头也能发出攻击。
  所以,使用代价过高才是热武器使用的最大限制。
  武器商们联合起来垄断了军火生意,把成本不高的热武器卖出了天价,以获取暴利,丝毫不顾人类的死活。
  “这帮狗娘养的!”温谦狠狠骂了一句。
  或许以后可以去黑市淘几把枪,那里走私的军火相对要便宜得多。
  趁现在还能用赶紧用,否则随着自己境界的提升,面对的变异生物级别越高,热武器对它们的威胁就越小。
  特别是到了七八九阶段的高品境界,枪就完全失去了效用,再强大的热武器都很难再伤害到它们。
  至于武道精神,去特么的吧,在温谦的词典里,武道精神不是这么解释的。
  不管什么武器,能杀死对手的武器才是好武器,至于是枪还是刀,有什么区别吗?
  拘谨于这种所谓的“武道精神”,那是煞笔,而不是高尚。
  温谦一边想着一边随便拿了一把刀,就在地下停车场劈砍腾跃了起来,这也是他每天的必修功课。
  本来他习惯在小区后面的空地上练招的,但现在担心父亲看到后触景生情,还是直接在宽敞的停车场练习吧。
  至于被别人看到,那根本无所谓,爱看就看呗,在这个武者至上的时代,修炼是太平常的事。